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芝蔴開門

2009年5月2日 星期六

芝蔴開門

列治文今明兩天將辦理列治文開門(Doors Open Richmond)活動,開放全市四十個有名的景點讓市民參觀,我估且名之為芝蔴開門。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想法,即使目的不在觀光,至少讓全市市民瞭解一下政府轄下的機關與設施。這項活動每年都舉辦,市政府也將它列為重大施政工作。

今天一早我們先到自然公園,因為賞鳥專家漢克為中僑社的同仁帶隊到那裡賞鳥。我們也順道利用芝蔴開門的機會到此一遊。這個自然公園的存在也是環保人士及狩獵人士相互爭取來的。其地段相當大,涵蓋第四街到第六街的整個區域及赤楊路與西敏路之間。這個公園其實是一個荒蕪的公園,並沒有特別整理,為順其自然,乃維持原來的自然環境。公園仍然有人管理,但以教育為目的,要喚取大家對生態的關注。在此轄區生長的植物都是自然形成的,沒有刻意栽種,雖然沒有高大的森林,但有各種灌木及黑莓。漢克說,這裡大部份的植物,尤其黑苺叢,都是各種鳥類辛苦耕耘的結果。許多鳥從各地方吃了黑苺的果實,到這個地區後就將糞便排泄在這裡。因此黑苺子就"順便"被播種在這個地段內。在黑苺盛產時期,管理人容許遊客看到黑莓,隨接隨吃,但不能把它裝在塑膠袋帶回家,因為仍然要留下一些給當初播種者享受。說來也不無道理。

在自然公園裡可以看到的鳥類也很多,但這裡反而以啄木鳥、黑頭山雀、Toehee及蜂鳥較多,也比較容易看到。在遊客中心附近都裝設有蜂鳥餵食器,所以峰鳥三不五時都會到這裡來光顧。峰鳥的體積很小,停的地方往往都是在很高的樹尖上,所以很難看到。更難看到牠停下來的樣子,因為常看牠永遠飛翔著,其振動的趐膀,次數相當快,一般的相機很難捕捉到其靜止狀態。牠在空中可以像直升機一樣停留,但飛動時也很迅速,轉眼間看不到身影。牠不喜歡黃色,所以這裡的門簾都用黃色的珠子,以免牠忽然衝進來。解說中心有蜂鳥的生態錄影,看起來相當有趣。這裡也有蜜蜂生態解說,也有一些與蜜蜂有關的木塊可以讓小朋友可以玩。

除了自然公園外,今天的其他參觀的點如下:

加米亞清真寺(Jami'a Mosque)

加米亞清真寺
以前很少有機會進入清真寺,加米亞清真寺至少讓我們在這一方面有多一層的瞭解。這個清真寺容會眾1,000人,雖然佔地很廣,其實他們的會堂內部陳設很簡單,崇拜的殿堂內面只有地壇,空蕩蕩地,除了壁上有些書櫃外沒有其他物件,祭壇上僅有一座椅,可能給老師(Imam)使用。只是女人都必須在另一間單向不透光的空間內膜拜,不能與男人在一起。婦女似乎仍然很難與男人取得相同的地位,是相當令人不解的地方。

和平迷官(Peace Labyrinth)

迷宮陣
和平迷宮陣只是一片圓形的舖磚地,約十公尺直徑,其上依磗的顏色區隔成固定的繞同心圓路線,人走入後若依其路徑而行雖然彎彎曲曲,但最後仍能走到中間,雖然空間不大,但依其路徑來回行走,也要花費廿分鐘。在行走的中間,可以什麼都不想,或者放空自己、自行暝想。在這種尋徑的過程中,讓人定下心來,專做一件簡單的。從外面的人看他們在走動,有點像瘋子。我想這種排陣與中國古代的石頭陣有點類似,但也相當有趣。這是仿法國中古時期Chartres Cathedral所設計的圖案。


冬奧溜冰宮(Olympic Oval)

冬奧溜冰比賽場地
2009年的冬奧將在溫哥華舉行。屆時將有好幾個場地進行比賽。其中列治文的冬奧溜冰宮就是一個重要的比賽場地,現在外形建築已大致完成,有些內裝仍在動工之中。這是一件耗大的工程,值得一看。尤其其外在的空間藝術,最醒目的是魚網的裝飾,象徵列治文從前是專供打魚的地方。

老爺車(Granpa's Old Cars)

老爺車展覽
這是一位曾為汽車經銷商Jim Ratsoy的收藏,1906年的老爺車在這裡仍然可以看到,聽說總計有超過90餘輛的古董車。來參觀的人很多,等於在一個大倉庫裡轉呀轉,懂的人看門道,像我們不懂的人只看熱閙。這裡展覽的除了各色格樣的汽車外,還有以前的電子琴及留聲機等。看了可以讓人回憶過去的年代。

倫敦傳統農場(London Heritage Farm)
這是一個傳統的農場,面積有四英畝。1890年代經過整修,屬London家族所有,是早期在列治文定居者,但目前已屬政府接管。這棟木造樓房只有兩層,外觀與一般農家沒兩樣。現在一樓改為禮品店及茶房,我們在這裡喝了一壼茶,每人約六加元。可惜的是,到這裡時正好下雨,因此也忘記攝影。大概就是因為它不過只是一個普通的農家,所以也沒有攝影留念的念頭。


造船場(Britannia Shipyard National Historic Site)

舊造船廠
說是造船廠,其實是一棟古老的工作房。不過它見證過去列治文發展的歷史,當時三文魚製罐工廠很盛行,這裡捕到的三文魚罐頭幾乎行銷全世界。我記得小時候還能吃到這種三文魚罐頭。現在這些古老的建築仍然有修船的功能,為維持其正常功能,許多義工設法讓其繼續運作。他們義務進行修舊船的工作,但只能像初一十五一樣,有則做,沒有則放空。在這裡可以看到以前的老加工設備及引擎。讓我回想到台大農機系的農機工廠以前的老設備,這裡同樣可以看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