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Visiting Gros Morne National Park

2009年9月9日 星期三

Visiting Gros Morne National Park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Gros more

維京人窩民宿(Viking Nest)

我們在這家維京人的窩民宿住了兩夜。第一夜因為午夜一時才到,嚴格而言僅住一天。民宿的女主人Thalma,已經是祖母級,兒女都不在身邊。做民宿只是打發時間,結交天下眾好友。所以這家民宿的價格也很低,每晚要48加元,是我們此行中最低價格的民宿。雖然如此,她提供的房間品質可說是最頂級的,裡面的裝簧相當講究,還有網路。其枱燈每一座是用真正四隻鹿腳做成燈座,令人印象深刻。
這個民宿正好位於國家公園內,面臨著北方的大海,遠島綠水,風景美麗。離公園近,但離城區較遠,若不進城的話倒是方便。旁邊有一座較大的山嶺,有步道可以上山。這裡風大,無時無刻海風都在吹。所以附近常可看到戶外拉一條曬依繩,上面吊掛著五顏六色的衣服,風吹起來真像萬國旗,常常成為遊客捕捉的鏡頭。定人一直提醒我要特別照一張,只是當時錯過了時機,後來要找到那樣的場景就不太容易了。

七點半吃早點,與一位由溫哥華島來的客人Jerald Davis同桌。他喜歡閒談,一個人開一輛跑車到處玩。太太則喜歡在家,有點道不相同,但他也自得其樂。他說原來是做磨坊工作,後因手肘有麻痺的現象改做房地產。現已退休,所以雲遊四海。他這次也是自己一人開車,來到紐芳蘭是由魁北克乘渡輪到Nova Scotia再來紐芳蘭,正好是我們將要回頭走的路。

出發往南行

沿著430海岸公路南下,等於循前天晚上摸黑來的路。來時一點也不知道這條路四週的風景,現在則如電影般一一重現。這裡沒有路燈,沒有可以留下路標的地方。現在雖然一清二楚地重現在眼前,仍是我們最新的記憶。我也真驚訝能夠在完全黑夜的情況下,走完這段路。這段路程等於台北開到苗栗的一般公路。



沿海有許多小鎮,鎮區都很小,有的只有幾十戶人家,但海岸則很美。今天風大,有些浪都被吹上岸來。海鷗則迎風飛翔,搜尋獲物。

經髙聖巴比市,才知道這個小鎮也很小。那一天由這裡下船,走了半天的黑夜路。今天終於看到這個小港的真面目。我們沒有進城,只是遠遠地看到渡船已經停靠在港邊,大概新的一班次才到。今天風平浪靜,陽光普照。應該沒有不開船的問題了。紐芳蘭與拉不拉多雖然勉強湊和在一起,總是格格不入。除拉不拉多的東部海岸,沿著美麗島海峽兩邊有歷史淵源外,其餘幾乎沒有相關聯。地質上也許幾億年前是結合一起的,但現在卻隔閡成大不相同的兩個世界。聽說他們有希望建一座橋,甚至挖海底墜道相通,但工程浩大,總是談談而止,無法付諸行動。

許瓦港遺址文物館(Port au Choix)


檢視較大的地圖

大約開了兩個小時來到許瓦港國家遺址文物館(Port au Choix)。這是一個小半島,但漁產資源豐富,是先民容易定居的地方。大約5,500年前,就在不同的時期來此定居,在這塊土地上留下不少遺址。最早來的是古老海洋印地安人(Maritime Archaic Indian),1900年前來者為葛洛斯華特愛斯基摩人(Groswater Palaeoeskimo),其次為1300年前的豆歇愛斯基摩人(Dorset Palaeoeskimo)。近代的印地安人則於800年前才在此地出現。最後為法裔移民及英國移民。這些人來此定居一段時期後,就消失見。從他們的遺物考據,其文化層並不相屬。現在稱這個地區為家鄉的都是最後的法國及英國移民。












這些人都是由其他地方遷徙來此,有些是因為食物相的改變而必須繼續搬遷,所以各階段之間並不相干擾,因而無所謂的戰爭或搶奪地盤的行為。許瓦港又是一個漁產豐富的地方,對於一些喜好以海產為生的民族自然容易定居下來;對於以打獵為生的族群其移動性自然較高。這批先民與現在的第一國民沒有血緣關連,更不是現在任何加拿大人的祖先。不過從他們不遺餘力對這批先民的歷史進行考據與保存,應可看出他們在尋求歷史的真相,並努力讓歷史重現。當今很多國家,常因政治的考量在寫歷史,包括中國大陸、台灣,有些是各說各話,看起來是百家爭鳴,實際上是沒有真相。

今天風沙真大,天氣也夠冷。在這個人煙稀少的地方,考古學者就從這些先人遺址中,發現當時的遺骸及使用的器物,這是多麼了不起的一件事。由於這些古文化的時代已久遠,人物也都不知去向,也沒有子孫遺留下來或文字記載。考古學者僅能從遺物及遺骸中去尋找真相,這是一項艱辛的工作,應該為他們鼓掌加油。這個博物館坐落於海洋圍繞之中,地上黃土漫漫,荒無人煙,是一個相當蒼凉的世界。由這個遺址看來,人類要在這個地方定居,而且生存下來,實在有夠艱苦,也難怪先民們還是要另找其他地方發展哩。

現在許瓦港仍是良好的漁港。他們今年正在籌備2012年有個慶祝活動,盼好友新知能積極參加。這是他們放在Youtube上的廣告活動:








