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The Old Town in Montreal

2009年8月28日 星期五

The Old Town in Montreal


檢視較大的地圖

轉車進城

一早準備再進蒙特婁城,目的地逛城中舊市區。此區屬老街,是蒙特婁早期的發源地,正好在大島的東方,臨近聖羅倫斯河。老街區為聖安東尼街(St-Antoine)以東,米吉爾街(McGul)以北的地區,沿著水岸。這一帶有股票交易中心、維多利亞廣場、聖母大教堂、唐人街、活動廣場及渡船等地方,形成一個多釆多姿的活動區帶,而且動靜皆宜。這裡的街道雖然狹窄,但顯然都已經過精心規劃,老市區因而有新的風貌,成為熱閙的觀光地區。





找到遊客中心

如昨天一樣,今早開車抵達巴士起站,把車子停在草原市(La Prairies)的停車場,再坐巴士入城。出巴士站後改用步行逛老街。行前我們先到附近的一個遊客中心要一些資訊。這個遊客中心位於舊城區附近,其服務範圍遍及整個魁北克地區,提供的資訊也甚為詳細。到一個新地方,定習慣到旅遊中心收集當地的資訊,然後再做下一步的旅行目標。有些資料能夠事先收集的,仍然在出發前就稍有掌握,但有些資訊必須到當地時才能收集得到。所以在旅程中,最為辛苦的就是到當地的旅遊中心尋問資料了。

今天訪問的這個旅遊中心資料相當齊全,而且制度完善,採用抽號制度,由幾位服務人員輪流與需要的遊客對談。他們都很有耐心,針對遊客的問題提供詳盡的資料,足見他們對觀光業也相當重視。雖然在蒙特婁幾乎都使用法語,我們法語不通,只能用英語交談,但在遊客中心的人員,他們仍能儘量使用英語與我們交談,讓我們怕到魁北克省的戒心也稍有改變。

魁北克人堅持使用法語,主要可能怕法語在加拿大消失。只是這種觀念對其觀光事業只有減分的作用,雖然當地人是否持有此種看法,不得而知。在魁北克省,官方語言都是法語。連交通的標誌都不加註英文,讓開車來到此城的人困擾尤多。光就一個"停"的標誌有時就很不習慣,甚至無意間會造成交通事故。法文的"停"是用"ARRET",這個字唸起來如"AHEAD"的音,感覺上是前進的意思。





不管如何,現在開車已經開始注意這些交通標誌了,雖然一時仍然無法吸收那麼多法語單字。在城裡走路大體上沒有什麼問題,但問路就顯得很困難。像昨天我們一走出地鐵後,要走聖約瑟大教堂,不知往那個方向走。一位熱心的老太婆走來,熱心的為我們解決問題。但她那一口標準的法語就叫人聽得霧煞煞,只知道她的意思是我們走錯了,應該從那裡到那裡。只是我們從那裡到那裡,繞了半天,才知道真是南轅北轍。


朱銘的雕塑

到舊城區,感覺上還好,沒有被這個世界隔絕。因為老街是觀光重點,很多外國的觀光客,所以店員大概都會說英語,溝通無礙。我們由大學街往東走,不久就來到維多利亞廣場,那裡竟然發現有兩座朱銘有名的雕塑,其一是練太極拳的老師傳,體型巨大,另一個是什麼名號則記不起來。台灣的作品能在此呈現也不簡單。



沿老街走,這裡的外圍有證券交易所,有金融中心,有很多古老的銀行都設在此區內,形成一個房屋擠擠、人口密集的地區。老街的街道都很小,停了車更擠。還要騰出空間讓觀光馬車通過,空間更顯擁塞。不過今天並不是例假日,人潮還不如想像中的多。步行在這樣的街道上,倒也能讓時光倒流。後來我們到一家冰淇淋店買了冰淇淋,這種古老的食品,倒是至今仍然是觀光客的最愛。

水岸風光









中午我們在活動廣場裡的食品街解決了午餐。定人叫了啤酒,為慶祝她今天的生日,還買了一些希臘客餐;宗綺則點了泰國麵,大家就這樣簡單地吃了一餐。飯後我們再走到水邊閒逛。這裡的水道已經過規劃,讓游客有很大的空間,可以坐臥閒躺,觀看水上的汽船來來去去。也有人在岸邊騎雙人腳踏車,自得其樂。要乘遊艇的人則可買票,每人要23加元,可以到湖上觀光一小時。








廣場上也有人正在安排今晚的晚會場地,好像晚上有一場相當水準的音樂會將要展開,活動廣場上有許多攤位,賣字畫、耍魔術及為客人晝臉譜等,讓你不覺得無聊。

古老的RBC

回程時,我還特別到老街裡的RBC銀行提領現金。這棟外觀看起來是一棟十八世紀的古老建築物,裡面裝飾看起來就如宮殿一般,令人不敢能置信會與銀行辦公的地方相連結在一起。在裡面上班的人大概也沒有感覺是住在皇宮裡,反正這是加拿大最大的皇家銀行。雖然皇家早已不見,但錢幣上仍然看到伊麗沙白的肖像。在這裡上班的人,早已司空見慣這種皇家氣氛。能夠從這個銀行的ATM裡取錢,好像也是一種光榮裡。宗綺一直問說:這家銀行的ATM是否用金子打造的,令人不禁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