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盧教授終於退休了!

2011年1月25日 星期二

盧教授終於退休了!

雖然還未到退休的最終日子,不過生機系還是在今天為盧教授舉辦了一場動人的榮退歡送會。盧教授年紀比我小幾歲,但外貌看起來比我世故,比我老化許多。每次與他同乘公車時,人家都會爭相讓位給他,永遠輪不到我。

今天來的賓客相當多,整個知武館四樓會議室坐無虛席,該來的幾乎都來了。他的日本好友池田善郎夫婦還遠從日本親來祝賀,令人感動。農委會農糧署李蒼郎主秘也百忙抽空、生農學院陳保基院長也特地趕來,致詞並致贈禮物,氣氛熱烈。

今天是盧老最風光的時候了
生農學院陳院長也致贈禮物
開場時,盧教授與盧夫人攜手進入會場,眾星拱月,成為今日歡送會的焦點。可惜生機系的會議室沒有準備紅地氊,屋頂也沒打探照燈,否則這對老新人必定輝光四射,更加亮眼。歡送會由周主任主持。開始時,還特別請池田先生以英語講了一段祝賀詞,因為他是日本遠道的朋友,有點八方來朝之意。不過說起遠程,我來的地方比池田先生更遠,十萬八千里來自溫哥華,可惜今天就沒有那樣的福份與待遇對盧老說出心中想祝福的一些話。

盧老說,十年前就有人問他什麼時候要退休,這個人大概是看他頭髮日漸稀少的原故吧。而五年之後又有人問他退休了沒有,讓他啼笑皆非。我的辦公室就在他的隔壁,每天下課後就會到他的辦公室裡溜達、打屁。他的辦公室有小冰箱、茶壼,樣樣俱全,一張圓桌兩把椅子,是一處可以坐下來聊天、喝下午茶的好地方。他的房間四週充滿櫥櫃與書籍,人總是埋在書堆裡。有時候盧夫人也會替他插一盆花,讓滿室典雅芬芳。

生機系送的可是大禮喔!
有朋從日本來,不亦樂乎?
盧老說,『三年前還有人衝著他問,你還沒退休?』現在我才知道他指的說這句話的人大概就是我本人了。當時曾與他約定,時局不好,還是提早一同退休為妙。結果我先辦早退,他卻仍然死守本職,奉公守法,誓不引讓,直到今天。我退休時,號稱服務教界凡卅四年,算是前無來者,正自沾沾自喜之際,今天盧老號稱服務卅六年,竟然以時間換取空間,改寫新記錄!今年二月一日的退休,他的心中似乎仍有些許的遺憾,還自認退得太早,太過年輕哩(參見其退休答問集)。

除了盧老親自發表的退休感言外,在今天的投影片裡,充滿了年輕時的照片。好像是在證明自己從前也曾年輕過,自己也曾輕有過那段浪漫的感情。當然,也證明自己也曾經擁有烏雲式的頭髮。說實在的,當你正在回憶過去的時候,自己的心顯然已經老了。在那辛苦找到的八厘米泛黃的小電影裡面,掀起了高潮,讓當時一同到外雙溪郊遊的同學--也是現在為人師表的老師們一同沿著時光隧道發現自我。這些影片中的主角,今天也一一在場現身了。

農糧署李主秘致贈禮物,先看看送的禮物是什麼
得意門生張校長送的更是貴重了
不過接下來的則是充滿了從前這批學生對盧老的吹捧之語。盧老真正的風光就在這個時候了。這個橋段拉得特長,開始由曾文家商張福祥校長老師拉起序幕。他認為盧老是典藏生命中的一塊玉,下面是一段精彩的對話,錄製如下:
緣份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師生緣似乎冥冥中早已注定。阿里山的相扶持,善知識的傾囊授,樓中樓的挑燈戰,歷歷在目彷如昨,老師的照顧與提攜,在在都溫暖了遊子的心。
 用辭懇切,彷彿來自一篇愛情論文的告白,盧老的心也開懷了。緊接著在農試所當主秘的學生蔡致榮也以『恩師與我』為題,爰古頌今,緣起不滅,細水長流。他認為盧老古風悠悠,仰之彌高,鑽之彌堅。和光同塵,抱樸守真,變成有智慧的人。哇,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古風長存。

這是一群當時的導生,現在都長得這麼大了
興大學務長盛中德總有幾句話要說
不過,在其恩師行事風格中,有一段談及盧老是世代交替的促進者,因為他是首位提倡系主任只要當一任的始作俑者。這話聽到當過二屆系主任的馮老耳朵裡倒有點耳刺,顯然蔡主秘忘了盧老還當了一任十五年的農機中心主任哩!不過往事如煙,正如蔡所說的:『這,也將成為過去。』

最有趣的是林達德將以前的上課講義也送給恩師了
 退休,有人是退而不休。不過現代的人,大概都採行裸退了。身上衣物脫光光走人,了無牽掛。現在比較煩惱的是,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十八趴問題,不知道盧教授會不會受到內傷;或者乾脆追隨民進黨蔡英文的腳步宣佈棄領,更了無牽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