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Louiseburg Fortress

2009年9月17日 星期四

Louiseburg Fortress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Louisebourg

抵達北西尼港

渡輪於清晨六點半抵達新西蘭的北西尼港(North Sydney)。新西蘭的時區屬東部時區,比大西洋時區晚半個小時。所以昨晚落日的夕陽早上又從海上來,整個晨曦照滿東方。由渡輪觀看日出,是一種難得的經驗。此時雲霧自海上來,更加添詭譎的氣氛。太陽雖然東昇,卻只剩一付圓盤,從黑暗中露臉。



到達新西蘭省是一個新的經驗,這裡的人物親切,看起來都與英國血緣有關,但又滲和著法國人的血統。我們到西尼城時,人們都還在睡夢之中,但修鋪路面的工作竟然已經利用這麼早的時間在進行。

本想找一個麥當勞店吃早餐,卻遍尋不著,顯然這個城鎮的規模還不夠大。最後來到一家Tim Horton吃早餐,卻很驚異發現這家早餐店都是老女人當家,每一個人都老得很難擠出笑臉來,真是可惜。不過,那位擦桌子的老奶奶倒是十分親切,問我們從何處來,是否第一次來等等,只是除了親切之外,對我們需要的資訊幫助不大。

路易士堡(LouiseBurg)

這次到新西蘭來,一切都是新的,連今晚住那裡都沒有規劃,都將是新的體驗。從清早的渡輪下來,時間尚早,我們乃決定先到距離西尼(Sydney)港南方約四十公里處的路易士堡(LouiseBurg)參觀,這是加拿大一級國家級的歷史古蹟,在東部享有盛名。











新西蘭省也是多海岸的半島,介於大西洋與聖羅倫斯海灣之間,海灣特多。早晨更是大霧,霧自大海而來,有一路段整條高速公路都是煙霧迷漫,有如進入幻境。後來陽光漸探出頭來,竟然是一個好天。證實有霧的早晨,應是好天的俗諺。

抵達路易士堡港,整個市區仍然相當寧靜,許多漁船還沈睡在港中。我們首先到鎮上的遊客中心,正好剛開門。負責的小姐也挺熱心,提供不少資訊。這個漁港面臨大西洋,是一個不凍港,又接近歐陸,這也是當初英、法兩國為此殖民地一直爭戰不休的主因。當時漁貨商來此做生意,販賣鱈魚乾,就以此為根據地。此港因而成為當時的商業中心,比新西蘭內陸的幾個大城都開發得早。





要參觀路易士堡必須穿過城區,繼續往南行約十分鐘到特定的旅客中心。這裡有很大的停車場,雖然今天遊客不多,管理員仍然在門口親切地告訴每一進來的車輛應讓停放的位置。我們因為有歷史古蹟年票證,所以不用付費。否則,這裡的門票為17.5加元,老年人可以減收二元。

旅客中心至的路易士堡還有一段距離,不能開車抵達,必須乘坐這裡提供的接馭巴士。還好巴士每十分鐘一班,很快可以等到。不過等巴士之前,可以觀看這裡所提供的一些資訊與圖片,內容相當豐富。接馭巴士沿著海灣行,在車上可以先欣賞海灣的風光。這個港灣入口有幾個小島,等於將海浪阻擋於外,因此港內海面因而看起來相當平靜。路易士堡城正好與路易士堡遙遙相望,城的彎角處有一座燈塔,由岸邊望去,特別顯眼。








不到十分鐘的車程,就到路易士堡不遠的進口處。這裡剛有好有一棟外觀如民宅的房子,屋頂上長滿綠草,成為綠色屋頂。與白色的牆面相配,相當協和。裡面也是這個城堡導覽的一部份,展示當時民家的生活,包括如何醃製鹹魚乾及煉製鐵器等。屋外還有曬魚架,漁獲處理後就在架上曝曬。有趣的是這裡都是使用雙語,遊客來時就分成英法語兩組,分別用兩種語言說明。只是總是英語的人多,法語的人少。真希望他們有另外一組講中文的。

古城新建

來到這個城堡,就像來到一個十七世紀的一個視窗,那時人的生活不但用圖片、影像,而且真人穿著當時的服裝在現場演出。這個城堡歷經多次戰火,早已成為廢墟。1961年加拿大政府決定重建,並集合工程師、考古學者、設計師等進行復建,費時廿幾年才完成。據解說人員的陳述,當時法國建這個城堡時有兩份藍圖,一份放在城堡的檔案室內,當然無法找回,另一份卻完好如初地存在法國的國家檔案局。他們根據後者才能作完整的重建工作。所以一磚一瓦,幾乎是原樣重建。當時所用的石塊都是選自來自歐洲內陸的上等石材。後來這些石材曾流落到海利法克斯或附近的城當建材。









廢墟重建實非易事,現在仍然保留一大片荒廢之地未行開發。這些地段常可發現軍事器械或當時留下的珍貴古物。解說員說,曾經有一口井,裡面找到好多珠寶。也不知道那家女子逃命時倉惶留下。要讓這個古堡重捨生命力其代價也高,旅遊當局幾乎每天都要保留一大票的人馬在這裡當道具。有人扮將軍,有人扮奴僕,有人扮盜匪。逢年過節更要規劃各種慶祝活動,為的是讓1744年的生活重現在遊客面前。

