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大峽谷的風光(Grand Canyon)

2012年9月6日 星期四

大峽谷的風光(Grand Canyon)

高塔瀑布
在猛馬的遊客中心吃完午餐,我們朝東走,到羅斯福塔(Tower-Roosevelt)附近再南行。這一次沿著黃石公園東南側的路線,也就是逆著黃石河(Yellowstone River)的流向而行。黃石河由黃石湖流出,再向北而去,最後也與密蘇里河會合。黃石河所經之處都是高山峻嶺,所以切割出很深的河谷。由於這些高山的岩石多黃、紅的顏色,所以造成峽谷裡顯示出相當艷麗的色彩,形成大自然的彩繪。來參觀黃石公園的人,總是忘不了到此一遊,欣賞世界一流的自然美景。

路旁Wraith Falls小瀑布
由猛馬南下,在路旁看到一個小瀑布Wrauth Falls。到212號公路叉出的地方,停下來參觀高塔瀑布(Tower Fall),離西向出口約三公里。

這段路正在整修,有一部份也很險峻。山側可以看到露出玄武岩。高塔瀑布是高塔溪水滙入黃石河時產生的水位落差形成。瀑布高度約40米,夾在群山之中,配合幾株蒼松,一線而下,很有國畫的意境。瀑布附近有一旅客中心,我們進去買了一球冰淇淋,竟然碰到服務生是由台灣暑期前來這裡打工的學生,看樣子對打工滿有信心的,不過,台灣的學生上課若有打工的精神就很好了。

有些地區的森林還是被火波及
在到大峽谷之前,經過一座大山,稱為瓦許波恩山(M. Washburn),標高3,122米。這是少數整個山脈都在黃石公園境內的大山,約略與峽谷的走向平行。公路就在半山腰蜿蜒而行,因而無法觀得其雄壯的全貌。在隘口處有制高點可以俯瞰黃石公園的大峽谷。只是這段山坡曾遭到火燒。枯樹林立,仍未恢復元氣。


  • 大峽谷的風光
過了(Dunraven Pass)隘口,就到瓦許波恩山的東側,也可以看到火山口及大峽谷了。

遊大峽谷是由最南端開始,然後往北走。它是黃石河之上,由黃石瀑布開始往北行。峽谷的總長約40公里,其寬度由450公尺至1200公里不等。深度244米至366米。沿著河岸走,可以看見河谷及流水,讓人有深不可測的感覺。這個峽谷的斷面大部份都是V字型,據地質學家說,這種河谷都是河水經年累月沖刷而來,雖然附近有火山口,可能岩漿也曾經流過這一段河谷,但可能因地質輕軟,沖刷的現象較為劇烈,不像冰河時期所留下的斷面。

由於上游即為黃石湖,這也是火山口湖。所以這裡的地層受火山的岩漿影響較大。而之所以會造成彩色的斷面,主要也是這裡的土壤含鐵豐富。雖然有人懷疑黃色系多是否含有大量的硫磺。但地質學家說,這也是含鐵元素造成。當初火山爆發時,這裡的地熱豐富,這些土質含鐵量因受熱不均,造成許多種顏色。好像烤馬菱薯一樣,有些部份烤焦了,有些未熟。

不管是否烤熟,這裡的土壤顏色變成相當豐富,而且形成各種陰暗的圖案。有亮面,也有陰影,隨陽光的角度而不同。整個峽谷變成大自然的畫布。國人喜歡山水畫,這裡的山水,更有特殊的粗壯之美,也有類似印象派的畫風。即使不懂繪畫的人,拿著傻瓜相機一拍,就有專業的感覺。不是相機好,也不是照相者夠專業,而是這裡的景色,無論你從那個角度拍,都可照出很好的風景。只要不把人頭與風景拍在一起就好。
\
到過黃石公園的大峽谷,人生知足過半。四十年前觀看過大峽谷,只存在記憶裡,但已相當模糊。當時雖拍攝許多照片、幻燈片,仍然無法在腦海裡留存深層的記憶。現在來到大峽谷,看到那種大自然的景觀,每一點一滴,心中只能感嘆其奧妙。

