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抵達溫哥華

2008年1月13日 星期日

抵達溫哥華

五時四十分抵達溫哥華,比預定的時間早到四十分。地面溫度雖為八度,但仍然相當宜人,並沒有十分寒冷的感覺。只是這裡天黑的快,六時已經是萬家燈火了。溫哥華機場經過幾番改建之後,已煥然一新。進關的路線都在頂層,並加裝玻璃牆,視野更加透明,可以看到底層的各項活動。比較特殊的是在進入海關處,新裝設有一個偌大的水族箱,裡面竟然養殖十幾隻水母,透明的傘形軀體,在水裡張合地漂浮著,形成一番曼妙的世界。我們在那道水牆前駐足良久,觀賞之餘有點捨不得走。

今天通關特別順利,海關只問是從台灣來?我們回答是後,就沒有任何問話,蓋了章就讓我們走了,定人直說,她的禱告發生了功效。比起以往幾次,常要問東問西,讓人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攔下來找麻煩。曾經有一次,有一位海關看了我們的證件之後,不知是心血來潮,還是被隨機抽中,蓋完章後要我們再進到裡面的海關詳細問話。那一位海關擱下手中的工作,看了我們的資料,既不帶煙,又不帶酒,帶的行李又不多。因此只問了幾句話,也放我們走了。當時我們還以為要翻箱倒櫃查我們的行李,結果什麼事也沒發生。

在旋轉台附近,領行李的人也很多,但好像也沒見到海關人員在附近執行檢查勤務。以前海關人員還會特別帶狗到行李台附近的行李中東聞西聞,一旦有異樣,就會要你把行李送到檢查台開箱檢查。當然,其目的在檢查有無走私毒品。問題是,即使沒有毒品,經過開箱就可能沒完沒了,所有細軟可能都要被詢問是否申報,不然就要上稅。有時經過開箱後,原來的東西就再也裝不回去了。

進入美國,也是同樣的故事,其程序則更為繁瑣。不但要錢,也要照相蓋手印;以前蓋手印只要左右兩隻食指,現在則改為十個手指都要,說不定將來連腳指頭也要掃描一番。他們嚴格把關,主旨不在稅收,而在反恐。只是這樣的理由,也足以使海關的作業天翻地覆。目前入關把持最鬆的可能是台灣了,連申報單都免了,只要聲明沒有帶槍礟彈藥,也沒帶毒品,一切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