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漫談日本料理

2011年4月14日 星期四

漫談日本料理

今天綠文化俱樂部由Anita主講日本料理。到場的聽眾非常踴躍,地下室整個空間都坐滿,幾乎連門都關不住。我們到時已經找不到位置,定人只好坐在講者的腳下,我只好站在門邊立正聆聽,渡過一個多小時。足見民以食為天,講到吃大家都會食指大動。雖然最近日本發生震災、嘯災及核災,三災共爐,弄得人心惶惶。聽說最近溫哥華的日本料理店生意瀟條,大家都怕吃到核污染的食物。不過今天的講座除了演講部份外,還定了日本料理便當,每份十加元。以今天這麼熱烈的情況來看,日本料理店的困境應該很快會過去。

我們進來時,聽到Anita介紹沙西米的吃法,也挺有趣。日本人最注重禮節,凡事都要相敬如賓,酙酒也有一套禮節,尤其不能為女人酙酒,反之則可,否則會鬧笑話。但台灣的老一輩的人常駡日本人有禮無體。無體就是不成體統的意思,例如吃麵呼嚕呼嚕作嚮、愛唱卡拉OK、洗澡男女共浴、女生穿和服不穿內褲,等等。真的假的難以求證,不過有如此一說。

Anita的演講精彩,Gako應有一份功勞
日本料理所需的道具真多!

日本飲食文化裡,有很精緻的部份,也有很粗曠的一面。我最不習慣日本料理端到面前時常常是盤面特大,要吃的東西只有一小撮,價錢又貴。有時肚子真餓就是吃不飽,回家還要以泡麵充饑。Anita今天特別把日本的杯盤瓢筷等食器都帶了來,還有許多說不清楚的醬料,玲瑯滿目,擺滿了一整桌。介紹起來,滿有百貨公司推鎖員的架勢。

日本的拉麵很有名,因為地域不同,有不同的口味。不過如果想吃仙台拉麵的話,則可能已絕嚮了。除了拉麵之外,還有飯、湯類、燒烤類、油炸類、悶蒸類,名詞特多,說了就忘。最令人無法忘懷的就只有所謂的懷石料理了。

不知手上這一盤是否也是日本料理的一部份?
講完了大家一齊搶著與她合照,這在綠俱樂部裡很少見

說起日本懷石料理,十幾年前我們夫妻倆就曾參加一個旅日觀光團。這個團特別以懷石料理為號召。所以一團十幾天,幾乎每到一個溫泉旅館就提供懷石料理。開始每人還挺入鄉隨俗,恭恭敬敬地跪著吃,菜一道一道上來,看它不同的樣式與表現,有點稀奇。只是到最後幾餐,每人均抱怨著說:「又吃懷石料理啊!能不能來別的?」

其實當時也不懂懷石料理有這麼珍貴,更不知道它貴在那裡。現在才知道它不僅貴在價錢,而且貴在日本吃的藝術表現。懷石料理的量很少,是因為它要你現用眼睛看,先從大大小小的杯盤特徵去打量,然後再仔細打量菜色,並看看廚師今天表現的手法,最後才開始舉筷將它夾進嘴巴、吞進肚子裡。為此廚師為做一道菜,必須看時令,看季節,而且看客人的心情,所以每次出菜均會不同。

這裡有兩支介紹懷石料理的影音,第一支就是Anita在演講中播放的,第二支是我無意間找到的,這是一家紐約有名的日本料理餐廳的懷石料理介紹。聽說訂餐時,他都會問客人會餐的目的,諸如生日、結婚、作壽等,其出菜就會隨桌而異。只是若是故宮人員來訂桌的話,不知會不會把故宮裡的青銅器搬出來搭配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