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The Western Brook Pond isn't A POND!

2009年9月10日 星期四

The Western Brook Pond isn't A POND!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Gros Morne National Park

國家公園的版圖

下面有一段有關此一國家公園的介紹:

Canada’s Wonderland: Gros Morne National Park - kewego
http://suprememastertv.com/ - Canada’s Wonderland: Gros Morne National Park. Episode: 858, Air Date: 19 - Jan - 2008.



清晨,由營地沿著431號公路再轉430公路北上,經過洛磯港(Rocky Harbour)稍作停留。這裡偌的地區都屬葛洛莫國家公園。其範圍包括昨天南下時經過的幾個地區,諸如牛頭(Cow Head)、聖保羅灣(St. Pauls)、西溪湖(Western Brook Pond)、洛磯港、幫尼灣及鱒魚河等。整個靠海的地區是這個國家公園最美的遊覽景點,其中尤以西溪湖為代表。今天預定參觀的地點就是位於東北方的西溪湖。







我們沿著幫尼湖岸走走停停,為的是欣賞早晨的海灣景緻,山路曲折,有時也會峰迴路轉。進入洛磯港後,又是另一個港灣景色。我們來到其南端的鮭魚尖(Salmon Point),從小小的堤防上可以看到海水連天,而山崖就懸在眼前,港內則停泊一些漁船。此時潮水已退去,露出一片石頭地,海藻躺在海床上,灑成金黃色,這大概就是洛磯港名稱的由來吧。對面山崖上有一座燈塔,孤獨地矗立著,不時照亮來往的漁船。這個季節遊客不多。洛磯港的海灣有如一個小內海,有山水之勝。海水深藍,不見大浪,也有遊艇在海灣中躺佯,狀至優閒。





那座燈塔之處,稱為龍蝦澳(Lobster Cove),與鮭魚尖共同扼住洛磯港。只是龍蝦澳看不到龍蝦,來到這裡,居高臨下,但看群山群據,太陽正值東昇,耀眼的水波不斷舞動在眼簾裡,令人不能直視。洛磯港是一個典型的漁港,安詳、靜謚,與世無爭。龍蝦澳是一個美麗的景點,往西看一片藍色的大海。坐在小小公園的椅子上,可以在陽光照耀下,欣賞遠山、近海及港灣內船隻所構成一幅極美的風景畫。燈塔下有一小小房間。有一位小姑娘在櫃台前,親切地服務上來的觀光客。只要站在燈塔的位置,美景加美女,真是美不勝收。



美如三峽的西溪湖



檢視較大的地圖

今天主要的參觀點為洛磯港以北約卅公里的西溪湖(Western Brook Pond)。我不知為什麼這裡的小溪都叫Brook,而不稱為Creek;而大小湖泊都稱為Pond,而不稱為Lake。從文字上的感覺好像是一個小池塘,其實它是一個很大的冰山湖。可能因為湖內的水很少流動,所以稱為池塘。





西溪湖是一個典型的冰川峽谷,遠在一萬五千年前,這裡是冰河區。龐大的冰河流向海邊時,將此地切割成為深谷。在這附近原應有三條大冰河,這一條切割得既深且最長。冰河消失後,臨近海邊的河床浮起,前面的出口形成一片草原或沼澤地,峽谷內的水被圍成為內湖。深谷因此累積經年累月的水,有些地區水深可達100米。

河谷的四週都是陡峭的岩石山壁,高度達六百米,相當壯觀,山頂以往都是台地,所以附近的山嶺的高度差不多。其集水區較小,所以只靠其中的幾條瀑布由其他高山湖流入。因此這個峽谷中的水汰換率很慢,聽說每十五年才汏換一次。且由於其谷底都是岩石,累積的養分極少,因此水清澈見底,但深處則變成深藍,類似武俠小說中所描寫的窮山惡水,或是什麼黑水溝之類。由於水清,污染少,所以無魚。在這裡釣不到魚,乾脆禁止釣魚、打魚。







這個峽谷幾乎是與世隔絕,它沒有公路可直達。必須將車停放在430號公路的一座停車場,然後走過一條2.5公里的步道,至少要走四十五分鐘。所以這一個步道等於是健身步道,一面走在木板步道上,一面欣賞大自然。這個步道會先通過一片矮森林,再通過寬廣的沼澤地帶,其上成長各種寒帶植被,也有地衣,高山野百合等。這裡甚至也有一些野生動物出沒。所以幸運的話可能會與麋鹿有另類接觸。

要進入峽谷,除了走登山步道外,最普遍的方式是坐觀光船。旅遊盛季時,每一天開三班,現在已近淡季,一天只開一班,到十月就停止營運了。乘坐渡船每人門票要48加幣,而且還必須付現金。在這種荒郊野外,只收現金,有點違背文明世界的常理,他們真的不怕梁山泊來的過客?不過會來這裡的遊客,大概都會花點錢坐這裡提供的觀光船。目前有兩艘,分別可坐70人與90人。