山不在高,有水則靈。大峽谷的風光如詩如畫

整個峽谷有如一幅卷軸,賞之不盡

色彩如潑墨,濃淡皆相宜

山谷裡有如巨大的畫廊

水由上游傾瀉而下,雖遠仍有隆隆之聲

臨近審視,如履薄冰,不敢造次

黃石如西子,遠看近觀皆相宜

黃石之水天上來,落入黃泉不見回

水聲琮琮,逝者如斯

大峽谷,真是太美了。

  • 草場上的野牛群
看到一大群的野牛在海頓河谷(Hayden Valley)。許多人都不禁停下車來,想知道路上的野牛要往那個方向走。不過這些野牛似乎認定這裡是牠們的家,所以都是好整以暇。由公路上往整個山谷望去,仍可看到三三兩兩的野牛優聞地吃草。

旅遊指南裡特別強調,碰到野牛出遊時,要待在車上。不要把車子停在路中央,也不要把車窗拉下。不過對遊客而言,這些規則可能不管用,因為這是千載難逄的良機,不拍下幾張照片怎麼交侍呢?

高崗上的野牛,安靜的吃草
黃石河的水是最好的冰川水,沒有一點污染

山谷間,野牛終日有閒


  • 泥漿間歇泉(Mud Geyzor)
看到泥漿間歇泉(Mud Geyzor),到處有卜吃卜吃的聲音。我們發現有一個大洞,裡面聲勢隆隆,好像有什麼重大節目在慶祝,走進一看,洞口黝黑,硫磺味道甚濃。泥漿間歇泉最常冒泡,伴著水氣,好像在煮飯的樣子,外表看來相當有趣。對相信溫泉洗浴可治病的人而言,看到泥漿噴泉,一定會興起一種莫名的好感。有些愛美的女士,為保養皮膚,特別從老遠把地中海的黑泥運來,全身塗抺。這裡每天噴出的泥漿應更有療效,只可惜不提供這種服務。

這種泥漿間歇泉有時候也稱為泥火山。台灣屏東地區,也有泥火山出現。這種泥漿通常夾帶甲烷氣,偶有氮氣或碳酸氣,由地底浮出水面。單獨一個地方噴出時,有時可以形成一座小泥火山,所有又稱Mud Volcano。其範圍則有大有小。今天看到的都屬泥漿池,沒有噴發的動作。


泥漿間歇泉常埋在森林裡,現在另外闢出場地展示



泥漿間歇泉好像在煮飯一樣,不斷地冒著泡
灰色的泥漿,婉如一鍋巫婆湯

沿著步道往上走,好幾個泥漿池,不斷地冒著煙

  • 浩浩黃石湖 
繞過黃石湖,一直沿著湖邊走,但總是看到到湖面,全被路樹擋住了。由於時間不多,我們今晚還要回到西黃石過一夜,可能還要摸黑回去。好不容易在湖區將走盡的地方,找到一個空曠的景觀,時已近黃昏了,至此才看到湖區的真面目。這個湖面積有350平方公里,整個湖區像是大海,景色是十分單調的。

黃石湖是高山湖,緯度在二千公尺以上,是北美最大的淡水湖。冬天除了一些有溫泉湧出的地方外,其餘會結冰,通常可能冰凍三尺以上。

黃石湖的黃昏

夕陽下的黃石湖有一種寧靜的氣氛
從西姆指間歇泉看黃石湖



  • 西姆指間歇泉(West Thumb Geyzor)
到西姆間歇泉(Thumb Geyzor)就在湖的南側。也是一座公園,可以在此歇息。這裡的間歇泉與湖岸結合,有些散佈在湖裡,仍然有溫熱的泉水湧出。有一個稱為魚穴(Fishing Cone),單獨在湖岸不遠的地方,不斷地由其錐口湧出熱泉。聽說以前的土著釣到魚後,直接把魚丟進錐孔裡,不久就煮熟了。

大部份的間歇泉都在湖岸上,各有特色。有點泉水湧出後,清澈如鏡,深不見底。四週還不斷飄出水汽,吹煙裊裊。

最後還看到三隻大鹿出來覓食,原來現在已是牠們的晚餐時間。四下無人,真怕牠們把我們認為是今晚的晚餐哩。

就在湖的南邊,泉穴不少


在海邊,其溫泉又深有熱

這個間歇泉等於有兩穴,互相聲氣
一穴接一穴,到處是熱水汽

與天空的雲相映,美而令人迷惘

溫泉水中的藻類也有不同的顏色
這是位於湖邊的一個大穴

這是湖上的一個穴,稱為釣魚穴是釣到魚後可以丟進裡面煮熟。

這兩個老相好,就在湖邊

傍晚兩隻大鹿跑到這裡來覓食

趕回到西門的住所,已經近九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