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如臨大敵辦美簽

2012年8月18日 星期六

如臨大敵辦美簽

  • 領到證照

今天終於在機場的DHL快遞處拿到了美國簽証十年的護照。

為了這一簽證,實際上經歷了好大的工夫,值得一說。原先定人曾考慮到美國已有意將台灣列入免簽國,若一切順利,根本不必花錢辦簽證,所以開始時有一點期待。然而等了又等,總是聽到立法院為美牛事件對簿公堂,好像每個立法諸公都是非常重視台灣人民的身體健康,又好像台灣人民的每人生命比任何其他外國人的生命更可貴,所以一直圍著10PPM繞圈子。但骨子裡頭相互間在鬧的是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當政治強姦了專業,什麼事都可能發生,什麼都免談了。

不管如何,即使美牛案在大家作完秀後,有條件的通過了,但我們想搶搭美國免簽班車顯已落空,只好認真開始辦理美國簽證。因為定人的姪子九月初在美國結婚,太晚辦就趕不上他的婚禮了。
  • 上網申請
在溫哥華辦美簽,這是頭一次。其實無論在那裡辦理,其程序都一樣,必須上網。有點可恨的是谷歌引擎當時的搜尋結果裡最前面常擺一些類似的廣告,這些廣告很容易魚目混珠,讓你以為真的到了實際所需要的網頁。結果這些廣告都是提供申請表格而已,且開頭要你先繳交49.9美元,才能進入處理。那時有點不明就裡,以為美國是不是因不景氣被逼急了死要錢。等回過神來,已經浪費不少時間 (註:谷歌現在似乎把廣告擺到搜尋結果的後面了,功德一件)。

網上辦理簽證有兩件重要事項必須預備:一為手續費每人160美元;另為最近拍的方型照片檔。要錢比較簡單,只要提供信用卡就可以了,要照片檔就比較麻煩。我問辦過的朋友,他們是到公有市場的相館去拍照,然後由相館直接上傳,但每張要10加元。我們到卡市多問,她們沒有電腦檔,回去後還要自己掃描。我想那還了得,自己掃出來不知道會成什麼後果。心一橫,乾脆自己拍。

根據照片的規範:不能有笑容,戴的眼鏡不能有反射光,不能模糊或強光。檔案大小不能大於24K大小等等。此外還有一些細節規定就是臉面的長度需為照片高度之半,而眼睛以下的高度應在整張照片的一半範圍。我想這些都可以克服,尤其現在的數位相機功能加強,技術上應該沒有問題。

於是我把家裡的燈光稍作調整。先以定人作試驗,照了幾張個人照,然後到Google的免費 Picasa 3裡作調整,先將其大小切成800X800畫素,稍微調整對比,然後試著上載。首先幾次都不行,弄得有點失去信心,心想還是到公有市場讓人賺這筆錢吧。不過,我仍不死心,再重拍一次,調整後上載。哇咧,竟然成了!就這樣,連我的照片也順利上傳上去了,不花一文錢。

等網路程序走完後,最後是要選定面談的時間。我們以為一個半月前辦理應綽綽有餘,結果才發現,最近的面談時間已經排到9月13日。頓時定人與我都傻了,她的姪子婚禮是9月2日,如,那是辦這個美簽有何用處?但錢都交了,如何處理?定人仔細研究一下規定,發現其中有一條是特別狀況時,可以申覆改期。於是寫了一封文情並茂的信,請大使館能通融更改面談時間。結果第二天回了信,時間改為8月2日中午11:30。算是解決了這個問題。
  • 面談
八月十二日上午面談,大使館在市區的片打街。我們為了省一段票,把車子開到海洋站附近停車,再由海洋站坐天車進城。

到了大使館,接近中午的時分,沒見到人排隊。心想應該不會花太多的時間就可完事,說不定還可利用同一張票在一小時半內返回。此時門口戒備森嚴。第一關先檢查皮包,手拿著水瓶必須自行先喝一口,其餘食物、手機、相機等不准携入。繳交了證件,畫了押。上二樓,又見到第二道關口。此時機場出關的檢查設備都出籠了。脫鞋、寬衣解帶、皮帶、皮包、鑰匙、眼鏡、銅板等通通拿出來放在盤子上,再送入掃描機。水瓶還要自己再喝一口才能通過。完成後,人才能走過掃描門。此時掃描機不能發出任何警告聲,否則吃不完兜著走。

等待室門口,有人把我們的護照等資料收了,給我們一個號碼。程序就依這個號碼進行。進入室內後,才知道裡面已經擠滿了很多面談的人。大家無神地在椅子上坐著,看著壁上電視重覆顯示的入關按指紋的情形,一切像是進入一個戒備森嚴的世界,氣氛詭譎。好像厄運要到來。

壁上的電子板變換告示現在處理的號碼,同一號碼會分段被呼叫兩次。第一次叫到時以為處理很快,其實只是驗一下證件的正確性,然後把證件還給你。第二次叫號就等得很久,約莫一小時。等到叫到時必須乘坐電梯到20樓。出入電梯也警備森嚴,電梯裡總是有一個壯碩的大漢跟隨。抵達20樓時,有一位女警接應。她也是要驗明正身,然後再按下門上的密碼,才能開門讓你進入。

這樣一關過一關,好像進入敵人的陣地一樣,感覺上每人都受監視著,而且只能一個方向進入,另一個門走出。進了20樓,這才發現還有近廿人都在不到十坪大的走廊裡等待,雖然看起來有五個作業窗口,其實這個時段只有一個窗口在工作。這時才知道下面的長時等待不是沒有理由的。等待的人多,空間不大,空氣有點悶。展示牌上的號碼動得很慢,後來有一位女職員前來幫忙,但她只是協助按指模,還是要到面談官這一關。

輪到我們時,按指模的動作仍然重覆一次,大概是他們的標準認證程序吧,不過這種指模機靈敏度不太高,定人就被要求多按了幾次才成功。面試的人雖然多,面試官的態度還是挺和善的,這是美國人的真精神吧。大概我們的情況較為簡單,只是舊簽證到期的延續而已。所以雖然問了許多問題,但很快就放行了。

出來時,在樓梯口一位警衛用對講機報告說:"有兩人下樓了!"。定人開玩笑地對警衛說:"你是要確定沒有人會藏匿在樓上吧?" 警衛只好笑笑。

為了一個面試,總共花了兩個半小時。而實際面試所花的時間連按手模不到十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