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3/26 賞櫻大豐收 (曹)

2010年3月29日 星期一

3/26 賞櫻大豐收 (曹)

趁天晴,跟著林會長去Stanley Park賞櫻,最重要的動機是想要看到日本戰爭紀念碑旁的大提燈櫻。即使花還没開,也要知道這株稀有櫻長得什麼樣子。昨天下雨,今早卻見金色陽光,格外珍貴,也深深期許美好的天氣能夠持續,因為最近的氣象總不太穩定。結果,今天真是美好大豐收!

以前自己開車來Stanley Park,都只沿著Seawall的車道,幾個景點停下看過,水族舘去過,走過幾個森林步道,不曾窺得公園全貎。今天在”正式”的公園入口集合,讓我們有機會看公園的另一邊。這裡原來有個玫瑰園,綠草如茵。玫瑰季節未到,卻是幾株高大的美國吉野櫻開得茂盛。這個花園也是”莎士比亞花園”,有個小小的莎翁頭像。原來有個特別的團體,同時是莎翁迷,也是植物迷。他們把莎翁作品裡所出現過的所有植物整理出來,並且遊說各城市的公園種植這些,並製作說明牌,引用作品文句並註出處。Stanely公園裡有一株山毛櫸(?),引的是”亨利八世”裡的一句。(確實資料沒記得。 Sorry!)

高砂櫻 Takasago

再往下走,有兩株高砂櫻,再一轉彎,一大片盛開的白妙櫻在眼前展開!這是我所見過最美麗、最壯觀的白妙花海。

美麗的白妙櫻花海 

花海盡頭就是紀念碑了。我們的運氣好極了,大提燈櫻正開始綻放,只有大約15%,但正好讓會長解釋這株櫻花的特色及歷史意義。原來此碑是紀念一次大戰時,主動請纓上歐陸戰場去為加拿大祖國效命的日本裔戰士。但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政府當局恐日,竟把所有日裔加人財產充公,人身囚禁,一直到戰後好多年才得平反。這段幾十年的歲月裡,紀念碑的光明燈就没人打理,一直到1985年才再度點燃。不知何時,不知何人,在紀念碑旁邊種了這株大提燈櫻,為英勇的戰士點了另一種燈。

大提燈櫻  Ojonchin

隊伍解散後,我們繼續在公園裡慢慢晃,看到一對林鴛鴦悠游水中,在Seawall邊上晒太陽,看Seabus在遠處來來去去,很舒服,很愜意。

回家的路上臨時起意去Queen Elizabeth Park瞧瞧。大山櫻應該開得很熱鬧了吧?!還有,星期一在UBC遇到Ann Eng,她好像說QE Park裡發現了兩株星垂櫻。或許我們也找得到。還没到公園,在37th Ave上,我突然看到一株不一樣的櫻花。花團錦簇,氣度不凡。欺近一看,怪怪!好大的花朵!好富氣的粉白相間。莫非是御車返櫻? 打手機給會長請益,果然不錯。哇!中了另一個大奬。

御車返櫻 Mikuruma-gaishi

停好車,往公園裡走去。風已起,雲已湧,天邊已成一片鐡灰色。但是没有雨就没關係。路上,看到含苞待開的垂菊櫻,開得更好的大山櫻。吉野櫻已經開始謝了,但還是有不少遊客在拍照留影。




我們往下走,經過花間小徑,右手邊有一株盛開的粉色櫻花。最先還不假思索地以為就是吉野櫻。但卻有個衝動要停下來仔細看看。咦? 花瓣細長,內捲。嘿!這不正是星垂櫻嗎?找到了! 後來又看到另一株更大的。

星垂櫻 Stellata

心滿意足地離開QE 公園,上了車,丁樹突然提議去Oakridge Center看看。去年,郁空黃櫻和關山紅櫻同時綻開,在人行道兩旁交錯爭輝。剛剛路過市區已看到有幾朵關山櫻已經等不急冒出花來了。不知那兒的情形如何。 結果,Cambie 和45th Ave上的關山櫻都還没什麼動靜,但所有的郁空黃櫻卻都已經盛開了!

郁金黃櫻 Ukon

後來,我們又過街去檢查完美粉紅櫻的狀況,原來並不抱什麼希望,因為這種櫻花可能比較晚開。結果? 又中奬了!六株完美粉紅櫻裡,有三株已經開始展現美顏了!(另外三株沒有任何動靜,不知是否健康無恙?)

完美粉紅櫻 Pink Perfection

今天真是賞櫻大豐收的日子。除了大片似海的美國吉野櫻和白妙櫻之外,今天看到了高砂櫻、大提燈櫻、御車返櫻、大山櫻、垂菊櫻、星垂櫻、郁空櫻及完美粉紅櫻。歡喜之餘,特為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