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Reaching Tremblant Mountain

2009年10月3日 星期六

Reaching Tremblant Mountain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Go to Mont-Tremblant

又是一個陰雨天。老天爺也真喜歡雨天。早上起來天就陰沈沈,雨絲也陸續落下來。我不知道現在有多少遊客也同樣抱怨這樣的雨天,遊玩的情趣都被消磨殆盡。

今天先到旅館的食堂吃早餐。今天的早餐比昨天較差,但至少仍有培果、蘋果與香蕉。

今日的目的地是春布蘭山(Tremblant Mountain)。由於昨晚建議可以到20號公路轉55號公路南下至蒙特婁。他說這一帶山多,風景很好。今早的行程因而依此規劃。

一路上都是下雨,實在令人苦惱。開到55號公路時,雨下得更大。沒想到大雨過後,南方漸露出亮光。等到開約半小時候,天色竟然放晴。我們當然喜出望外。此時遠山的山色已漸明朗,顏色也在陽光下顯露出來,依然那麼亮麗。整座山好像穿滿了花綴布一樣,東一塊黃、西一塊紅,還有綠色深揮洒在其中。

我們決定先到Sherbrooke,這是一個我們十分不熟悉的城市。她也是一個山城,人口不少,市區的商業活動活絡。這裡設有工業區,有些工廠在此仕駐,顯然是一個相當活躍的城市。

我們到遊客中心問路。知道這裡有一條觀光道路,可以由此由220號公路往西,會穿過許多村莊及丘嶺,而且楓葉都已變色,非常美麗。回程我們既然是追楓而來,這條線索當然不能錯過。此時天空放晴,而且出現陽光,與來時路相比,簡直天壤之別。

這條路真是觀光路線,風景優美。開始時走在丘嶺之上,後又在丘嶺之間。變色的楓葉,布滿整個山頭。沒有一座山是寧靜的,到處都是披上一件美麗的外衣,是慶祝秋的豐收與到來,或者準備冬藏以防冰雪將到的嚴酷。大自然的奧秘大概就在此矣。

沿著220,我們來到一個狹長的Brompton湖,位於Bonsecours附近。湖岸都是黃色的秋楓,落葉滿地。我們為其美色吸引,轉入一條無尾巷。原來這是一條沒有柏油的小徑,正好沿著湖邊而上,湖邊仍然有些有家。此時湖景與楓葉糾結在一起,成為一條美麗的楓葉道。由楓樹的間縫裡,觀看湖的景色,是另一番的享受。黃葉舞秋風,葉閒落滿徑。秋,來的正是時候。搭配著陽光,秋讓人有更明亮的感覺。那種明亮就是秋色。

通過220小路,我們連上10號公速路,進入蒙特婁城,轉入15號公路,由此往北,到達Tremblant山。沿途又是陰雨不停,我們又為天候所困。才享受的陽光,在這又不見了。這樣的天氣,聽說還要延續幾天哩。

遊客中心建議我們走入117垷光道路,可以看到美麗的景色。可惜一進入山區,大霧加細雨,簡直在霧裡看花,霧中看世界。定人說,在這樣的情境下,也是一種享受,也許吧。

在霧中來到一個青色外觀的小教堂,稱為St-Adolphe d’Howard教堂,正在進行彌撒。定人說不如今天先望彌撒,明天的聖事就了了。我們走進去,裡面約有大半人。神父正在頭頭是道地講道,但一句也聽不懂,完全使用法語。一下子感覺到,上帝的話語竟然會這麼難懂。我們只好呆坐在位置上,或站或立,行禮如儀。

我們奉了獻,領了聖餐,也向大家問安。這裡的人好像很保守,也許是語言的關係吧,只有一位老婦人與我們握手問安,但她又不懂英語,似乎整堂的人沒有一位懂英語而能夠溝通的。神父看了我們,只是驚愕,但一下子後,也沒有任何表情。這個世界好像兩極化的世界,即使在上帝的面前,我們都是被區隔的,被分離的。這也為什麼歐洲仍然有那麼多的宗教紛爭的原因吧。

我們晚上住在一間Mountain View的汽車旅館。這已經是離Tremblant山最近的一家山莊了。不過,這裡的情況像惠斯勒一樣,旅遊的人特別多,現在是賞楓期,日本遊客特別多。在日本賞不完,偏偏跑到加拿大來,偏偏今天霧濛濛,什麼都看不見。神啊,祝福我們有一個陽光的明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