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尋找西藏櫻

2009年4月27日 星期一

尋找西藏櫻

上午定人決定再去凡都森植物園,因為那裡應有一些櫻花正開,尤其想看其中較特殊的一株西藏櫻,其表皮呈紅色,花色粉白。在溫哥華地區可能僅有這一株,所以很多櫻花迷仍然喜歡到這裡來觀賞。我們問進門處的義工,可惜他們也不知道這棵櫻花樹座落何方。我想能夠能回答這類問題的人也不多。我們於是循著杜鵑花巷尋找,因為記得上次在此巷的中間發現有吉野櫻,也有許多櫻花。上次來時,有些櫻花才開始結花苞,現在則已盛開,有些花瓣都已隨風飃下,路徑裡到處都是白色的花瓣,沿著噴灑的水組成一條小花河。還好我們來的目的不在吉野櫻,只是順道看看這裡三株開花的樣子。但這裡除了吉野櫻外,尚有一株不知名的櫻樹正在開花,看起來有點類類似山櫻花,並不是我們追尋的西藏櫻。

定人問了一位正在忙碌的工人,西藏櫻的可能所在。他說很可能在西馬拉拉雅區,因為該區較有比較稀奇的植物。我們依其指示,在人工瀑布邊,終於找到了這株櫻花樹。整株西藏櫻已長滿綠葉,其中幾處則有花苞及花朵,顯然是才剛要綻開的樣子。這棵稀有的西藏櫻樹身材也甚高大,孤獨地生長在杜鵑花叢裡,沒有其他櫻花樹相為伴。其主幹的直徑約為一尺,紅色的皮孔已經裂開,顯然在此已經過了幾個年代。只是這棵西藏櫻開的花蕊很少,對開花好像不太起勁的樣子。

除了這一棵西藏櫻外,我們還見識到一棵鳥櫻,體形高大,其花絮成串,顯然其花朵很難登大雅之堂,不適於觀賞之用,所以這棵樹並沒有被列入此次的櫻花手冊裡。在凡都森植物園中,現在是郁金香的季節,到處都改種郁金香,其外形變化不大,但顏色幾乎五花八門,有些郁金香不是以單株取勝,多就是美,郁金香就是一個極好的例子。荷蘭郁金香的王國,這裡的郁金香也不遑多讓哩。

茶花已經開過,只剩一些殘花新葉,新開的已然不多。不過最後我還是找到一朵白色茶花,花色少見,外觀文靜得像夜神一樣。上次來的時候,大杜鵑盛開,現在都已花謝,換上其他較小型的杜鵑登場了,即使如此,看起來還是相當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