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惠斯勒2011(3)

2011年6月12日 星期日

惠斯勒2011(3)

本來寄望今日是好天,因為天氣預報也是這麼說。結果仍是漫天烏雲,真希望能夠放晴,好登山看山去。其實望山或看雲,都有不同的情境,山景加雲彩,似乎更能塑造出另一種動態的美景。


惠斯勒高爾夫球場

今天的腳踏車路線圖

惠斯勒高爾夫球場,風景如畫



早晨,還是決定再騎單車出遊,繼續未完的行程。昨天我們到奧塔湖的彩虹公園後就打道回府了。今天想改道奧塔湖東側,沿著附近的惠斯勒高爾夫球場往南繞道而行。這一段也正好與99號公路平行,雖可聽到公路的車聲,但行在森林間,有不同的安全感。另一旁是綠草如茵、景色優美的惠斯勒高爾夫球場,一大早已經有很多好手在那裡揮桿比劃了。這裡的高爾夫球場得天獨厚,處於群山之間。遠處白雲皚皚,山腳下卻流水淙淙,有幸能揮桿進洞,當有難以言語的快感。若能一桿進洞,畢生足矣。

這條自行車道鋪設良好,只允腳踏車通行,也容許行人步行。相信早晨與黃昏,有些熊家族也會出來散散步。因為路上常有牠們留存的遺跡。自行車道的位置剛好環繞於高爾夫球場的外圍,所以一面騎著單車,一面可以欣賞高爾夫球場上的風光,倒令人心曠神怡。高爾夫球場呈帶狀分佈,由一頭打到另一頭,要揮完十八洞,也須具有十八般武藝,加上十八層的功力。看著綠草間夾雜著沙坑,通過溪流、沼澤及樹林,要讓小白球順利上果嶺,好像也不簡單。

騎車途中,太陽偶而露臉,讓人在陰天裡心花一開,也為旅人帶來一絲希望。在這裡騎單車的人,夫婦檔居多,也有年輕朋友。這裡看到的都是爬山越野的車型,像我騎的這種窄輪秀氣型車大概只有在公路旁快速競跑的車手才看得到。有時候,心想暗想,為什麼不狠下買輛高檔越野車來此好好玩玩。


奧塔湖
接近奧塔湖區後開始轉成下坡路,如果沒有好的煞車可能會一直衝入湖中。奧塔湖面積僅次於綠湖,是有名的划船、釣魚的地方。它位於綠湖的上游,高山雪水在此累積後經由金色夢之河流向綠湖。其上游還有阿爾伐(Alpha)湖、尼塔(Nita)湖等小湖泊,但面積與迷失湖差不多。我們沿著湖邊南行,來到一座湖邊(Lakeside Park)公園內。有一座小碼頭,直直伸入湖面。對面有一座大山,稱為史普勞山(Mt. Sproatt),正好欺近湖邊。山上仍有殘雪,直接映在湖裡,形成不錯的倒影。這裡有一家橡皮艇的公司,可租皮筏遊整個河系,由奧塔湖直到綠湖,可以划三小時。包括嚮導每人99加元,好像是這裡的新興行業。不過,票價也不低。
奧塔湖水波不興
遠山含笑,春水正好
不同的角度看奧塔湖,有不同的景色

繼續前行來到湖尾(Wayside Park)公園,這裡已是奧塔湖的西南端,但仍有小碼頭,也有一家皮筏出租的公司,只是今天不開業。繼續前行,離開奧塔湖。

尼塔湖
此時腳踏車道高低落差很大,到了上坡路段真是辛苦;但每逄下坡則風馳電挈,快樂如神仙。

路上碰到幾位遊客,在這條路上走,好像有不少是歐洲來的觀光客,大家親切地打招呼。不久來到尼塔湖。


尼塔湖的湖面不大,但水量充足,惠斯勒溪注入於湖
尼塔湖的風景被這家旅館攬盡

這裡有一條溪,大概就是惠斯勒溪(Whistler Creek)吧,直接注入湖中。現在正在融雪季節,水量很大,聲音聽來,類似千軍萬馬。尼塔湖雖小,但位處於惠斯勒山及史普勞間的隘口,鐵路、公路都在這裡交會。這裡有一間大旅館,正好位於湖濱,攬盡湖山之勝。他日有錢,也可以在這裡買個小茅屋住住。持此想法的人也大有人在,而且都是實行家。這也是形成人口密集的惠斯勒溪鎮的原因。


