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PIcking Wild Mushroom in the Wood

2009年8月5日 星期三

PIcking Wild Mushroom in the Wood

野菇處處發

到森林中採野菇,可能是這裡唯一的野外樂趣。那天伊佛林為了我們要來,特別獨自到森林中採了一些野菇,外觀都是黃色的,有大有小。她說絕對可食,我心裡則有點發毛。我們來的那天她用來炒肉,加上一些作料,吃起來倒蠻有野味,不過吃了仍然一直擔著心,真怕一時天旋地轉,倒了下去。還好一夜沒事。隔日,我們又到野外散步,發現一個直徑約卅公分的大野菇,真是喜出望外,拿了回來,心想可以大快朵頤。只是後來伊說可能太老了,不好吃。我們心裡倒有點掃興。

今天她建議再去採野菇。我們沿著森林步道走,大夥瞪著六隻眼睛,尋尋覓覓,希望能有所獲。只是這次仍然失望而返,沒找到可食的。伊說:找這種野菇必須靠經驗,而且要十分小心。如果心中有點懷疑,寧可不要採。所以一路上雖然看到了不少冒出來的野菇,有些不是嫌不好,就是嫌太老,結果什麼也沒找到。可憐的野菇,獨自在深山裡生長,也要如此被挑三檢四的,情何以堪。


森林深處森森

經營這樣的森林,實在也不簡單。必須維持適當的車道,車輛才能進出。但經過車輪碾壓後,車道會露出兩條固定的車輪軌跡,中間未受壓的部份草長得特別茂盛,最後會與車子的底盤接觸。所以進出的車輛也不能是一般的小轎車,更需俱備四輪傳動,否則卡在路中間,就只能推車上山。即使如此,小徑若不經常剪草,不到幾天就長高到膝,簡直寸步難行。在這樣的私人林子裡行走,碰不到任何人,總是覺得陰森森地,有時可能會碰到野鹿出來覓食。其實野鹿也喜歡吃野菇,牠可能用它的嗅覺分辨是否有毒或過老,也許牠的胃自身也有解毒能力。步道上總是可以看到鹿的腳印,至於芳踪何處,則杏如野鶴。

擁有這麼一大片林地,也是要付出相當的代價。以前彼得在時,可以做一些男人能夠承受的粗重工作。現在只有伊一個人,雖然身體情況尚佳,但如何能經營這塊林地,使其不致荒蕪,實也是一項大學問。當然擁有這片森林,其回報是無法以金錢比擬的,讓大自然能夠生生不息,讓鳥兒有棲息的地方,讓地球的氧氣得以補充,等等。這種回報比每年砍伐幾棵樹賣錢,其意義更大。



老松仍在否?

日昨吃飯時,伊指窗前的一棵大老松說:十幾年前一位砍樹的工人對她說這棵百年的老樹已經快死了,必須砍伐,否則倒下來會危及房子。工人是認為樹的頂部已經被松鼠咬去一大部份,生命不長了。伊不疑有他,只好請他處理。當工人準備砍伐時,她忽然心有不忍,這樣歲數的百年老松剎那間就要被砍除,一時放聲大哭。工人不明所以,問了彼得,才知道她是為這棵要遭砍伐的老樹心傷。最後工人還是決定將這棵樹留了下來。現在,這棵樹仍然高聳入雲,十多年了,它仍然健在,直挺挺地立在百萬美景的窗前,默默地陪佯著。現在樹幹上還吊掛了兩只蜂鳥餵食器,每天可以看蜂鳥來來去去,偶而停在樹枝上,相互爭寵。久坐觀之,一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