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Standing at the Most Easterly Point in North America

2009年9月13日 星期日

Standing at the Most Easterly Point in North America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聖約翰市

聖約翰大教堂

早晨8:30到城區的聖約翰教堂(St. John’s Church)望彌撒。神父Kelly在教堂內歡迎我們。他問我們從那裡來?打那兒去。因為一看我們全身土裡土氣的樣子,就知是觀光客。定回答說從卑詩省來。他開玩笑地說:你們的結婚仍然有效嗎?

這是個常聽到的老笑話,通常夫婦一起開車許久,常會因瑣事而爭吵,最後鬧到離婚收場。當然這種事在長途開車時更容易發生,所以問到長途夫婦開車時常會拿這樣的笑話來談。

聖約翰市的街道


這間教堂歷史悠久,重建完成已經154年,與整個城以聖約翰命名有很大的關係。這個城在1892年曾被大火焚毁,半個城那時候重建。聖約翰天主堂建築宏偉,都是石材為牆;其前門有一座拱門,正中還有一座雕像,相當有氣派。此教堂位於一處高地,可以俯瞰整個港灣,現在附近建築物已開始檔住視線。今天的早場彌撒看起來人不多,可能教堂內部太空曠的關係,後來領聖體的時候,發覺人也不少。


聖約翰大教堂

教堂前的排牌





史皮爾角(Cape Spear)

離開教堂後,我們先回到住的地方做早飯,然後到最遠的一個小鎮叫史皮爾角(Cape Spear)。這個小鎮遠在聖約翰市的東南方,但其座落正好在北美洲大陸最東邊的點。這裡有兩座燈塔,一為新建的,仍在使用;另一座則已成為古蹟,供人參觀。這個地方的土質都是火成岩,到處都是紅色的岩石,燈塔就建在大岩石之上,不怕強風暴雨。這裡沒有樹林,只有滿山的及雜草及野花。由於它是陸地往外延伸的岬角,視野空曠,可以看見整個大西洋及海灣,其位置正好與聖約翰市遙遙相對。所以這個小鎮的位置與信號丘(Signal Hill)成為控制整個海港的要點。兩地因此設有重礟陣地,還挖有壕溝,裝有高礮,都是二次大戰的遺蹟。現在都成為遊客憑吊的場所。





廢棄不用的大礮陣地


與聖約翰市成為這個海灣的要塞


對我們而言,比較有意義的是我們算是抵達加拿大最東的地角,來到大西洋。望著海洋,有種豪氣懔然的感覺。由西往東,歷經漫長的的旅程,終於抵達彼岸。從此必須走回程的頭,雖然與來時路一樣遙遠。這裡雖有如南非的好望角,鯨魚也常在此出沒,但端詳了半天,見不到鯨魚的影子。

信號丘(Signal Hill)

接著我們回到城裡,再開往信號丘(Signal Hill)。這裡是當初馬可尼試驗其無線電越洋通訊成功的地方。當初他與助理利用風箏與氣球當做天線,與英國南部的一個小鎮包渡(Poldhu, Cornwall.)進行通訊。當時使用的是摩斯碼,連絡的文字就是英文字母”S”。其實短距離的無線通訊已經試驗多次,證明可行。只是有人懷疑沒法跨海通訊,當初持這種看法的人認為電波是直行的,地球是圓的,電波發射後沒法折回地球,因此絕對收不到。想不到當時的人並不認識地球之外包著一層離子層,到達離子層的電波會鏡子一樣反射回地球。馬可尼當然也不知道這層奧秘,只能靠試驗。這一試驗竟然成功,也真有點運氣。


信號丘(Signal Hill)的瞭望台
港口是古戰場

現在信號丘上建有一瞭望台,由市區望去,就是一座建築堅固的城堡。這是當時為戰爭所建瞭望台。這個信號丘位置據高臨下,可以俯瞰整個海港及城市,不但是通訊最佳的點,軍事上也是最佳的防衛點。二次大戰時這裡仍為英國屬地,等於是英國的腹地。所以英國在此投入不少防禦設施。這裡仍然有大礟陣地,好幾尊大礟仍然侍候在那裡。面對著進港的通道只要敵運敢強行進入,必定恐無塟身之所。不過如果孔明在世的話,一定派一艘報廢艦讓它被炸沈於港口處,所有港內的船隻一定動彈不得。

其實英、法兩國為了攻佔這個要塞陣地,曾經多次交鋒過。英國當時以為只要守住港口一定固若金湯,沒想到法軍竟然由後面包抄,不費吹灰之力,把聖約翰市攻佔了,而且使用這種伎倆竟然兩次得逞。最後一次英軍又重新把聖約翰市奪回,不斷加強各項防禦工事。現在各種二戰時的大礟仍然陳列在那裡,只是沒有戰爭的功能了。



今天上到山時,天氣已經十分不佳,霧氣很濃。遠處的海上白茫茫一片,聖約翰市區也完全被白霧鎖住了。風很大,我勉強照了幾張相片。不過到瞭望台內倒覺風平浪靜。這裡雖然空間小,但也容納不少東西。除了第一層為禮品店外,第二層展示馬可尼發明無線電的整個過程。加拿大政府對馬可尼的發明好像很驕傲,其實馬可尼是義大利人,他是在家鄉做試驗因無人贊助只好遠走他鄉。

抵達橫加步道的最東站

由信號丘下來,我們往市區尋找加拿大橫貫步道的最終點。這是定人一心一意想完成的夢想,也許也是這一趟東遊記的主題之一。加拿大步道貫穿東西南北。北方在塔的牙嗒克,這個終點路標已於2006年暑假完成。今天我們必須到聖約翰市中心的海岸鐵道博物館找到這個終點標。
這個終點標正好設在此博物館門前,也就是水(Water)街496號。



今天多少盛事都已完成,東部之行就以此為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