葛洛莫(Gros Morne)國家公園

從遺址博物館出發,繼續南下,來到葛洛莫(Gros Morne)國家公園。沿途都有聖羅倫斯灣的陪伴,有高山、有海灣及有桌形地。地形特殊,到處都是美景。葛洛莫(Gros Morne)國家公園面積1,805平方公里,目前已列入世界遺產。

進入洛磯港(Rocky Harbor)加油後,我們分別到兩處國家公園的遊客中心詢問資訊,一處就在洛磯港附近,一處則在遠在湖對岸的伍迪點(Woody Point),又稱為發現中心(Discovery Center)。我們先到遊客中心問明細節,並索取地圖資料,繼續開往發現中心。此公園範圍甚廣,水域部份有幫尼灣(Bonne Bay)、東臂灣(East Arm)及南臂灣(South Arm)。開車繞整個海灣,需要半個小時。即使對點相望,近在咫尺,也必須繞海灣的邊緣道路而行。發現中心則有比較深入的資訊,可以供遊客深入瞭解整個國家公園的概況,此處也定時放映公園介紹的影片,製作精美。展示間尚利用實景及聲音介紹國家公園的種種活動,包括其土壤的形成、研究者考察的過程以及山上四季的變化、特定的活動等等,可以讓遊客充分瞭解這個整個國家公園的運作。內容精闢,令人感動。






這裡的山水,因陽光而變化,時刻不同

伍迪點遊客中心有瞭望平台,據高臨下,可以觀賞整個海灣的風景。我們買了一杯咖啡,就坐在沙發上欣賞這個絕世的景色。面對著南臂灣,正好太陽西下,金色的陽光照射在對岸的山腰上,有明有暗,顯出立體的山形。而山的輪廓反射在湖上,顯出深層的色彩。只要有時間,這裡可以讓你消磨大半天的時間。

光秃秃的桌地山(Tablelands)

再開車由發現中心後面往431號公路上山,就可看見有名的桌地山(Tablelands),遠觀山頂平整,好像一個桌面。此時公路由其山腳下通過,在廣濶的視野下,可以更仔細審視這座奇特的秃子山。這座山是寸草不生,外觀猶如黃土堆成,其實其組成為地函(Mantle),這是地球內部特有的岩石層,位於大西洋海底下數十公里處,從不暴露於地表。大約四億五千萬年前,大陸板塊的漂移與擠壓,這片原來深藏地底的岩層被擠出地表,形成地質學上相當奇特的景觀。但這種岩石的組成缺乏一般植物生長的礦物質。含有大量的鎳、鐵、錳及鉻。缺乏鉀、氮及磷等植物生長的元素,植物無法生長。雖然仍有些特殊的樹種存活,但都成侏儒樹,數百年才長不到人膝高度,等於大自然的盆栽。



此山綿延數公里,與附近的山頭相比,就像秃子山。陽光照在其上,特別明亮,倒能看出其表面的紋理,凹凸有如月球表面。定人說,她真想親自爬上一趟,觀看個究竟,到底山頂上的情況有何不同。

鱒魚河口的漁村

過了桌地山,沿431繼續往前走,經過一片有坡度的草原,過一小山坡可以抵達海邊的綠花園(Green Garden)。聽說有山洞及奇岩,但由於必須步行三個多小時,所以我們沒有前往。我們後來開到鱒魚河(Tout River)口的一處小漁村,這已是國家公園的外圍區域。等於這裡漁民生活的另一個櫥窗。街道上人很少。風很大,小漁港內波光耀眼,出口處有一座小燈塔,景色很美。





這裡有一家海鮮店,一路上都看見它的廣告。只可惜餐館客人稀少,陽光斜照在餐桌上,有點空蕩而寂寥。經過漁村小鎮,最後來到鱒魚河上游的一處公園。這裡是公園供露營的地方,四週環山,鱒魚河變成一個小湖。聽說由此沿著山徑往東行,可以走到一個斷崖。有一瀑布四百多公尺高,但要步行三四小時才能抵達。





這個公園裡有餐桌,還有遮棚。定人喜出望外,雖然外面風勁,但可以在棚下炊煮。於是我們從車上取下自備的瓦斯爐,並將膳磨師保溫筒內的炒飯取出加熱,做成炒飯,就在公園內用餐。我們這趟旅行裡,已經練就隨時可以炊煮的本能,只要有材料,立即可以做道好菜。吃完晚飯後,太已西。我們又回到南臂灣附近。今晚想在附近找住宿。

今晚何處可安居?

這個國家公園也有營地,但設置較偏遠。原先也試著在公園附近紮營,但海灣路旁的一家,招牌高掛,卻不見人影。等了許久,才知已不營業。現在已經九月入秋,有些營地生意不佳,索性提早關閉。後來試一家汽車旅館,房租80加元上下,但房間的味道不佳,定人不喜歡,只好放棄。一下子也不知道那裡有可住的地方。最後開到較遠的一家營區,埋在森林裡,今晚就決定在此露營。此時已經接近八點。

由於是RV營地,我們試著不立帳蓬,改在車上睡覺,這次此行以來的第一次。原來當初我們買速霸陸時,特別考量過,後座打平是否可以睡人。後來發現Impreza有這樣的條件,可以在車內睡兩人。適逢今夜已晚,估且一試。我們把車內的東西全部搬出,放在外面的餐床上用雨布包覆著,騰出空間放睡袋。我們就這樣過了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