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Visiting St. Joseph's Oratory

2009年8月27日 星期四

Visiting St. Joseph's Oratory


檢視較大的地圖

轉乘地鐵

早上十點開車到La Prairie巴士站,由那裡可以坐巴士進城。很多上班人士都採用這種方式,以避開交通擁塞,同時避免在市區內找不到停車空間。我們及宗綺母女等四人今天就以這種方式進城,目的是參觀位於市區的聖約瑟(St. Joseph's Oratory)天主教堂。

最初在巴士站找不到停車的地方,偌大的停車空間幾乎塞得滿滿的,沒有一處有空位。正在猶疑之間,正好有一位婦人進場來,我們知道機會來了,她應該是來開車離開的。我們的猜想沒錯,就這樣直接頂她的車位。只是令人洩氣的是旁邊的一位男士也正好開走,一下子竟有兩個空位令我們選擇。會有這樣的運氣,今天應該是買彩券的日子吧!






乘巴士入城每人要三加元。四個人總加起來仍然不是小數目,但無論如何。因為路不熟,仍以乘巴士合算。巴士直接到Bonaventure巴士站,此站與地鐵相連,轉車方便。在城中心,乘地鐵倒是十分方便,票價每六張為17.5加元,每張約台幣約70元,比台北的捷運貴多了。但是這裡一張票可以任你轉接到任何站,只要不出站。兩相比較,各有千秋。

聖約瑟堂在那裡?

我們要尋找聖約瑟道堂(St. Joseph's Oratory),結果下錯車站,由Launer出站,找到是聖約瑟街,兩者名稱雖相同,但毫無關連,而且一個在東,一個在西南。問了一位老太太,她是善心有餘,但效果不足。原來她只能用法語交談,宗綺雖學了法語,但只是半調子。不過還是大致瞭解老太太所說的話,意思是我們已走錯了路,要走很遠很遠才到。這下子只能以慘字可以形容,我們只能在街上流浪。



街上有很多教堂,但沒有一間是我們想像的規模,或是我們找尋的對象。如此在街上閒逛了半天,等於瞭解到蒙特婁的一些民情,至少看到了一般觀光客不想看的角落。宗綺的女兒在這裡念書,所以沒有迷失方向,還帶我們到一家有名的店裡買到她最喜歡吃的培果。逛了半天,最後又回到地鐵。重新買票,坐回我們原先設定的車詀,終於找到了地方。這座聖堂,建築宏偉,座落在皇后瑪琍大道上,面對於聖母書院。這是旅遊聖地,遊客甚多,來參拜的大半都是天主教徒。由山腳下有接馭車上半山,然後由內分乘電梯上最高層樓。教堂相當寬濶,可以容納數千名的信眾。現在正殿正在整修。

高高在上的聖道堂

這座大教堂座落於一座山上,高高在山,遠處可見。教堂創始於1904年,是當時一位安德烈貝塞特(André Bessette)修士募資興建,開始時只是一間小教堂,位於當地聖母書院前。後來信徒多,空間不足,教堂一再擴大。安德烈修士是一位修士,也是一位傳奇人物。他生於1845年,幼時家貧如洗,體弱多病。父親早年移居魁北克省,希望成為木材商,但很早就過世,留下十幾個小孩,母親後來也過世,家庭因而四散。安德烈修士雖然五短身材,但毅力過人。他做過許多艱苦的工作,從不後人。後來入境美國,在紡織廠工作。1870年回到蒙特婁成為聖十字會成員,努力傳教。先是為聖母書院做雜工,負責清潔工作,一方面也傳教。







由於安德烈修士積極為上主做工,信徒增加,乃積極尋找聚會場所。1917年他先在聖母書院前建造百間基地堂(Crypt),可容納1000名。正式教堂於1924年開始興建,直到1966年完成。其間經歷1929年經濟蕭條的時期,興建工程乃告中斷。當時安德烈修士已經退休。由於興建經費無著,1936年當局提議停建,並徵求安德烈修士意見。安德烈說:這不是我做的工,應該是聖約瑟的工,應由祂決定。不如把祂其中的雕像置於大堂之中,是否需要大堂屋頂,由聖約瑟自己決定。神奇的是,不到兩個月的期間,大堂所需的資金竟然全部募齊了。





這是世界上第三大圓頂大教堂,其高度為105米,僅次於在世界上的聖母和平大教堂及羅馬凡帝岡的彼得大教堂。它是加拿大最大的教堂,也是蒙特婁最高的點。 聖約瑟是約穌的父親,在祂的名下,有許多禱告的神蹟出現。多年來,很多上山禱告的人得到醫治。最後將枴扙丟棄,走下山來。在進口的走道上,兩旁擺滿這些被丟棄的拐杖,顯見其多年來的醫治的神能。當時許多朝聖者(殘疾人,盲人,生病等)大量湧進大殿,期盼身體的創傷得到醫治。1982年教宗約翰保羅二世認定這是一件由安德烈修士締造的奇蹟。

安德烈的遺體目前藏在教堂中供人瞻仰默拜,在教堂博物館中尚存安德烈修士的心,遺願作為保護大殿憑據。現在每年約200多萬遊客和朝聖者訪問這座大殿。位於最高處的禮拜堂仍然每週間及週日都望彌撒,每日都有導遊服務。在禮拜堂後方,有一套巨大的管風琴,高度十八米,寬十三米,外觀有如外太空來的火星人。這具管風琴每週日下午都請人特別演奏,可以入場欣賞這種低壓力而柔和的管風琴音樂。現在大堂前的門庭正在整修,其圓頂將於2013年正式對外開放,届時可以由此眺望整個蒙特婁全市。

蒙特婁漢堡

回到地鐵已經是午後兩點,大伙建議到聖羅蘭街(St-Laurent)3895號許瓦茲餐廳(Schwartz's)吃燻肉。這是一家很有名氣的漢堡店,聽說吃過的人都讚不絕口。這種漢堡表面也沒什麼特異之處。只是肉質經過胡椒的焙烤,具有特別的風味。這與好市多賣的蒙特婁漢堡口味差不多,只是後者的肉質薄,沒有這種粗廣的味道。實際上這樣一餐也不便宜,四人共45加元。





今晚這條街整條聖羅蘭封閉,等於一個夜市,很多賣衣服、服飾及熱狗香腸的都擺到路邊上來,熱閙異常。台灣的夜市在這裡重現,看起來倒也親切。定人因未帶外套,天氣變冷,想買件外套。但看了看,結果沒買成,只好涼著回家。反正大部份時間都在車內,天氣冷到十二度,應該還能承受得住。走路回原來的地鐵站,再至巴士站坐回早上停車的地方,此時已經將近深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