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納帕小鎮風光

2012年8月29日 星期三

納帕小鎮風光

由康寧至納帕約三小時的行程
今晚要趕到加州納帕。實際上我們在擬訂行程前已經在那裡訂好三天的住宿。但由奧勒岡洲到加州,車程將近十小時。我們抵達康寧鎮時,已經八點,眼見要趕到納帕時間會很晚,而且夜間趕路,已經不太適合我們年紀。只好在康寧鎮找到另一家Days Inn住宿。今晚比昨夜貴十元,隔日的早餐也僅是一般的大陸式早餐。簡單的麵包及咖啡等。

  • 南行道中

在Days Inn吃完早餐,附近加滿了油,立即上路。由五號州際公路南下,再轉505號公路往西接上84號,再轉入12號公路才能抵達。這一帶都是加州農業區,田野風光一望無盡。自從發現加州可以種稻後,公路兩旁出現不少旱作稻田。稱米並不是美國人的主食,偶而加起司當點心吃,但由於東方人口逐漸增多,稻米生產變成這裡的主要產業,並且影響國際市場的稻米價格。當年台灣只是外銷幾萬噸的稻米,就被美國告傾銷,理由是價格補貼。實際上所謂農業補貼各國都在進行,日本更厲害,而美國也不遑多讓。只是五十步"告"百步而已。

沿途可以看到許多果樹才剛新種

這些說不出是什麼果樹,應該是堅果類吧。
 加州氣候好,果樹園特多,都是大面積種植。定人試著拍了幾張相片,但效果都不太好,倒是幾張丘嶺,可以看出加州還是相當乾燥的地方,沒有水就幾乎沒有農業。未來加州最大的敵人還是水資源的缺乏。每次到加州來,第一印象到處都是枯乾的草地,沒有一點綠意。

505號公路兩旁都是丘嶺地

有些可以種植牧草,但顯然都已收割完成

白天開車就舒服多了。昨晚的旅館雖差強人意,總是救急。不過最近幾家旅館,網路顯然有很大的改善。不但上網容易,頻寬也大。所以我所拍的照片都能順利地上傳到Google+。昨晚遠在台灣的Peter打電話來,聊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他還以為我們是在溫哥華哩。實際上溫哥華的網路與比美國比較,還是有一點落後。

  • 維諾貝羅(Vino Bello Resort) 渡假村

上午十一點多抵達納帕的維諾貝羅渡假村(Vino Bello Resort)。這是我們的分時俱樂部的一個據點。昨晚沒有到,我們已損失了一個晚上的點數,不過一切仍然良好。碰到這樣的狀況,總是有不能盡人意的地方。加州的陽光強烈,溫度將近38度,讓我一下子難以適應。總感覺唇乾舌燥,大太陽當頭,熱得沒處躲。

這個渡假村遠在納帕鎮之南,應該更靠近舊金山灣。其建築有點南方風格,每一房間夠大。其設計是兩個單位共用一大門,以供大家族使用,所以有兩道門禁。這裡的工人都是墨西哥裔,定人略懂一點西班牙語,可以打打招呼。美國有很多地區已經離不開墨西哥的勞力,農業工作需要墨西哥人,收成更需要。而這裡的清潔工則更非墨裔不行。美國白人習慣了黑人之後,也要開始習慣墨西哥人,所以若要雙語的話,西班牙語不能少。


維諾貝羅渡假村(Vino Bello Resort)

每一房間夠大,有雙床,有廚房

窗外有游泳池,但我們恐怕此次用不上。

我們的房間有兩張大床,一個小廚房,但只有微波爐、冰箱,沒有爐台及烤箱,定人認為不好用,不能自行燒什麼菜,不方便。倒是在我們的窗台外,就可看到游泳池。只是這種泳池純為戱水之用,無法游泳,就不太有吸引力了。

由於我們昨日沒到,無法參加他們大力推銷的會員說明會。下午與渡假村的人接洽,負責人說,若我們星期五能晚一點離開,可以加入一個時段,報酬是,他會招待我們一百元的消費抵用券,讓我們在這裡的餐廳用餐,再加上四天到夏威夷的假期住宿。聽起來是很好的Deal,不過可以想像得到,他們要從我們這裡拿到什麼樣的"投資"了。

  • 納帕小鎮風光

第一次來到納帕小鎮,不知東西南北。這個小鎮似乎才經過一番更新,街道乾淨整齊,種植的紫金滕正在盛開,滿街都是紅紫的花,相當美麗。我們到這個小鎮原設定有兩個目的,一是尋找鎮上的遊客中心(Welcome Center),要一些酒莊的旅遊資料;一是找到鎮上的超市,想補充一些食物。因此下交流道後就注意這兩個目標,但在市區裡逛了幾圈,都沒有找到任何線索,沒有市區地圖,等於大海撈針。市區的街道單向多,轉得暈頭,只好找個僻靜的地方停車,再步行逛街。後來問了一位警察,才知道遊客中心所在。遊客中心也沒能給我們需要的資訊,只好拿了市區地圖走了。還好有了地圖讓我們進步認識這個城市,也找到了Safeway。

遊客中心陳列的酒桶裝飾

市區街道上,各種紫紅的紫荊花正在盛開

納帕鎮的主街道車輛不多

這個小鎮人口僅七萬餘人,由於納帕河流過,所以成為市集。納帕河谷是種植葡萄的好地方,出產好酒,也造就了這個城市的繁榮。只是這條河流域平緩,自1865年以來,共有廿三次水災淹水的紀錄,市民受盡苦難。後來才決定加以整治,目前整個城鎮已經煥然一新。


街道上有跳舞的舞步做成公共藝術,讓人看了也想依樣跳一下

經過整治後那帕河由城中流過,安靜無波

城區的大樓設計也有其特色

最早的納帕並不以釀酒出名。遠在1850淘金的年代,納帕是一個人群滙集的城市,鄰近河邊的大街平均每天可以停放100匹座馬,許多淘金客都到這裡來尋求機會。後來這裡的山區又發現銀礦,更多礦工更群集於此。聽說當時蒸汽船可以經由舊金山灣抵達此地,所以這裡的木材成為出口大宗。納帕成為釀酒盛地則是始於19世紀初,一批對釀酒有興趣的人發現這個山谷的氣候溫和,雨量不多,日夜溫差大,適於種植葡萄。於是在納帕北方發展幾個種植地區,諸如卡里斯多加(Calistoga)、聖海倫那(St. Helena)及楊威爾(Yountville)等,酒莊因而處處林立。


  • 美好的晚餐

義大利式喜耶那(Sieana)餐廳
有了渡假村送我們的抵用券,定人說要補償一下,不用白不用。所以我們決定今晚到我們住的渡假村裡的唯一餐廳用餐。

我們叫一客烤羊排、一份披薩、一份義大利起士捲,還有兩杯葡萄酒,算是慰勞這一半段行程的苦辛。這家餐廳的名稱喜耶那(Sieana),以義大利北部的古城為名。實際上喜耶
對我們也有一點感情。因為當年我們到義大利時,有特別到這個地點遊玩,當時正是他們準備Palio嘉年盛會,整個城的人幾乎都出動,其他城的人也來聚集,只是我們沒等他們盛會開始前就走了,後來想起來這一件事一直以為憾(只是後來跑到羅馬時,被扒,其經驗更是此生難忘)。

一切都不錯,唯一抱怨的是,我點羊排原點Well done,結果送出來變成Over Done,硬得難以下 嚥。也算學了一個教訓。


披薩、義大利起士捲(已吃了一半)和紅酒

餐聽的客人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