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惠斯勒2011(4)

2011年6月13日 星期一

惠斯勒2011(4)

晨起,天色不佳,還下著雨絲。原本今天離開惠斯勒前想再上山一趟,順便揮別兩座山。只是這樣的浪漫念頭立即被打消了。我們改弦易轍,到惠斯勒附近的奇克莫斯(Cheakamus)湖走一趟。


奇克莫斯湖就在惠斯勒山的山腳下,由停車場走路要一個半小時


去年六月中旬(18日)來過惠斯勒,也來過這裡,記得那時定人忍著坐骨神經痛,來回走完近四個小時的行程。只是當時已近黃昏,不能久留,無法盡興欣賞風景。不過那時天氣良好,太陽西照,由湖上看到整個白頭的山系,托在藍天綠水之下,格外顯眼,令人不忍卒去。可能這也是吸引我們再度光臨的最大動力。


走入原始林,可以看到高大的紅檜
岩石上也會長出松樹
雪未融化,有時要走在雪徑上



今天再度由99號公路駛入通往奇克莫斯湖的產業道路。這是一條沿著奇克莫斯溪修築的路,只是碎石路,由於只通往登山的停車場,沒有大卡車出入,路面雖然仍是坑坑洞洞,路況仍然良好。其實進口處可以走到溪的另一邊,稱為伐木者路(Logger's road)。那一條也是碎石路,比較靠近奇克莫斯溪。開車可以沿著這條路朔溪而上,許多年輕人常到這個急流裡泛舟,享受衝浪之樂。但這條碎石路就沒有那麼幸運,由於運木材卡車經常碾壓,其坑洞不平,相當劇烈。記得去年來此試圖上山,但在上坡的一段路上,我們的車低底不夠高,根本上不去,只好中途折回。


入山口
往停車場的路況尚稱良好,雖然偶而仍然需要躲閃地上的坑洞,但已沒有大坑洞卡輪的危險。記得去年在此條路上看到熊,今天來得晚,已經沒有機會。天仍陰雨紛紛,車子只能緩緩前行。所以花了約廿分鐘才抵達停車場,應覺上比上次開的時間長。


這是停車場附近的山口,下面為奇克莫斯溪
走在山坡的小路上,兩旁長滿野花野草


停車場只有兩輛車,看樣子來的人不少。不過在登山口處就碰到一對年輕男女背著帳蓬背包走出來,他們說昨晚在山裡露營,今早出來。由於車子僅能停在停車場,要到深山內露營必須自行以背包帶入,所以不能帶太重的東西,也不可能露營太久。這條山路可以走越野車,所以路上碰到幾位騎越野腳踏車的人。在這樣的山徑裡,有了越野車真是省時省事多了。


有時林裡面也有高大的石頭與枯樹


春暖水聲聞
在停車場處可以看到奇克莫斯溪由深陷的山谷裡淙淙流過,我們這一程要走到湖水的出口處,路程約3公里。若要更深入到奇克莫山腳下,須走7公里,至少要再走三小時。今天我們的時間比較充裕,但走走停停,並不打算走完全程。由谷歌地圖可以看到,其實我們走的路徑就是在惠斯勒山與Picolo高地的南側,與卡利(Corrie)山系所形成的縱谷內,奇克莫斯湖就是縱谷內的小池塘。


春水豐沛,水聲淙淙,到處都是小瀑布,最後都流入奇克莫河。
這個小小世界也蘊藏許多微小的生命。
這種朽木要經過很久才能敗解,過程中也有自然美。


天氣已經回暖,高山融雪的程度可以由山上流下來的溪水量感覺得出來,整座森林到處都聽見流水的聲音,構成大自然的樂章。有些地方形成短小的瀑布,造成波段急湍,串聯而成一道白練,然後往溪谷宣洩。深入林中,有一路段仍然積雪處處。雖然氣溫已回暖,但有些路段仍然蓋覆雪堆,為什麼有些路段積雪特多,也感大惑不解。


看到的動物
這一條小徑上有許多自然的生態分佈,包括動物與植物。山裡本是熊熊的家,但這條山徑上並沒有看到,只是偶而在進口處發現幾堆熊糞。在這條山徑裡,熊應該是常客,只要是對了牠們的覓食時間。在湖邊的幾個零星的營地裡都設有食物吊藏處(Food Cache),露營者必須將食物放在吊筒裡,然後用滑輪升到數丈高的鐵架上吊著。如此,夜裡熊才不會出來翻箱倒櫃,尋覓食物。


這兩隻香蕉蛞蝓(Slugs)或許是當年伏創造陰陽太極圖的靈感 。
秋沙媽媽背負著匹隻小秋沙小鳥一同逆水上游


越往上游走,奇可莫斯溪離我們越近,水聲也越大。這條溪水清澈,較淺的部份透明見底,較深的則呈墨綠,只是難見游魚。


這裡也看到白頭海鵰,停在高高的樹枝上,一動也不動。在溪上還看到一隻紅尾鷹試著獵取一群小秋沙。小秋沙共有四隻,由一頭母秋沙背在背上。看到海鷹在空中盤旋,母秋沙一直護著小秋沙躲在岸邊的樹叢下。我拍到了幾張母秋沙護著小秋沙的鏡頭,只是拍了不久,發現我們,又把小秋沙背到對岸去了。


奇克莫斯湖
寄克莫斯湖位於群山之間,遠處仍然冰山處處。雖是源自奇克莫斯山,但這個山由下游望去仍然不容易見到。反而看到的是可利山(Currie)、戴維遜山(Mt. Davidson)、維其蘭山(Vigilance Peak)以及加利波地山脈(Garibodi )等,後者為卑詩省立公園,只是不知如何進入。


奇克莫斯湖躲在山凹裡,不受外界干援
山上的積雪仍然化不開


我們沿著湖邊走,其實也要走上半個多小時,風景大略相同。只是今天有雲,有些山頭已被雲霧遮去,加上各山頭仍然累積白雪,因而分不清是天空或山景。


躺佯於山水之間,可以沈思終日
遠山在雲霧之中,暫時失去顏色
是雲是山,很難分辨,這也是國畫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