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花開欣賞是其時

2009年2月15日 星期日

花開欣賞是其時

今天從耕莘文教院望完彌撒回來,在聯經書局前定人與老同學ML約好見面,因為很久沒有在一起了。ML很久也沒要台大來,所以我建議她們到傅園坐坐。傅園面積小,由於位於校門口,也不算寧靜,但能夠選某一個角落坐下來,是一個很合適的場所。

我也好久沒到傅園裡來了。以前念大學的時候,對於傅園很陌生,常聽到是男女同學約會的地方。那時候近羅斯福路的一端是一排很長的違章建築,所以那時的傅園也顯得特別陰暗。傅斯年校長的墳墓又在那裡,所以顯得陰森森的。現在的景色不同,所有圍牆透明化,排水系統加以整修後,四面八方的採光就顯得更為明亮,使傅園顯得更為迷人。




傅園內有毎小水池,只見小小的噴泉,供養著水中浮現的樹影。尖石碑、噴泉口及後面的傅斯年殿構成的景觀依然存在。似乎在我們的、你們的,甚至每年的畢業冊中都可找到的景色。這個景色似乎永不老去,永遠是老樣子。只有旁邊的一些榕樹,愈久愈能看見歲月的痕跡。現在這些盤根錯節的榕樹均已列入台北市政府的古樹名冊中,列入保護之林,永垂不朽。看起來,這才是進步的象徵。






最近台大校園內,不知是誰建議的點子。就在這些老樹的樹幹上,掛種蘭花。這些老樹經年累月,集日月之精華,已可提供養分讓這些台灣蝴蝶蘭得以寄生。蝴蝶蘭的嬌嫰美艷,與粗曠的樹幹造成顯明的對比。有如老狗長出象牙,襯托一種自然與人工的協調。



現在是櫻花季了。台大校園內雖不以櫻花見長,但偶而見到幾株櫻花盛開,平添不少春意。到園藝系館大門側看看這幾株櫻花吧,再不看一下不幾時就要凋謝了。總比老遠到陽光山去看群體的櫻開好,太多太多的櫻花同時盛開,你就不會覺得櫻花開時的可貴。細細品賞、細細思量,幾朵櫻花在眼前的一亮,總比千朵萬朵、滿山遍地的花紅讓你無從鑑賞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