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又是黃昏

2009年5月11日 星期一

又是黃昏

今早雖然下雨,但到下午又見陽光。這裡日照長,即使陰天或下雨,很少有整天陰雨不晴的。所以吃完了飯,建議去漁人碼頭看夕陽。雖然天空裂開兩半,好像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北方仍然鳥雲滿天,此時北溫可能仍在下雨,南方則晴空萬里,藍天再現;而西方則是漫天彩霞。

抵達漁人碼頭時,太陽正好高掛在一大片雲彩上,金光四射,波光萬頃,此時雲從遠山起,霧自海上來,風平浪不高,船靜自逍遙,正是構成一幅奇特的畫面。今天漁人碼頭的風大,外界溫度已降為11度,但因為風冷因素,更感到寒冷。拿著相機,雙手凍得發麻。心想已經到了五月天,寒氣竟然如此逼人,暗恨冬天似乎仍然留戀不走。

不過即使這樣的天氣,仍有人穿短衫短褲,繞著岸邊長跑,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同樣在這塊土地上生長,每個人的體質感受就有很大的不同。東方人與西方人差異更大,倒底東方人會養生呢還是西方人較有體力,很難說清楚。就環保與健康觀點而言,西方人運動量似乎較大,因此汲取的熱量特多。在這種寒冷天候中,身體貯存足夠的熱量供發散,因此更不畏寒。但也因為如此,消耗的能源大;而在身體裡累積的能量多,一有不慎,更容易造就許多大胖子。追根究底,東方人的適應性應該較高,他們遇冷穿外套,由外面的衣物作適當的調節,所需攝取的熱量也不必太高。這理論如果成立的話,洋人在養生方面仍然需向東方人學習。

我們下了車,趕緊把厚外套穿上,罩了頭,仍然感到空氣冷氣逼人。這種感覺實際上與風的大小有很大的關係,只要走到沒有風的所在,陽光又是那麼溫馨可人,一切恢復正常。

今天的夕陽,由於有一大片雲擱在西方,所以很快就不見了,不久就留下一片殘紅。還好我們來得早,尚來得及與夕陽話別。



夕陽殘落船頭西


空心等待到何期


海面無風卻有浪


片片雲泥似柔腸


黑霧起時夜自來


心事常存費疑猜


望斷山海無處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