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威化溪賞鮭魚之旅

2010年10月17日 星期日

威化溪賞鮭魚之旅

週六清晨八點丗分,大夥在中僑停車場集合,立刻就上路。這是楓華會舉辦的一日遊。我們仍沿著99號公路南下,至白石鎮轉16號公路東行。這一線的風景到處是鄉村美色,尤其今早有霧,有一大片景色都埋在霧中,淨化出另一種純美的意境,在空曠的田野裡,令人產生一種虛幻的感覺。

今天的一日遊目的地有三處,分別為威化溪(Weaver Creek)的鮭魚場、Mission的修道院大教堂及臨近Abbotford的蘋果農場。三個旅遊點的安排都有引人的地方,所以一車總計56座位,都是滿座。明天星期天也另有一車次行走相同的路線。目前楓華會舉辦類似活動已駕輕就熟,整個活動都由義工協助,辦的有聲有色。會長Simon說:楓華會以聯誼為主,所以無論是否為楓華會會員,都歡迎參加。只是加入會員時,每次活動的收費會另有優待。其實每次旅遊,楓華會都是以交誼服務為目的,屬非營利性質,所以收費也不高。

紅鮭的回游現在是每四年一輪次,今年正好這個輪迴的第四年。而且依據卑詩省當局的統計,今年紅鮭回游的數量,是本世紀以來最大的一次。這也引起生態保育者的重視,而各方湧來賞鮭魚的遊客更是絡譯不絕。太平洋紅鮭魚(Sockeye)的回游只循三個路徑,分別為美國的可倫比亞河域、阿拉斯加及加拿大卑詩省的費沙河流域。其中費沙河可能是回游數量最高的。

太平洋紅鮭回游的三條路線,紅色的為費沙河流域,
黃色的為阿拉斯加,藍色的為哥倫比亞河流域
我們來到威化溪鮭魚繁殖場時,停車場幾乎已爆滿。今天天氣特好,所以趁此機會出外賞鮭的遊客特多。臨時起用的活動廁所也幾乎排滿了人。這個繁殖場是以人工的方式,協助鮭魚在此下卵,其設置之目的在於保育,不在觀光,所以並非終年開放。一年之中其開放時間也僅這幾週而已,所以為觀光客服務的設施就有點因陋就簡。

這個鮭魚繁殖場是採用人工控制鮭魚種類與數量。所以進入孵化場的鮭魚數量看起來比自然的溪流少得很多。而且這裡的紅鮭外觀也比較不紅,大概是經歷的艱苦路程較短。紅鮭在大海裡原為銀白色,但進入河道後就開始全身變紅。所以紅鮭回游最旺盛的時候,在亞當河裡可以看到整河都是紅色,各個力爭上游。在鮭魚回游的路徑中,牠們已不再攝取食物,一心一意只是拚命往上流游,利用原來體內累積的熱能維生。雄紅鮭在回游的過程中,體型變化最大。母鮭魚在產卵過程中,雄鮭除了負責噴灑精子外,最重要的是要保護鮭卵,防止其他魚類吞食。所以牠的牙齦會逐漸內縮,露出青面獠牙的樣子,為的是趕走敵人。其背部上鼓,頭部與尾部都變成綠色。

紅鮭回游時,全身變紅,頭尾呈現綠色,後面的白霧是牠的精子
為什麼紅鮭回游時會由銀色變為紅色。專家有許多說法,有人說牠歷經千辛萬,往溪上游行時,因為碰撞而產生。有人說是因為由大海鹽水環境進入淡水河流域時,身體受到不同的環境變化而產生的反應。至於是那種原因仍然莫衷一是。但是紅鮭的內質本來就鮮紅,聽說在海裡是以磷光蝦為主食所致。


紅鮭進入攔水柵時,一躍而起的鏡頭

很多人都為鮭魚返鄉,逆流而上的習性而感到稀奇。為什麼鮭魚會自動跑到原來生長的地方產卵?鮭魚的卵的體外受精,因此也沒有性交的樂趣。然而牠們卻千里迢迢,冒著生命的險,流過河流,超越激流,一心一意就是要返鄉。是什麼樣的基因,寫在每條鮭魚的體內,讓牠不假思索地完成這項任務?鮭魚生來是孤兒,完成下卵的使命後,就魂歸西天,屍體曝露河床上,沒有子嗣收屍。在鮭魚的回流路上,等於為自然寫下一首生命的史詩。牠的代價如何?無人能夠領悟,但鮭魚卻是年年回流。

台灣有一陣子提倡鮭魚返鄉計畫,布望在國外長大的黃皮膚的香蕉人能夠返鄉為鄉土做事。但人能像鮭魚嗎?人的腦裡有鮭魚返鄉的基因嗎?我是有點懷疑。

為鮭魚特別設計的人工魚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