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台北的一個月

2009年6月23日 星期二

台北的一個月

回台北整整一個月,又回到那種揮汗如雨的日子。艷陽天裡強悍的光線,令人無處躲藏,即使有雲或陰雨的日子,室內的濕氣仍然很高,也相當悶熱。比較起來,台北的夏天,令人感覺難過,必須仰賴空調,才能過得舒適一些。但是這只是一種不良的循環,讓環境的熱平衡更為惡化,因為空調所製造的熱氣都排到外界,好像每人只能在冰箱裡過活,一走到戶外,就如進入烤箱裡,令人受不了。

到台北的第一天,由於是清晨,所以一早就東奔西跑,只想利用這段清晨做多一點事,忘記時差。我只是由校園走回家裡時,以為才一小段路,就感覺到已經快要瀕臨中暑的邊緣了。在台北的幾天裡,每天總是感覺到穿著袜子的雙腳一直在冒汗,到處黏答答地,恨不得打上赤腳。也許是在溫哥華的日子裡,過著那種略為寒冷的氣候慣了吧,感覺是乾淨舒爽;最舒服的莫過於困擾甚久的香港腳也治愈了。然而沒想到回到台北沒幾天,這種頑強的濕疹立刻又回來了。
回到台北,倒是有忙不完的非正經事。親朋好友說說話,總要耗去一大半天的時間。雖說退休的生活比較單純,甚至有點單調,好像離人生終點又近了一些。有人甚至煩惱退休後不知如何自處,心生畏懼。見到好朋友時,最常聽到的問候話題就是你最近忙些什麼呢?作午麼消遣呢?聽起來好像人一退休後,什麼都變成休止符了。想起來也著實可怕。

不管如何,台北是退休人居住的好地方。不但老朋友多,好吃的地方多,說實在的,可玩的地方也多。只是台北到處都是人群,到處都是汽車與麾托車。有人說,溫哥華是好山好水,但好無聊;而台北則是好髒好亂好好玩。無論如何,三好之中總是有一項優點。總而言之,台北是具有豐富生命力的地方。隨時你都可以看到人們努力的工作,也看到一批人努力地玩,遊山玩水,點子很多。退休人在台北,應該不會感到無聊。

雖然是炎熱的夏天,我們在台北的一個月裡,卻有豐富的內容。外孫女出世,是最大事。盼望著她的到來,已經歷了很長的時段。看著一個新生命來到世界上,呱呱落地後,再次肯定了傳宗接代的意義,而這一個生命的棒子確定可以一直傳遞下去。在這一個月裡,我們看到許多老朋友。那也是一件快樂的事。今年系裡的老賈退休,明年老蕭與我說他準備退休,新進來替的人都已上崗,換來的是新的氣象與新的方向。


在香格里拉玩氣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