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列治文的黃昏

2011年5月21日 星期六

列治文的黃昏

今年天氣怪異,一直處於寒冬,昨天開始才嚐到春天到來的滋味,溫度開始回升。今天也是十足的好天,陽光普照,萬里無雲。定人提議到列治文的西北岸的水邊走走,順便看看夕陽。

來到費沙河岸散步的人很多,都走在提防之上。也有開車來的,可以停在堤上的停車場。來這裡,可以一面看遠山,一面看海,一面看對岸溫哥華機場的飛機起降;最重要的是,可以觀看夕陽。這裡有兩處遠山,都在海的另一邊:北邊為松雞山及陽光海岸一帶的山系,還包括溫哥華島的一部份;西側則是美國邊境的諸山,也數不清什麼名稱,可能也包括奧林匹克山的一部份。海面則是費沙河的出口,費沙河被列治文(以前稱露露島)分成兩河道,所以地理學上,列治文只是費沙河的一堵沙洲。

我們來時,正值漲潮,河面光滑如鏡,河水一直往上游流動,遠山在河裡都形成倒影。今天的夕陽被沈在山邊的浮雲遮住了,所以雖有光芒,但只見模糊的映象。即使如此,已將西方染成炫麗的紅彩。在海面上輝映出數道鮮明的光影,各自在波紋之上耀動。

有雲彩的夕陽是美的,那種色彩變成溫昫和緩,等於在天空裡展示的大畫布,任由太陽的光與影調和成不同的形狀。所以走在海堤上,一面散步,一面看著夕陽西沈,寧靜而安祥,是相當愉悅的時光。

傍晚在漲潮時垂釣,沒有魚也可以釣到滿天的彩霞

看飛機的起落,也是令人興奮的事
黃昏下的蕾絲花也有不同的風情
夕陽正在告別今天,整個海面轉為金黃。
海水漂來的浮木,正向夕陽告別
讓天下的有情人,共享這一刻特殊的時光吧!
那無盡的海水,舞動著波光,揮別夕陽
走在堤防之上,與最後一道夕陽告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