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A Long Way to Find our B&B

2009年9月7日 星期一

A Long Way to Find our B&B


檢視較大的地圖

拉不拉多自由大道

我們在拉不拉多的行程是相當多變的,氣候也是多變的。雖然在拉不拉多區域內,東西方向只有389與510公路,後者他們管它稱為拉不拉多東西橫貫公路,甚至自稱為拉不拉多自由大道(Labrador Freedom Road)。但這條公路是一條超級大爛路,走起來碎石滿天飛,錯車簡直類似打仗。但389與510兩條公路是不相聯接的,其間必須利用輪渡由大鵝灣沿河口湖通到外海,與卡得懷特城(Cartwright)連接。510號公路自卡得懷特城開始,也是同樣碎石路,路況雖然比前者好一點,但也好不了太多。整條公路要到紅灣(Red Bay),才有真正的柏油路。全拉不拉多區,除了拉不拉多城區、快樂谷城區及最後通往白沙伯朗(Blanc-Sablon)港的路段有舖柏油外,其餘都是碎石土路。

這就是拉不拉多自由大道

拉不拉多現在是與紐芳蘭合併為一省,所以其全名都是紐芳蘭拉不拉多,簡寫為NL。當初拉不拉多聽說是獨立的共和國,後來才宣布與紐芳蘭合併,現在見異思遷,又想脫離紐芳蘭獨立,真是好事多磨。不過奇怪的是,由拉不拉多並沒有路可與紐芳蘭相連接。所以只有依靠東南點的白沙伯朗港乘渡輪至紐芳蘭的聖巴比市,如此才能取得聯係。而白沙伯朗港還是在魁北克境內,不屬於拉不拉多呢。拉不拉多區不方便之處,由此可見。

渡輪因颱風改期

今天,由於颱風的關係,由白沙伯朗開往聖巴比(St. Barbe)的渡船三班都取消。弄得所有旅客都跳腳,紛紛爭相詢問何時有船期。等天候轉佳時,後來船公司決定只開一班八點半的船。也因為如此,有些急需渡海到紐芳蘭的旅客都必須排隊取得艙位。我們因為是由六點這班延誤而來,所以取得艙位優先權,先得到票。其餘都必須等待空位,弄得售票處一時熱鬧萬分。



我先將車子開往停車場排隊等待。由於離開船的時間尚早,只好在售票處附設的咖啡廳等待。有這樣的空檔,反而讓我有多一點的時間將旅遊的內容補充。由於外面下雨,整個咖啡廳都是等候的旅客,大家七嘴八舌,顯得好熱鬧,都是因為船期延誤必須坐最後一班船的人。我們順便在這裡點了炸魚排及咖啡,就地解決了晚餐。

等待,總是會有結果的。這艘渡輪較小,能容納的車輛有限。不過由於大卡車減少,在候船室等待的旅客最後都得到艙位,皆大歡喜。雖然開始時大家都有點緊張,怕坐不上渡輪。我們在路上認識的兩位騎摩托車的年輕人也都有票位,現在又同坐一班渡輪。由白沙伯朗港到對面聖巴比市約需一小時半。船後來又延半小時才開,所以預計晚上十點半才抵達對岸。紐芳蘭的時區又提早半小時,等於與太平洋區的時區提早三個半小時。

今晚預計要住在一家叫Viking Nest的民宿,這個民宿位於紐芳蘭島的最北端,離聖巴比市還有一小時半的車程。晚間開車,所需時間更長。定人先打電話與民宿女主人打個招呼,請她不要關門,我們自己進入即可。不過眼看要摸黑在陌生的地方開一百多公里的路,人地生疏,真是令人捏一把冷汗。

在船上遇到一位由卑詩省白水鎮來的旅客,他住在這附近有一段時間。聽說我們今晚要北上到草原點的民宿。特別警告我們:「速度要放慢些,不要超過60公里,尤其晚上糜鹿(Mules)常由壕溝中跳到路上來,要很小心。」聽他一席話,心裡一頭冷,北上一百四十公里的路,若車速僅在六十,可能要清晨二時才能到哩!

摸黑夜行軍

船準時於十點半抵達紐芳蘭的聖巴比(St. Barbe),我先加滿油,然後準備上路。年紀大了,很少晚上開車,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硬上弓。這一條路、這一地區對我們而言完全陌生,雖然路線簡單,但只有來回兩線道,不容易超車。真正的前導線就是中央與右邊的白線,偶而僅能靠高灯照明。黑暗之中,我們連聖巴比是怎樣的一個城鎮,都不清楚,遑論東西南北是那一個方向。

我們把GPS定好往北走的位置就出發了。沒有路燈,沒有月色,今晚的天空反而特別陰暗,不見星光。一路只聽得路旁有水聲,有海泿的堆擠,有鳥的叫聲,但不知身居何處。真正緊張的是時時刻刻必須注意路旁會不會有糜鹿出現,記得我們去北極時,回來的路上一隻黑熊忽然從壕溝裡跳出來,一頭撞到我們座車的事,記憶猶新。我與定人四隻眼睛加上兩付眼鏡,一直盯著路邊的狀況,生怕會有意外,連路旁的草叢也不放過。

我則必須不時地盯著路的中央分隔線及旁邊的白線走,這是現在雖一可以依據的路標。只盼望它不要中斷,也不要忽然導引到其他不相干的路,否則會一路錯到底,原要往北的,結果一直向南也說不定。這時候全心倚賴GPS也是重要的,大方向至少它仍可信任,不致於錯得離譜。後來,路上多了幾輛車,他們似乎嫌我們開得太慢,拚命超車前去。我心想還是得改變策略。於是心一橫,緊追著前面的車輛,他快我也快,他慢我也慢,一路跟隨。如此如果麋鹿跳將出來,撞到我們車子的機率應會減少許多。

這一招打蛇隨棍上的方法似乎是成功的。如此行行復行行,我們亦步亦趨,最後捱到了預訂的這家預定的民宿小鎮。此時已近清晨一點了。雖然在找尋該民宿時還特別開到一家正要關門的酒巴問了路,並得他們善心開車引導我們到民宿的住家。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我們終是平安抵達。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