阿爾伐(Alpha)湖
繼續南行,來到阿爾伐(Alpha)湖。這裡有一座公園,稱為阿爾伐湖濱公園。前端湖面不大,但有一兩棵柳樹,看來很清靜。有人在此垂釣,有人則呆坐在碼頭板上沈思。後端的湖面則無路可通,腳踏車道也沒連繫。四週建有許多高級房舍,大概也是取湖山之勝。有人喜歡看山,有人喜歡近水,臨水而居,更是求之不得。

林間看阿爾伐湖,另有一番景緻
山明水秀是故鄉

山不在高,有樹則鳴,湖不在深,有水則靈。有水就有樹,有樹就有鳥叫、蟲鳴。只要有高山環繞,就是福地。華人死後喜歡葬在山崗上,就是這個來由吧。

過了阿爾伐,自行車道轉向山區,愈走越高。我們只好回頭,沿著99號公路返航。由於此時已沒有自行車道,只能沿著快速道路旁而行。路中間的車子都是高速行駛,走起來有點膽戰心驚。

再上惠斯勒山
回到旅館稍作休息,觀察天色有點要放晴的意思,我們隨即決定於正午一時正上山。由於惠斯勒站的纜車已經修復,由此站上山可以節省一點時間。不過今天是週日,遊客甚多,幾乎扶老攜老。來此越野的年輕人也增多,他們必須連車上纜車,由於一節車箱僅能擺上兩輛越野車,所以他們的票價也特別貴。他們的等待線與一般觀光客分開,輪流進車箱。每個車箱幾乎坐滿,我們乘坐的這一節擠進七個人,有一個剛會說話的女娃兒,帶著墨鏡,不時問東問西,可能像我們的小孫女。

由惠斯勒山看黑梳山,相看兩不厭
還是有很多少喜歡與石頭人合照

今天上山比較特別,定人還帶了筆墨、字帖,準備上山寫書法。古人上山練劍,可以將劍法練得爐火純青,可能因為山上環境單純容易専心,又有豐富的芬多精,練來會更精神。寫書法的原理大意是否也是如此呢? 這時倒是想起杜甫《望岳》那首詩來了:

      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
      造化鐘神秀,陰陽割昏曉。
      盪胸生層雲,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我們抵達圓屋遊客中心,會當是凌絕頂,因為再上去冰雪未銷,不再開放。於是先觀察地勢,也趁雲霧未來拍了一些相片。由於在圓屋的旅客特多,雲也多,乃決定到對山的交會客棧試試。跳進一個P2P的纜車箱,才發覺裡面坐的是一批操法語的年輕人,說話的聲音特別大,旁若無人。尤其幾個女生都是大喉嚨,說話好像經過一道揚聲器放大過似的,還有兩人把腳蹺在座椅上。碰到這種遊客只好沒折。印象中,法語說起來輕聲細語的,怎麼會變成這麼粗魯大聲,難道遇上了魁北克來的大聲婆?

由惠斯勒山看惠斯勒,綠湖仍然在
只要青山在,不怕風雨來

到了黑梳山後,那邊的情況較佳,視野特別乾淨。於是我們在交會客棧的旅客中心選定一個靠窗的角落坐下,定人就將帶來的文房四寶端了出來,開始練習書法來了。此時山間雖然仍有霧,但視野仍佳,可以與惠斯勒山對山而望。我偶而跑到外面照照山景,但不久霧也上來了,最後整個山全不見,連遊客中心的位置也幾乎消失了。

由黑梳山看惠斯勒山,山在虛無飃渺間
由黑流山同樣可以看惠斯勒市區

定人繼續臨帖,似乎完全不意雲霧的起伏、山間的變化, 也無視於其他來來去去的遊客。哇!在黑梳山上,定人終於把文徵明的《蓮社十八賢圖》寫妥。落款是《西元二千另一十一年夏初、曹定人臨於加國惠斯勒山上》云云。

在眾山之上練習書法,或許也沾得幾分靈氣。
不久,山中的露氣也湧上來了。
轉瞬間,對山不見,山下也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