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要做一個新台灣人

2008年3月26日 星期三

要做一個新台灣人

政治口水談多了,很少人注意到台灣還是一個可愛的地方,是一個可以像荷蘭、瑞士等與世界並駕齊驅的地方。八年來,整個國家幾乎被那些老掉牙的人如金美齡、辜寬敏、高俊明等綁架,每天在愛台灣、本土化裡打轉,結果就是無法轉出井底。一個林義雄的主張,就可以怱然將核四停建,又復建,平白浪費國家四千多億的費用。我們台灣人何其不幸,就像落入大悶鍋裡掙扎,大家作無效的閗爭,無法出頭天。

在位的人如果沒有一點開放的心胸,那只是夜郎自大。台語的粗話是「在牛稠內惡牛母雞歪」,不敢走到外面去。多少國家對待不同民族都是採用容忍和解的態度,那有強分成藍綠,強分為你是台灣人,你不是台灣人,甚至強分我才是人,你不是人,在那裡鬦來鬦去的。加拿大人口三千多萬,其中多少不同的民族,大家融合一起,雖有魁北克吵要獨立,但也沒有分成兩派閗得你死我活;瑞士有多少種族的語言,大家相安無事,而且成為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國家。荷蘭土地與台灣一樣大,但他們對內是與自然爭地,對外則到全球各地掙錢。

台灣是一個資源缺乏、政治困頓的國家。唯一生存之道應是搞好經濟,讓經濟超越國度的障礙。偏偏在位者都是學法出身,每天只會玩政治鬦爭的伎倆。胸中無墨,又不肯用人,也無法唯才是用,國家經濟反而更加困頓。八年來國家負債纍纍,只能依賴前人留下來的龐大外匯來支撐。而即使如此坐吃山空,台灣人一個也不快樂。

最近施振榮先生提出推銷台灣品牌的構想,倒是對每一位新台灣人的新啟示。這裡所謂的台灣品牌,絕不是Acer或Asus等類產品而已,而是重新塑造一個新台灣人的精神,一種快樂、進取、無私,而且勇往直前的內涵。讓全世界的人,包括大陸的同胞,都能瞭解新台灣人的夢想,也共享新台灣人生存的環境與發展的成果。不要與外人見面就說出一肚子的悲情,一見面就要訴苦或博取同情。一樣的陽光,一樣的月亮,別人能的,我們為什麼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