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班夫國家公園

2014年3月29日 星期六

班夫國家公園

一早由西康瑪斯出發。天又降雨,一路有如行駛在雲霧之中。山腰間不時飄出雲氣,山之嵐相輝映,景觀詭異,有如大幅山水畫,掛在遠方。由於積雪未融,路旁仍然殘留推雪機噴造的雪牆,白中染黑,沿著公路兩旁,綿綿不絶。

車行深山之中,樹木參天,不見雲色;路邊的湖泊仍然積雪未退,看不到湖之真面目,有時還誤以為是平地或草原。愈往前行,雨並未見稍歇,心中只是暗叫不妙。

今天的天氣變化太大,氣溫都在三四度之間,偶而降至一二度,令人發毛。天氣預報說會有冰雨出現,果不其然,天空開始飄下雪雨,打在車窗上,有點濃得化不開。後來逐漸改著飄著雪花,頓時形成大雪紛飛的壯觀場面。

逐漸地,車窗外已成銀白世界。路邊的樹都被裝點成銀色的花邊,讓人有聖誕節又到的感覺。在台灣每當寒流來臨時,喜歡賞雪的人都蜂踴往合歡山跑,為的是看那一丁點的雪,心就喜不自勝。在這裡動不動就來個大雪紛飛,感覺則真不好玩。

好不容易挨到Revelstoke,雪仍下個不停,我們不敢在此停車,只好繼續前進。一行大家小心翼翼,車速大為降低,形成一條緩慢的長龍。反而讓大家有機會仔細欣賞難得的雪景。經過羅吉斯隘口時,只見遊客中心門口被雪封住,找不到停車場。想在這裡打聽路況的計畫因而落空。

好不容易捱到Golden,天氣逐漸轉好。我們在一家麥當勞用午餐。並決定是否直接由此轉入95號公路一路開往費爾蒙渡假村,亦或沿國道一號進入班夫國家公園?後者將花近雙倍的時間。

有鑑於大家來此不易,最後決定無論天候如何,還是前往班夫國家公園一趟,與惡劣的天候賭上一把。我們在Field休息站買了國家公園的門票,才知道國家公園的服務其實要到五月一日才開放,有無買票並無多大意義。

到達國家公園的決定其實是正確的,因為天空忽然放晴,藍天再現。所有山陵鑲滿銀雪,山的輪廊更為清晰,真是美麗極了,這是我們多次到洛磯山脈,看到最清楚的一次了。

路易士湖仍然結冰,旅客卻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湖上行走,倒是一項難得的經驗。加上微雪輕飄,感覺自是不同。

班夫鎮更為璀璨的雪山所圍繞。任何人到達景觀台都會被這個大自然廣大的場景所震懾。從此更無大山可觀了。

由班夫鎮出來,我們沿93號公路通過庫尼國家公園南下。這一條變成串連雪山的通道,真是美不勝收。

Field休息站白雪紛飛

路易士湖的湖面可以行走

班夫鎮婉如冰宮

庫尼國家公園是一排冰山串接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