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Visiting Ottawa!

2009年8月26日 星期三

Visiting Ottawa!


檢視較大的地圖

拔營出發
昨晚經一夜的風吹,帳蓬被吹得吱吱地叫,睡得十分不穩,定人一直擔心帳蓬會被吹垮。加上花粉熱仍然纒著不去,晚上睡了又醒,實在很痛苦。

早晨,忽然開始下小雨,天色陰沈,看不是很對頭,只好趕緊拔營。經綑紮處理完畢後,天開始降大雨。真是閃得快,我們早餐也來不及吃,趕緊躲入車內,看著雨水拍打車窗,車內一團霧氣,倒是也有另一番趣味。

在未吃早餐的情況下,就在風雨中狼狽出發。我們沿著千島公路往東走,在大雨中前進。旁邊的聖羅倫斯河已成霧茫茫一片,許多小島也都埋在白霧之中,成為一幅灰濛濛的畫面。不知這些在小島上的主人在島上能夠有聽雨的心情與否,或只是一種很孤單的感覺。我們後來到一個Guidon湖濱公園用餐,全公園空蕩蕩的,除了樹林、雨聲外,只有我們兩人,雨下者的景色倒是感到另一種寧靜的美;以乎,聽雨不必要到海島上。

首都渥汰華









我們轉上401號公路出發,再轉416號公路往北,直奔渥汰華,這是加拿大的首都。這一段路倒是相當舒適,具有國都國道的規模。約四小時後,就抵達渥太華的市郊。我們沿著GPS建議的景觀路線前行,正好沿著里道(Rideau Canal)運河而上。一路都是鄉村田野,偶而運河出現,風景乍隱乍現。為尋找遊客中心,我們沿途注意問號的標記,好像走在尋寶圖的路線上一樣,亦步亦趨,生怕不見問號。這個問號標誌倒是一再出現,像黑手黨的指標一樣,讓人感覺諱莫如深。由於沒有任何資訊,只能一路跟下法,沒想到這一跟竟然跟到國會大廈的大道,幾乎已經把整個城市的運河路線都走遍了。只是我們到達國會大道威靈頓(Wellington)街時,問號標誌竟然就消失無踪了。





我們把車子開進一個看來位置較空的停車場,這時有一位警察正在察看停車場內的車輛。定人下車向他詢問如何能夠在這個大都會地區停車。他要我們在裡面比較空的車位上等一等,讓他巡完這一排的車輛再為我們解釋去路。不久,他走過來,給我一個驚奇的消息說:這是國會人員的停車場,因為正值休會期間,空位很多。但停這裡必須有特別的停車證,所以他信手一拈,特別開一個臨時停車證,讓我們可以停一整天。真是喜出外望,憑空得來一個停車位!





還是早晨,但國會大廈前的草坪上有一大群人正躺在那裡作瑜珈。有男有女,也有懷孕的婦女。這是一個相當氣派的國會大廈,座落在山丘上,成倒U字形,其正中央有一圓形水池,同時噴水也同時有瓦斯燃燒,形成水火同源。四週刻有加拿大各省加入國協的時間,具有聯合的象徵意義。





後來我們發現要尋找的遊客資訊中心就在國會大廈對面的街上,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我們就到對面補齊一些需要的旅遊資訊,走出戶外找個椅子坐下,正好與碰到一位太太潘(Pam),定人就與她聊起來。原來她家住在附近,趁天氣好出外走走,她聽到我們從溫哥華來,就很熱心地介紹渥太華的城區,還陪我們繞了一大段路。等於成了我們在市區的導遊。我們往城東的方向走,看到了運河的起頭,由於水位差的關係,這裡建有小巴拿馬運河,有水壩隔開,讓水位逐步升高,最後進入運河。里道運河是最有名的觀光區,現在也有觀光船可以來回。這裡最有名的是冬季河床結冰,成為自然的溜冰場所。

我們經過二次大戰的紀念碑,看到有士兵正在那裡換班。這一個三角地帶充滿著以前戰爭的故事,有很多的英勇事蹟。我們又走回皇后街。這條街完全規劃為行人步道區,所以也有不同的設計及活動。有些商家將店面伸進路面,供人閒聊喝咖啡。我們因為需參加國會行政大廳的解說,事先已排個號,時間為2:05。所以與潘道別,心裡直感謝她這樣有心人。

現在國會休會,今天可以排入參觀國會大廈的行程。我們事先到這個位於西側的旅遊中心抽時間,其總參觀時間為一小時半。進入國會大廈內部必須經過安全檢測,所有小物品、皮帶、夾克都要取出過X光測定儀。進入後有一位小姐開始帶隊解說。我們走到參議院的大廳,進入看國會內部,再轉入眾議院會廳。這裡的內部雖不見得寬大,但都是依照以前的慣例留下的舊制。我們又參觀這裡的國會圖書館。這是一棟圓形的建築,裡面的藏書的擺設也是採圓形的建制,由下可以看盡所有的藏書。只是這樣的藏書方法不知查尋是否方便。




議院的會議廳




看完圖書館,又到最前方的聽樓。乘座電梯可以直上頂樓。由此可以遠眺整個渥太華的四週。渥太華少山多水,所以一望無際。由此可以看到大船在港口進出,以及高速公路橋上路段塞車的情形。這坐聽樓下層為陣亡將士的名冊,分成不同年份,書寫姓名。能夠列入名冊者,都是曾經勞苦功高,為加拿大犠牲奉獻的人。





抵達蒙特婁

中午我們在Tim Horton用餐。然後又跑到國會大廈後方的日本亭子打了個盹。下午五點自渥太華出發,往魁北克的蒙特婁與袁宗綺會面。由於中途塞車,到蒙特婁時天色已晚,迷了路。只好在一處加油站加完油,並請宗綺的姊姊開車來指引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