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賈棈石榮退

2009年6月1日 星期一

賈棈石榮退

賈精石技正今年提早退休,今天是系裡歡送他的日子。

中午是以外燴的方式聚餐。大家先用完餐,然後才由林主任主持退休歡送會。林主任的任期做到下月底屆滿,新的主任為周瑞仁教授,正蓄勢待發。現在的系主任任期均為一任,所以輪流的更快。許多人都認為當系主任是一項負擔。不但有開不完的會,行政工作也多,無法專心研究工作。

歡送會一開始,由老賈自已簡報,漫談與回顧他的大半生。他今天設定的題目是『懷著感恩的心--野人獻曝』。實際上老賈在系上也算是元老級,台大農工系機械組畢業後,曾先當過研究助理,後來頂系裡的唯一技士缺。這個缺原為農場留下來的缺,當時農機系有農機工廠的編制,所以一直有技士及技術員。老賈一直佔技士缺,後來升為技正,成為技正的職等,但升職等的過程也相當艱辛。在台大的系統內,技正只是職員的階級,與教授等級在敘薪上就相差很多,而且升遷也非常不易。這在農委會或經濟部等部會裡,技正缺是一個響叮噹的職位,不但薪水高,出有車,走路更有風。所以,當初老賈去佔這個職缺是很大的錯誤,若去佔一個助教缺,早就出國拿學位,成為教授級的人物啦。

只是人生如戱,雖然權重不一,但工作性質同樣重要。尤其以老賈的資歷,仍可看到他一生的多采多姿。他曾不知從那裡學會幾套魔術,走走江湖,偶而也會拿出來讓人驚異一番。記得我女兒小時候,她就很喜歡與他玩在一起,最主要是他會耍一些魔術,讓她至今仍然懷念不已。老賈除了魔術之外,另有一技之長就是喜好射擊,能夠百步穿楊,萬無一矢。曾是國家代表隊,多次參加奧運會比賽,後來也屢次帶國內的射擊隊參加國際比賽。每次與他閒談,有關射繫的種種,倒是津津有味。只是最後一次與他閒聊時,他倒是長嘆一聲,自認廉頗老矣,因為年歲增加,眼力已不行了,最近的一場大病,經過痛苦的化療療程,使他的一隻眼睛的視力幾乎完全消失。

老賈曾經隨農技團到沙烏地阿拉伯三年,到達一個文化截然不同的國度,為當地的農業創造另一個春天。他說能夠到中東這樣的一個國家,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收穫。在沙國服務期間,努力勤學阿拉伯語。在國內能夠像他這樣精通阿語的人不多,只是學了這套語言回到國內竟無用武之地,實在可惜。但願他退休後,能夠從所學及所練的功夫中,重新尋得第二春。

其實老賈是出身於書香世家。父親精通日語,在大學裡的日文教授,頗有名氣。曾經多次在蔣介石時代,為日本賓客當翻譯。只可惜日語的專長,老賈並沒有承繼衣缽,反而遠到中東學得另一種語言,回到生機系後,無法發揮其所長,實為憾事。不過因其父親懂日語,與高坂知武教授成為相知。老賈有些技藝還是得自高坂知武教授的真傳。

回到系裡,大家一見如故。看到老賈提前退休,成全系裡的新布局,心中也有無限的感佩,而系裡其他一些老同仁可能也有心裡準備。但退休後,如何安排第二春,如何安排退休後的生活,倒是一項人生重要的功課。老賈說,目前退休後最大的問題是年邁失去活動力的雙親。他們都已九十高齡,母親中風而失智多年,父親也逐漸失去記憶。如何奉養倆老,變成老賈退休後必須面對的問題。人老,是要老得健康,老得腦筋清楚,否則人生必然失去價值。願大家以此共勉。

林主任致贈禮品賀賈精石技正榮退

生機系與賈精石技正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