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回台北的第一天

2009年5月21日 星期四

回台北的第一天

清晨四點半左右抵達桃園國際機場。每次乘坐長榮都是一早就抵達台北,所以常會有一個很長的大整天可以做事。柏凱開車來接我們,他早已等在機場門口,所以這一行可說相當順利。這次我們首次坐在頂艙,這個空間有點像以前707的座位,約有十二排,每排有六個座位,等於大型的747背著另一架707的座位。頂艙的高度比正常艙為低,但座位的距離比正常的稍大些,反而感覺伸蹆的空間比一般經濟艙好一些。不過今天的旅客約僅七、八成,仍有相當的空位。

抵達台北時,整佪城市似乎才正在醒來。天氣陰,未見太陽。一早的外界氣溫為26度,比溫哥華已經高近十度了,若到中午,鐵定是一個典型的炎熱夏天。

回到家後,鄰居的變化不多,一樣的亂,一樣的擁擠,街道到處是車。隔壁的健康中心則已接近完成,鷹架都已拆除,正開始美化週邊的工作。這個活動中心正好在我住的巷子對面,將來到活動中心游泳或做運動,應該是方便極了。希望以後可以利用其地利之便,經常光顧;也希望其內部設施及管理能夠完善,提供優良的運動空間。現在從外觀看來,建築體甚為宏偉,造型頗為氣派;尤其週邊尚稱空曠,將來應該也是散步的好所在。

一早先到郵局處理一些事務,把應辦的提款、滙錢等待辦的事,一一辦妥。其後,又到台大福利社理髮。去加拿大三個月,今天才理髮,算是已經忍受到最大的長度,不然就束髮結髻了。怡蓁常譏說台大理髮店是毁容院,因為那裡理髮都是阿巴桑,沒有什麼水準,不到十分鐘就理完。不過比較起來,台大理髮店比列治文的手藝仍然好些,而且連洗頭價錢近年來一直維持120元,不到四加元。以這樣的價錢,大概也難抱怨其水準了。(附註:列治文理一次髮大概要十加元,另加一成的小費。)

天氣還是很熱,愈近正午愈然。走了一點路就感到滿身大汗,看來我們愈來對台灣的氣候也變得愈不適應了。我們走到植物標本館,順道探望朋友阿芬。她現在任職標本館,做的稱職而且可真是有聲有色。最近又為波羅蜜出一本厚厚的圖冊,介紹其生理及用途,圖文並茂。顯然她過去投注的心力,已開始顯露成果。她想藉此方式將地方性的產品向大眾推介,也塑造地區產品的特色。我們這次到加拿大正盛櫻花盛開期,因此報名參加櫻花狗仔隊,開始對櫻花季節有初步的認識,並且與其他愛好者在這一方面結了許多緣,阿芬在這方面的幫忙也很大。現在她的博士論文已經接近完成,應該可以進一步展現其長才。

中午約怡蓁到校門口的平山家日本料理店吃飯。她的預產期是在這一星期,所以小孩隨時臨盆。目前一切均準備就緒,只等小嬰孩誕生。平山家的料理並不是頂好,但價格倒是很貴,一各炒牛肉要500餘元台幣,卻只提供幾片小牛柳,也看不出牛肉有多不同,食不知肉味。是因為在國外生活太久,不適應國內這種高物價店的消費呢,還是口味已經有所變化了?實有待進一步印證。怡蓁只吃了一條小魚,剛好適合她目前的胃口。現在小孩在肚子裡,吃多了,胃部似乎會受擠壓。

下午去三峽觀賞台北大學外文系大三同學的戱劇公演。我們先坐計程車到科技大樓站,改搭木柵捷運到忠孝復興站轉南港線到永寧,再改搭916號公車到三峽台北大學。以前坐交通車一趟就到,現在沒有交通車行程上比較麻煩。不過有了捷運系統,交通接馭已經方便許多。這是戱劇公演是外文系累積數年來的傳統,每年都由三年級的同學擔綱演出英語劇。今年的劇碼是穿越時空門(Communicating Door) ,與電影劇情回去未來的內容差不多。只不過是它是糾結三個年代的女人,其中有謀殺的故事,並利用時空進行換轉劇情的變化。這個情節與論點有點類似前文在部落格中看到的一部黑洞頻率的電影,利用時空的交換可以改變未來的故事者命運。不過,穿越時空門則利用一旋轉門可以進入不同的時空階段,因而產生故事中人物的戱擬情節。整個過程相當緊湊,情節也相當離奇,總共將近三個小時,還有中場休息。同學們的表現真是可圈可點。只是今天已經熬了一整天,場中禁不起時差的困擾,實在無法專心整個表演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