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夕陽又向西

2009年4月30日 星期四

夕陽又向西

傍晚,我們決定到機場的堤岸走走。現在太陽下山越來越晚,即使黃昏時光,天空依然明亮。我們抵達時,感覺天色還早,太陽仍然在天邊高掛,不肯下山。今天是退潮的日子,費沙河的水面很低,因此感覺對面機場更近了。傍晚時分正是飛機起降頻繁的時刻,很多人來此散步,一面觀看夕陽、日落,一面觀看飛機起降。我們抵達時已經是七點半,方看到華航的班機緩緩降落。通常由台北到溫哥華大約是六時半抵達,現在是日光節約時間,所以延後一小時。所以這時候來,幸運的話可以看到長榮與華航的班機在此時段降落,看起來也格外親切。

今天沒有風,河水變成很平靜,整個機場後面的山巒均可看見其倒影,寧靜中又感覺有點不平靜。山是不動如山,空氣透明如新,坐在長椅上靜靜的沉思,省察自己也能洗滌不平靜的心靈。會走動的雁鴨現在都集中到河道中央,必須用望遠鏡才能看到倩影。有一隻大藍鷺凌空飛渡,滑過水面,倒影相隨,卻不劃破水面,這是有點帶詩情的畫面,只可惜相機來不及捕捉得到其身影。牠最後靜靜地停在水岸邊,等候在那裡,許久許久,是沉思或等待?即使漫長的時間也猜不透牠的心思。倒是岸上的人影不少,有的是攜家帶眷,有的帶著愛狗蹓躂。這裡的人,蹓狗比帶人還普遍,足見狗在人的心目中有多重要。有一位年輕的小姐帶著一頭巨大的純白撒莫亞(Samore)狗,整隻狗膨鬆得像團綿花球,模樣真是可愛。她用鋼疏清理脫毛,白色的捲毛隨風飛起,化成捲捲的絲絮,在陽光下有如雪花,有些黏沾了她的衣褲。有一對年輕人拿著吉他,坐在長椅上合弦練琴,神情專注,自得其樂。他們把週遭的人遠抛在後面,更管不得對面飛機的起起落落。

太陽仍然高高地懸著,我們等不及它下山,就準備回家了。心想,下次再來時要先吃完晚餐才來。在回程途中,已經有許多愛好攝影者跚跚而至,他們從容地架起相機,描準方向,準備補捉今晚夕陽西下的最後時光。我們往回家的路上走,從後視鏡裡可以看到不可窺視的金色光芒。

(以此文獻給怡蓁,願她時時有快樂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