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大年初一陽光好

2010年2月14日 星期日

大年初一陽光好

大年初一,天空放晴,昨晚滴答的雨聲已然不見。新的一年是虎年,大家的門上掛的是福虎生風的門聯。新的虎年應該是往上跳躍的一年吧,大家都寄望凡事多沾些活力,突破舊的樊籠,看到新的世界。

在台北市區,倒是安靜了許多,街上的車輛變得少了,行人也沒往常的多。今年世界最佳居住的城市溫哥華仍排第一名,台北為第62名。如果台北永遠保持現在這樣的水準的話,可能會躍居30名。只是那樣的台北,就會失去應有的活力,而最適合居住的排名即使上升,可能也沒有什麼大意義了。

絕大部份的店家今天都不開門,只有7-11超市仍然照常開放。我們在長興街口的7-11買了壽司捲及米堡,加上一個熱騰騰的包子,100元新台幣就解決了這個新年的早餐。我們坐在走廊外的陽傘坐椅上,看著基隆路口的紅綠灯不停地交換著,上面標記著倒數的秒數,象徵著這個城市仍然正常地運轉著,沒有因返鄉的人潮受到淡忘。

天空有雲也有藍天,太陽還露出臉來,同時照在我們兩老的臉上。天氣變得暖和起來,讓人回想從前在鄉下長大時,冬天的太陽總是這樣地暖和,就是存在那種親密的感覺,那時什麼事都不要想,什麼事都不必做。有一句成語是野人獻曝,那位野人的心情大概就像我現在一樣吧,躺在涼椅上,沒有和風,就只是有這麼暖烘烘的太陽,打從心底溫暖起。

新年能夠碰上故知也是一件愉快的事。話說我們正在見證這樣絢麗的陽光時,忽然背有人叫我的名字。回頭一看竟然是多年失去聯絡的老朋友曾聰智君,他們夫婦正好在長興街停車,要到台大校園裡閒逛。聰智是下營人,與我同鄉。大學時曾住同一棟宿舍,常常一同唱歌、郊遊、爬山。畢業後就沒有機會見面,只知他在中鼎做事,而且官位愈做愈大,而我這個無官階的人就愈來愈小,最後就失去聯絡。如今我們都已退休,今天才有機會在新年裡相遇,重新見到從前鄉下的陽光。真是他鄉遇故知,一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