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What happened on the road?

2009年10月12日 星期一

What happened on the road?

好不容易等到可以上路,我們驅車進入往傑士伯的方向。在接近傑士伯時,前面車子忽然又停了下來,形成一列車陣。只能緩緩前進,也不知道前面又發生什麼事。我們耐心地等著,一吋一吋地往前進。這是唯一進城的路,也唯一可以做的事,耐心地隨著車隊緩緩前進。

今天已經在新屯小鎮已因路上有車禍浪費了將近四個小時的等待。我們懷著一顆期待的心來到這裡,不但希望天氣好,也希望陽光出現,更盼路程順遂。因此,只要心情好,大概也沒別的計較。在加拿大,做事好像老太婆綁小腳布一樣,慢吞吞地。反正今天是感恩節,大家也沒什麼抱怨。

車隊緩緩進入傑士伯的國家公園後,好在沿途風光明媚,山明水秀,真是美不勝收。定人說,這樣也好,可以好好欣賞這樣美麗的風景。很多人時間來到此地,通常只是匆匆而過,很難有機會停下車來仔細瞧瞧週圍的山水。這次寒流來襲,不僅帶來溫度低的空氣,還為大地帶來白色的衣裳。白雪沾在樹葉上,增添不少感恩節的氣氛;沾在地上,則累積成白色的地氊,或捲成小山丘,變成白茫茫的世界;沾在湖中,有些與湖水立即融化,有些則停留在結塊的冰層之上,有如鑲上乳白色的一層玻璃,東一處,西一處,徒增湖面風情。此外,沾在山頂上,不管山上的岩石或松樹,遠觀如鋪上一絲絲的面紗,讓岩石及樹線的輪廓顯得更為分明。

很久沒看到真正的山了。這次東部之旅中,比較有高大的山勢的地區只有新芳蘭這個省區。其山嶺起伏,與傑士伯的山區不相上下。其餘的省份不是丘領,就是平原,很少有崇山峻嶺的形勢。在新芳蘭的山,整天都泡在海灣裡,雖有不同風情,但這裡的山則層層疊疊,一山過了又一山,立於溪之上,立於河之旁,讓人目不暇給。

我們徐徐前進,終於發現車隊形成的原因。有一大群約三、四十頭山羊,因為冬天路上灑鹽出來舔食,擋住了兩端的車道。路過的車子因此一輛一輛地在羊群中慢慢穿過,車速因此都慢了下來。加拿大人對野生動物愛護得比人還甚,很多人站在路上叫扳起大姆指叫車,大家呼嘯而過,理都不理。路邊若有一頭麋路,大家的車速一定減慢,有相機的趕緊拿出來拍照,沒相機的就成為橡皮頸(Rubber Neck)。

這群山羊在路上自由自在地爭取,完全毫不顧忌排得很長的車陣。車隊中也沒有人自告奮勇地出來把羊群趕離路面。於是車子就這樣一輛挨一輛。我們在車隊等待約近一個小時才能通過羊群。這些後面車隊的等待,我們就不知道他們會浪費多久的時間了。

在這裡,野生動物的價值,似乎比人還高,這也是人類文明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