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Riding on Internet with Bikes

2009年8月6日 星期四

Riding on Internet with Bikes

廚藝變食譜

伊與彼得曾到台灣,在台灣也有許多朋友。她們都對台灣食物情有獨鐘,偶而在家也做中國菜。所以定人這次來,大部份的時間,都泡在廚房裡,希望能夠相互砌磋出中國佳餚。伊說有閒時想與定人出一本烹飪的書,把每天合作的中國菜收集成冊。不過這種想法已經講了好幾年了,總是無法付諸實現。每次我們來,伊就提起這件事。上次提起的時間是四年前來到湖濱的時候,伊現在仍在明大德文系任教,過下星期就得回明城上課了。是否有時間開始或完成,我很懷疑。我建議他們先在部落格上發表,等到內容多了再出書。不過伊對部落格沒多大興趣,這樣的出書希望會成空中樓閣。

不過也不能小看伊的毅力。她在古德文方面所出的書真是汗牛充棟。彼得在世時,他們倆在學術界是響丁噹的人物,在學問上的耕耘與研究,無人出其右。他們倆同進同出,交遊廣闊。因此就出書的經驗而言,定人與我反而甘拜下風。所以未來是否會有所謂的英文版的小廚房菜食諎,不敢妄下論言。

電腦白痴族

不過就使用電腦而言,有些事情我就不得不提出來說兩句話。證明我與定人雖然都已退休,但對電腦的使用仍能趕上時代。我們的草堂雜記已經啟用多年,其間雖然斷斷續續,但維持到現在仍然不至中輟,也見到我們在這方面耕耘的毅力。有很多朋友看到草堂雜記,見面都說不錯,但我發覺真正持續去看的不多。也許這也是部落格引人的地方。你不看它在那裡,那一天心血來潮,窮極無聊想看,它也在那裡。只要任何人都能趕上時代,維持上網的能力,就會有希望。

但說起伊佛林這位年高德邵的女士,對網路的無知,我也不敢苛責太多。所以至今我都不敢告訴她我們有所謂的草堂雜記,而且三不兩天就會張貼一些不三不四的內容。不能苛責的另一個原因是她懂英、德、西、法語,卻不懂中文。她沒有使用互聯網的習慣,因為她認為只要在網路上能通通伊眉兒(email)的信息就可以了,什麼叫互聯網,不知道。所以她的電腦雖然使用的版本相當新潮,功能也很齊全,但真正用到的功能則僅打Words及通伊眉兒兩項。所以她現在連上網路都是用電話直接打到明大,然後進入互聯網的世界。

電話與網路

我們來的第一天,她就抱怨說為什麼她的網路立即發生問題了,只能發信,卻一直無法收信,而且一直停在那裡有四天了。她打電話給電話公司,以威脅的口吻說:你再不改善,我就要把電信服務轉到別家去!她的威脅倒是有效,公司派人特別打電話詢問徵結所在。電信人員的回話當然伊聽不進去,因為那些行話她也聽不懂。於是她把電話丟給我,要我代她接聽。




電話的一端是一位男姓服務員。他說他檢查過他們的電話系統一切正常,應該是網路侍服器的問題;而且電話可以送信,表示電話線路沒有問題。若是侍服器,問題應在明大的電腦中心。我想這樣解釋應該也合情合理。解決的方法還是應該先打電話去明大的電腦中心查清楚才是。

起初,伊還滿肚狐疑,心想這種電話網路不通,與學校的電腦有什麼關係。殊不知她每次讓電腦自動撥號連接的電話號碼就是明大提供聯外的系統線路。許多人用電話使用久了,就會忘了它的存在。查了電話簿,她打了電話。似乎明大電腦中心的服務員也忘卻還有這種電話撥接的服務,尤其年輕人對這種老掉牙的撥接方式更形陌生。所以電話在明大那裡傳來傳去,伊也愈問愈火大,也不知道是何原因。最後才知道是因為伊的伊眉兒帳號裡不知那位不知死活的仁兄,竟敢送了兩封超過10MB的信,把她的信箱炸掉了。弄得她的正常信無法收啟。

網路好用但諱莫如深

怎麼辦呢?對方也講不清楚。要她自行上Gophermail網頁刪除。一向沒有上網頁經驗的她,上到網頁不知如何是好。眼看著信頭在那裡,要看內容還得等了好久好久的時間,令伊不耐。而即使將該封發生問題的拉圾信刪除,網路一點也不反應。我建議她直接打電話到明大電腦中心,請電腦管理員幫她刪掉那兩封信。她打了去,管理人員說這是私人信件,礙難照辦。這條路也就死了,氣得她跳腳不已。

隔天我一早上網,發見網路的速度稍有加快,我立即將那兩封信一筆勾銷。總算把她的伊眉兒的功能拻復了過來,此時伊才開始快樂起來。伊問我如何搞定的,我笑了笑,說:使用魔法。她也笑了笑,反正解釋後她也無從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