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義工日記

2010年9月26日 星期日

義工日記

上星期在列治文自然公園登記為義工,與管理員理查說定今天早上開始,所以大約十時多就前往公園報到。這種公園的工作大多以粗活為多,等於整理花草樹木,大概應徵的人不會多,但據理查透露,其實志願擔任的人也是不少,其中大部份是一般公司的員工,大概可以外出假來做這些事。他們來時常是一大票的人馬,因此比較容易執行較大的工程。例如最近的圍籬改善的工程正在進行,把舊有的鐵絲網拆除,換上鄉間常看到的Z形木頭籬笆。因此除拆去舊鐵絲網外,附近的雜木也要清除。園方有材料費但苦無工資,正好附近有軍方的士兵前來當義工,現在已經換成另一番面貌,看起來清爽多了。

來此當義工算是做一切清理的工作,包括除雜草與修剪花木,等於是園丁的工作。定人說,我們沒有庭院,把自然公園當作自家庭院也不錯。天天坐在電腦前只是勞心,偶而到公園裡勞動勞動算是勞力,勞心與勞力都要兼顧。年紀大了,兩者都不可少。

昨晚下了一場雨,今早天空仍然烏雲滿天,好像沒有轉晴的跡象,地面仍然相當潮濕,公園裡有些地段仍然積水。積水雖然造成諸多不便,但因土質較鬆,雜草反而容易容易清理。自然公園原來的特色是有任其自然繁衍的意義,但也不能雜亂章。所以那些被列入雜草需要定義。例如毛艮、木賊、酢醬草、牽牛花等等,有些更是入侵性植物,長得特別快,必須連根拔除。

除草的工作真沒有想像的簡單。長得最多最廣的就是毛艮,其跳躍式的傳播方式讓人真是捉摸不定。其發根的地方到處串聯,構成一個網絡。現在的互聯網是不是學著它的散播方式,實在值得深入探討,說不定可以找到一些關聯性。牽牛花則更是有點攀龍附鳳,開花時常在別人的枝頭鬥熱閙,有時也頗有美感,但它彎彎曲曲的莖,若要加以清除則必須有盤根究底的精神。為了清除這兩種雜草,一小塊的地面就花去我們兩個小時多的時間。

當園丁真的不是蓋的,蹲著做工比坐著打電腦辛苦多了。定人回來,右手發麻,原來在不知不覺之中,也用盡不少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