參觀點各具特色

現在路易士堡內共分為62個參觀點,有些是利用當地的房屋作為展覽室,介紹當時的生活情形。當時的市民有工程師,有發達的商人,也有一般的民家。其中最大的建築就是國王堡壘營(King's Bastion Barracks)。這是守衛軍的營區,裡面有指揮官的辦公室及住所。裝簧並不華麗,都以實用為主。裡面還有一間教堂、供軍官作彌撒,在整個大樓裡算是較寬大的活動空間。不過有一件趣事是後來才知道的。這個教堂原有一付路易士堡十字架(Louiseburg Cross),後才英軍撒退時將它帶走了,從此杳無影蹤。直到廿世紀,這個十字架又出現在哈佛大學。





這棟建築有三層,都是木造的。底層為士兵的營房,十幾人一個房間,每個人只有一個小小的舖位,相當擁擠,住起來十分不舒服。長官住的較大一些,但單人房兼辦公室,也不寬躺。所以外觀看起來甚有氣派,實際上並沒有那麼舒適。在門口處有一個衛兵房,供守戍值班。現在則是軍事表演區,每天的運事操練包括打鼓、槍枝試射等都在這裡舉行。為配合現在男女平等,現在的衛兵部份由女性裝扮,這在古代是沒有的事。

工程師的家看起來倒是相當氣派,佔地也廣。其庭院有種植花草,聽說這裡的泥土都是從其他地方搬運過來。裡面則有臥房、客廳、餐廳、廚房等,相當有氣派。也有一間修女辦的學堂,房間雖不大,但是供當時教育小孩之場所。另有一民房,裡面有特定人表演當時婦女如何編織蕾絲。她用的工夫很細,利用針排成類似八掛圖,最後編成各種蕾絲邊的圖案。今天的節目如下:

10:30am軍事操演
11:45am導覽解說
1:30pm大礟試射
2:00pm處罰犯人

大礮試射在國王堡壘的後院,城牆外為一條河,取其護城河之意。試射時他們所有人員都出動,男男女女排成一排,等於作一個簡單的交通管制,生怕遊客亂跑,發生危險。只是今天大概不是良辰吉日,他們動員了六位士兵大員,結果碼彈一顆也發不出去。等了大半天的遊客只好掃興而回。








處罰犯人就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宣讀其罪狀,然後遊街示眾。看起來還比較仁慈一點,沒有當街斬首。雖然有些只是象徵意義,但似乎遊客吃這一套。玩玩鬧鬧也能夠消磨一個大半天。根據他們的建議,來這裡玩玩,走馬看花,至少也要三個小時。若想到一個旅館裡喝個飲料,歇歇腿,可能要大半天。不過要維持這個的城堡規模也不簡單,使用的人力與訓練都需要相當投入。所以每年冬天十一月至隔年四月底是不開放的。

城堡的故事

這個城堡的來由也是一個有趣的故事。在中國我們常聽到英法聯軍共同掠取中國皇城的英勇事蹟。但在這裡的英法歷史卻是相互敵對,水火不容。十六世紀路易十四是法國最強盛的時期,當時法國擴張的海外領土到處都是。甚至美國路易西安那州等地區都是他的勢力範圍。等到路易十六國力衰微時,英國正值強盛時期。屬地的爭奪戰於是開始,路易士堡的地區就是當時爭奪的目標。





路易士堡當時只是一個漁村,位於不利頓(Breton)島的尖角上,其主要出口為魚貨。後來法國人佔據新西蘭後,移民來此建立城堡。等於在北美建立一個重要根據地,當時的國王堡壘的建築是北美地區數一數二的規模。

這個城堡於1745年為英軍佔領,後來經過談判,1749年又歸還法國。當時美國極力反對,但也無可奈何,當時美國還沒獨立,仍是英國的屬地。經過十年的繁榮後,1958年有一場慘烈的爭戰,又被英國佔領。但後來英國改在海利法克斯港(Halifax)建堡,路易士堡就被廢棄,並夷為平地。這裡原先建城的石頭都被搬到其他地區使用,路易士堡已成廢墟。





在對岸的路易士堡城則為後來的英國愛爾蘭士兵所建,與此廢墟遙遙相望。1961年當時的首相約翰迪范巴克決定依原樣重建,由於圖樣均在,所以依樣建造容易,但也花了將近二十年。終於回復舊城的原貌,當然其代價也很高。

現在這個城已沒有百姓,所有軍人婦女都是國家古蹟管理委員會僱用的人員。這裡可以看到當時的街道,其內部結構都依據當時的原來用途安排,包括民間的花園、工程師的家、富商的家等等。當然最主要的還是皇城軍營(The King's Bastion Barracks)城堡。所有軍營、大礟、雕堡都在。還有老幼婦儒的佌護所。內容相當可看,只是要花相當多的時間及步行運動。



下面為由Youtube取得的動態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