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春天雪雁北歸

2012年4月7日 星期六

春天雪雁北歸

最近有幾次因空中傳來咶噪雁聲而引頸仰望,看到排列成人字形的雪雁群歡呼飛過,心裡總是有無限的悸動。每年這樣辛苦的南北大遷徙,可以不理我們讚嘆的眼,也要小心躲過獵人的槍眼。小時候躺在家的院子裡,仰望者天空,也常可看到群鳥橫空掃過的景像。不過主角以白鷺鷀為多,而且常是傍晚倦鳥歸林的印象。

雪雁是成群生活,牠們總是集體行動,因為落單的就是死亡。所以不得不拚著老命趕上同行。秋冬季飛到南部較温暖的地如加州過冬後,春季又飛回西伯利亞,以繁衍後代。牠們的基因裡已經記載著這樣的命運。

雪雁在這每年例行的南北飛行途中,必會通過卑詩省,温哥華、列治文這一帶的海岸是這數千哩長征的中繼站,牠們在這裡補充體力食物,休息過後繼續向北。最常落腳地為列治文。這裡是地勢平坦、沼澤多,因此每年都在這裡作客一段時間後才繼續南飛的行程。春季再由南方飛回來,仍然路宿列治文一段時間,才迢迢然往西伯利亞及北極地區再渡飛回。牠們一年內這樣來來去去真是不厭其煩。今年春天來得較遲,所以牠們也在列治文地區又待了更長的時間。這裡雖然草長地濶,很得其所,但好像沒見過雪雁變成留鳥的例子。

今天中午到Tera Nova的公園走一趟,數千隻雪雁仍然留在那裡不停的吃草,也不怎麼怕人。走過地方不是一大片鳥棲息的腳印,就是留下一大堆的糞便。居住在附近的人常引以為苦。不過牠們現在很警覺,常常忽然鼓噪飛起,變成滿天飛鳥的壯觀景象,然後又選另一個地方聚集。今天陽光終於温暖起來了,我們揀了一塊平坦乾燥的草地坐下,靜靜地觀看。這種動物真是吵,幾乎没有一刻安寧,好像互相報知所有的一行一動,我們來了! 他們在那裡! 這裡的 草比較好! 那裡有點擠!......然後,突然有訊號要飛起,牠們就一呼千應,轟然而起,一下子整片地都空了,而空中則是萬羽竄動,好不驚人。幾千雪雁離去後,大地有暫時的安靜。後來大概又決定那是場虛驚,又有領頭鳥帶著一群群嘰嘰咶咶地回來了。

我們在那兒呆了一個多小時,看這大群雪雁起降三次,精釆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