下面為Youtube的旅遊介紹:










今天來的遊客也不少,大家群集在售票中心都耐心地等待兩艘船進入船塢。由於今天只開一班,開船時間為下午一時半。大家心裡也有點慌張,怕坐不上船。由於有兩艘船,所以後來都上了船,人數掌控得還不錯。我們在拉不拉多公路碰到的兩位年輕人也坐上同一船,這趟行程,見面了好幾次,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

兩艘船一前一後,緩纋駛入峽谷。開車由公路上遙望,這個峽谷口有點像一座山門,裡面縕藏著無限的神秘,讓人難以窺其堂奧,現在就像芝麻開門一樣,豁然開朗。兩邊的峭壁與天空三分天下,由船上觀看,整個峽谷的氣勢如虹,兩邊的山勢險峻,讓人目不睱給。大家各拿著相機,不斷地拍照。

看到峽谷上各種岩石形狀,各有不同解讀,有些似機器人,有些如人像。比較稀奇的是有一岩石的輪廊與人類似。中間段也有瀑布。瀑布數丈高,水勢如虹,水量也極大。看起來,婉如雪錬直接垂下,成為筆直的水薕。在山頂上也有另一小型瀑布,水量雖然小,但高度卻很高,遠觀如白絲而下,另有一番趣味。







數年前有一大片岩石剝落,直接掉入湖裡,聽說當時還造成卅公尺高的大浪。現在則靜靜地躺在湖邊,就像一個傘形的沙洲,如一幅圖畫掛在峭壁上。

這一趟船總共需時二小時半,等於進入狹谷的盡頭再回頭。回程速度較快,船長還放當地的音樂,希望遊客能夠抽空前往特定餐廳聆聽欣賞。我不知道有多少遊客有這種興緻。

能夠從大路邊的停車場步行到渡船頭的人,大體上體力還不錯。若是老弱婦儒,或坐輪椅來的遊客,定然相當辛苦,只不知他們有沒有特定的服務。回去的路就是來的路,遊湖的興奮再加上走上四十分鐘的返程,實際上是相當耗體力的。能夠來回這一趟行程,至少證明身體是健康的。









諾利斯點(Norris Point)

回到幫尼湖區,已經有點累,因為等於走了五公里的路。途中路過今早來過的魚店,特別買了兩塊鱈魚及魚下巴,準備當晚餐。其實價錢也不貴,總共才約五加元。我們還在附近的小市場買了一些佐料。除了海產外,這裡的食物還是比較貴,而且菜色也少。要買蒜頭,是按頭計價。

途中,我們先到諾利斯點(Norris Point)。這是一個小鎮,正好位於幫尼灣的正中央,必須由另一條路上至最高頂然後再下至海平面。不過若由最高點的景觀台往下看,風景甚佳,等於由空中鳥瞰整個灣區,還可看到聖羅倫斯海灣。諾利斯尖不只是一個點,而是整個海灣內的一個小島。人間若有蓬來仙島的話,這裡大概就是了。這裡的人口約五百人,住在這裡的人可能都是神仙,靈性勝於感性。我們在這裡的時間不多,沒法下去仙界遊玩,總之,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景緻,將來再來時,應該設法到到這個地方住住。我們因時間的關係,只能在瞭望台欣賞半天就走了,但願下次有再來的機會。







再訪桌地山

定人一直想再到昨天的桌地山(Tablelands)小路走一趟。因為這個地質很奇特,人行其上等於在地表十幾公里的地函行走,這是多麼稀奇的一件事。這樣光秃的山頭,幾乎寸草不生。聽說這種土壤缺乏植物所需的三原素──碳磷鉀,植物因此不長。全世界好像只有這裡有這種地形。



我們把車子停在山腳下的停車場,沿著山腳下的步道上山。今天風很大,附近的草木都被吹得東倒西歪。我們穿著厚夾克抵禦風寒,迎面卻有兩個小伙子穿著短袖的襯衫下山。看得我們兩老真是汗顏。這種土黃色的石頭到處都是,形狀也頗為零亂,表面相當粗糙。據資料顯示這是地殼以下的那層地函,約佔地球容量的15% 。這個地區會被擠壓出來,也是因為大陸板塊衝撞的結果。





回營地

回到露營的地方,定人開始煮買來的魚,今晚大塊朵頤。想想來到這個以討魚為生的村莊,不大吃一頓實在可惜。

晚上我們仍睡在車上,但定人過敏得很厲害,兩個鼻孔都不能呼吸,吃過敏藥後,才逐漸恢復。我今晚開始也睡不著,起來打打字後,才漸睡去。今天的事情太多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