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探訪酒莊

2012年8月30日 星期四

探訪酒莊

  • 借問酒家何處尋

昨天來到納帕後,就收集了許多酒莊的資料,以便今天一早就去採訪這裡的酒莊。比起歐洲的釀酒業,納帕只是後起之秀,1976年納帕出產的酒在巴黎的品嚐大會上獲獎之後,才聲名大噪,美國葡萄酒才有機會與傳統法國酒成為平起平坐之勢。這裡盛產葡萄,因此酒莊也特多,整個山谷現在至少有二百家酒莊,每年吸引上萬遊客及酒客,大部的人都是想到酒莊裡品酒。我們是不善喝酒的人,酒的好壞也沒法分辯,不存這種雅興,所以訪問這裡的酒家,只是因為這裡產酒、賣酒。只是酒莊這麼多,各說有其特色,如何選擇呢?

這個山谷的天候相當適合葡萄生長,因為舊金山灣常有霧氣籠罩,並朝山谷而來。所以整個山谷溫濕度適中,但晝夜的溫差大,生長的葡萄甜度特高。我們沿著29號公路北上,大約開了不到半個小時,高速公路段終止,轉為一般公路。此時公路的兩旁,就可以看到一望無垠,整片的葡萄園。當初的葡萄園是由納帕略為北方的山谷開始。最早都在楊特維爾鎮(Yountville及橡樹維爾鎮(Oakville)開始。許多老酒莊至今仍然聚集在這個區段。後來一路往山谷上發展,包括兩個最有名的區域聖海倫那區及卡里斯多加區,幾乎用盡了山谷內每一寸的土地,最後連兩邊的山頂可用的土地都拿來種植葡萄,整個山頭就像梳理了平頭,成為另一番氣象。鼻子靈敏的話,還可以聞到傳來陣陣的酒香。


整個山谷都是葡萄園

葡萄樹都經過整枝,使葡萄都長在下方,方便收穫

山下每一寸土地都拿來種植葡萄

葡匍樹依品種、樹齡而不同。

  • 銀都小徑(Silverado Trail)
我們出發的比較早,所以車輛不多。29號公路僅為一般公路,沿著河谷北上,貫穿整個葡萄園區,但路樹高大茂盛,與遠山相配,景觀美麗。東側也有一條小徑,略與29號公路平行,稱為銀都小徑(Silverado Trail)。這條小徑有歷史淵源,這是1852年納帕發生洪水淹沒整個河谷時,另闢的蹊徑。後來成為銀礦區經由聖海倫山至舊金山灣的捷徑,當時僅能通行馬車。聽說由於路線隱密,還曾有盜匪出沒。這條小徑現已成為現代化的兩線公路,與29號公路相輔相成,並串起東區40餘家酒莊。


開車在這個山谷裡,還是令人心廣神怡。

路邊的樹有些相當高大。

  • 納帕的酒莊行

這裡的酒莊通常要到早上十點多才開。我們來得太早,所以找到的幾家都只能到莊內走走,無法窺得全貌。不過,其實也不用太擔心,這裡的酒莊外部雖有不同,內部裝設幾乎都是一般樣,地窖、酒桶、酒瓶、發酵槽等等,說不定還是來自同一牌子,只是瓶子貼上不同標籤。而且,若要每家往訪,也不太實際、經濟,還不如拿同樣的錢買瓶酒喝喝。這裡酒莊品酒或進入酒窖參觀都要付門票費,所費不貲。當然這個過程中還有品酒的活動,比較仔細的嚮導會介紹品酒的方法,不過一般的嚮導這一點都省了,只是一瓶酒一瓶酒拿出來,倒一些讓你試喝,一面介紹一些你聽不太懂的專門術語。當然,要你試喝,也不能毫無限制,其品樣數量均有規範。不過若連續在幾家酒莊品酒時就必需注意了,免得有警察敲你的車門開罰單。

我們先看了幾家,只是時辰尚早,只能門內門外觀望一番就走了。就算是酒莊的Window Shopping好了。我們到了史特林(Sterling)、克羅斯飛馬(Clos Pegase)兩家酒莊,都還沒到開門的時間。但這兩家都有特色。史特林酒莊規模甚大,酒莊在一小山坡上,四週有小湖,需搭纜車才可上山,但纜車費每人十五元。還不算品酒的費用。

納帕算是一個觀光區,雖然人口不多,但物價並不便宜。我們在卡里斯多加區的街上找到一家超市,貨架內的水果都比一路上看到的貴上20-30%,令人買不下手;即使汽油的價格每加侖也接近五元。看起來這裡住的都是有錢的人,賣酒的利潤高,所以生活的水平也變高了。


這一家超市門面不小,但水果售價高,即使葡萄也不便宜

在鑽石山上有人家,也有池塘,但都是私人土地

鑽石山頭也有小酒莊


  • 鑽石山(Diamond Mountain)

我們先在這個區內到處逛逛。定人心血來潮,想找一個制高點俯瞰整片山谷。只是山了半天,都很難找到。聖海倫那山可能是一個較佳的地點,但也不知位於何處。這裡的山都不高,比較高的地方都被酒莊相中了,成為私人的莊園,無法隨心所欲地前往。我們後來由29號公路的一個叉路走出,找到一條稱為鑽石山路(Diamond Mountain Road),依判斷應有可能往較的山上去。

我們一路往上爬,車在一片森林中穿梭,山路愈來愈崎嘔,愈窄。只知一直往高處,但卻無法找到適當的瞭望口。最後來到一座莊園,原來是另一家私人酒莊。這裡整片山幾乎都被開發,成為種植葡萄的田園。一眼望去,像是被梳理很整齊的綴布,完全人工化的大自然綴布。我們很難想像這種情況下不斷開發,雨水沖刷會造成多少土壞流失,未來會有多少次的洪水會再降臨此區。當人們只想到把大自然變成酒桶裡的成份後,自然存在的意義可能就沒有那麼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