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到愛麗絲湖露營

2011年8月24日 星期三

到愛麗絲湖露營



去年曾到亞當河露過營,不過那已是初秋時分,當地的露營區都已關閉了,還記得為了看鮭魚洄游,在那裡過了孤零零的一夜。今年天氣冷,一直找不到好的露營時段。加上八月中旬又揚帆出海,整個心力都集中在這項活動,也就把露營的心暫時擱下。

Leo的兩個小男孩,七歲與四歲,一直盼著想露營。他們一聽到要露營,高興得睡不著覺。那裡知道,睡在帳蓬裡與睡在家裡的溫床完全不一樣。小的只跟著哥哥起哄,哥倆好,真是一對寶。

我們選定22日到離溫哥華最近愛麗絲湖(Alice Lake)。但氣象預報說那天會下雨,只好展延一天。愛麗絲湖(Alice Lake)位於史瓜米許(Squamish),離北溫約一小時車程。我們午後出發,沿著海天公路而行,看到整個豪灣(Howe Sound),山海交錯,風景真是優美。此時雲霧開始退去,藍天乍現,山尖仍可以看到幾絲浮雲纏綿。

愛麗絲湖有寧靜的美
丟個小石頭,就像許了個願望

早晨的寧靜,沒有干擾

湖面不大,划起船來輕鬆愉快

愛麗絲湖是熱門的露營點,價格也高,普通營地每晚30元。定人本來想先打電話預約,但聽到電話預約要外加11元,上網預約也要外加5元,心生躊踷。決定先碰碰運氣,直接前往。營門收費員說還剩三個Walk-in的空位,只要21加元,真是喜出望外。我們原以為一般沒有預約前來稱為Walk-in,等於不速之客,但車子仍可開到紮營旁。這裡的Walk-in則有另一層意思,就是必須把車子停在附近的停車場,走入營地。也就是走點路,做點工,就可以減少9元,好像還不錯。也幸好距離不遠,我們要搬的東西不少,但有Leo年輕力壯,沒有問題。兩個小伙子興奮之餘,也能幫上一點忙。

我們的紮營地點位於一大片森林之中,筆直的杉林,高聳入雲,天日就變成小小一塊,一入林地,立刻感到涼意沁人。這是很好的營地,有水有廁,而且離愛麗絲湖很近,幾步路就可抵達。我們搭好帳蓬,就沿著湖邊小徑而行。湖邊有三個沙灘,一大兩小,而由於天氣變好,玩水的小朋友特別多,歡笑聲不斷。湖水很靜,也有人划船劃過湖面,映在湖面的白雲藍天因而也扭曲變形。

夕陽下的愛麗絲湖顯得溫馨寧靜,湖面閃著波動的輝光,伴舞著久已不見的春影。四週都是高聳的樹林,許多生命縕藏在這塊密林之中,遠處且有高山探頭窺伺,愛麗絲湖宛如一個山中樂園。斜斜的陽光,涼涼的秋意,寫在每個歡樂的臉上。我們靜靜地凝視著,兩個小兄弟忘情地玩沙,不自覺地分享了這裡所散發的氛圍。

回到營地,小朋友的歡笑聲不斷,穿梭於交錯的樹根之間,厚厚的蕨床之上。我們升起營火,烤著棉花糖及小香腸,尚未熱透,就已迫不及待一口吃光。對他們而言,世界上再也沒有比它好吃的食物。

夜晚來臨時,才是真正考驗的時候。今天下午陽光普照,是典型的夏季氣候,但到夜晚卻特別冷,後悔沒多帶衣物。將近半夜,就聽到隔鄰一位小孩歇斯底里的哭聲,好像對暗夜懷著一種莫名的懼怕,父母輕聲細語的規勸,似乎沒有一絲效果。孩子的哭聲既長且久,連附近的夜鷹也一齊附和著發出另一種嘯聲,似乎找到了夜裡的同伴。我與定人無法睡著,只好出帳走走。此時夜黑風高,伸手不見五指。但見樹梢露空的天空裡,閃著璀璨的星光。我們摸黑走出營地,滿天星斗乍現,大小羅列在有限的天空上。想不到童年迷失的鑽石,竟然一顆顆地在此找了回來。

回到營地時,已不聞那小孩的哭聲。心想,Leo那四歲的小兒,差不多年紀,還好沒有這樣的情況,否則不知如何是好。我們入睡不久,慌忽聽到隔帳有飲泣聲,慢慢地,才聽出來是四歲小兒讓著:『我要回家!』初時還忍著,最後竟然號淘大哭起來。於是整個營地都聽到『我要回家』信息。還好他不是用英語哭喊,不然可能成為營地的轟然笑話,有人在半夜裡大嚷要回家。

可憐的爸爸,只好將他穿好衣服,抱出帳外,直奔車上,因汽車隔音較好,以免哭聲把全營的人都弄醒,而且可能車子的環境會給小朋友帶來多一點安全感。就在車上安撫著他,抱著睡了一個晚上,飽受夜寒之苦。Leo說,隔日一早醒來,這小娃兒第一句話就是:『咦?我的鞋鞋呢?我今天要去划船!』他早已忘掉昨晚嚷著要回家的這一檔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