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歐本海默(Oppenheimer)公園步行賞櫻

2011年4月2日 星期六

歐本海默(Oppenheimer)公園步行賞櫻

溫哥華櫻花節今天在中國城附近的歐本海默(Oppenheimer)公園辦理步行賞櫻活動。一行也有十幾人,真正櫻花狗仔隊的成員則只有大頭頭溫蒂(Wendy)及我們夫婦倆,其餘還有十來人,都是喜愛櫻花的人們。他們扶老攜幼,喜歡的熱力不輸任何人。

今天由大衞(David Tracey)帶隊,主導這項賞活動。大衞是溫哥華城市森林的規劃者,也是路樹專家,對人的居住環境與生態有深入的研究。他最近也曾出一本書,以都市生態設計為主題。這個公園附近的區域稱為Strathcona,很靠近中國城。這裡的老房子特多,房子都不大,但都有特色。只是東區的遊民多,環境較差,有很多遊民就直接躺在公園的長椅上,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

歐本海默(Oppenheimer)公園的吉野櫻
歐本海默公園的曙櫻與海鷗

這個公園近幾年才整理過,原先有許多櫻花樹,後來都被砍伐了。經過當地住民的陳情,才將幾棵較大的吉野櫻留下來。所以今天大衞還特別邀請當時的一位日本裔左滕先生(Casey Sato)來講述當時爭取的經過。保住的四棵吉野櫻倒是生長良好,而且花開得特別旺盛。最近公園裡又補上十株的曙櫻(Akebono)。使這座公園有將近15株的櫻花。

今天在陽光下,看到這些盛開的櫻花,給我們有一種新奇之感,因為吉野櫻(Somei-yoshio)對温哥華地區的温氣有點水土不服,容易得病。這也為什麼大温地區多種植曙櫻,因為其抗病力強。公園的四周仍然留下非常高大的榆樹(elm),成群的海鷗在此聚集,與櫻花相輝映,成為相當特有的景觀。難怪流浪漢在此流連不去。

大衛(左)帶領這次活動,中為溫蒂(Wendy)
片打東街(E Pender)可以說是褒奬櫻(Accolade)街
滿街粉紅的褒奬櫻(Accolade)展現其群聚的魅力
這次的收穫不少,大家從頭跟到尾,沒有溜跑的。

我們由公園往南行,經過兩條街,來到片打東街(E. Pender)再轉往東,立即看到兩旁都是粉紅色的櫻花林。這些櫻花都是褒奬櫻(Accolade),令人驚喜。這些褒奬櫻種在人行道兩旁,把整條街變得如夢似幻,更美了。而其中,偶而夾雜著曙櫻及秋櫻(Autumnalis Rosea),更成為此行的活教材。


View Cherry Blossoms in Richmond in a larger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