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雪雁南飛

2011年11月5日 星期六

雪雁南飛


最近的天氣仍然寒冷,白天氣溫都上不了十度,晚上更只在2,3度之間徘徊,感覺上冬天就來了。今天也是如此,雖然秋日漸深,且大部份的樹葉鉛華落盡,但大自然在這裡的變化仍然循序漸進,其轉化也更為鮮明,讓人更有層次感。樹上殘枝留白,綠葉退去,部份紅葉彰顯,成為鮮明的紅色世界。只是有些紅得發紫,深紫成棕的葉片便隨風而去。但見秋已去,而冬將來。





在這段時間,有一種候鳥叫雪雁。每年這個時節都由西伯利亞朝南飛,帶著新孵出的幼雛往南尋找更溫暖的所在。賞鳥的人將這些開始試飛的幼鳥稱為亞成鳥,因為牠們羽翼未豐,必須與家人同行,學會展翅高飛。只是其翱翔羽仍然雜色並陳,無法如成鳥那麼純白。因此由外觀可以立即辦認出來,仍屬菜鳥的角色,只會緊跟著雁媽媽,不離左右。

在秋高氣爽的季節裡,住在溫哥華地區的人總有機會看到成群的雪雁由北飛來,這裡成為牠們南飛的中站。尤其列治文這片平平的草地,可以暫時提供牠們一些補充體力的棲息地與食物。牠們常在此留住約一個月,好像來此作客一樣。這一段時間,住在這裡的人,都有幸與這群嬌客見見面。

剛來溫哥華時,看到成群的雪雁,人字形地在空中飛來飛去,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興奮感覺。記得第一年,定人為了趕看一大群在草地上的雪堆,還扭傷了腳。後來,每年來來去去,總是有機會再看到數千或數萬的成群雪雁的蹤跡。在列治文地區,最常看到牠們歇在西北角的泰拉諾瓦區的菜園裡,有時也歇息在堤防岸上。另外有一部份則停留在萊福野鳥保護區內,這是位於列治文南邊三角洲的一片沼澤地帶。當地政府還特別與附近農民打契約,若有嬌客臨到,儘管讓牠們吃喝,留下的便便就當肥料,算是政府為這群嬌客洗塵。

這種雪雁是素食,喜歡吃嫰草根,休息夠了就開始往南飛。所排出的糞便都是綠色的,雖不臭,但也不雅。有些民家並不喜歡雪雁光臨,尤其最近頻傳禽感,讓一些住家避之唯恐不及。

前一天定人提議到以往常觀賞夕陽的機場對面看看能否與今年的雪雁相見一面,結果因為天氣惡劣,風大氣溫又冷,只看到一群由空中掠過,卻看不到他們群聚之所。今天趁上街買菜之餘,開車再前往西北角再試試運氣。結果在泰拉諾瓦的社區公園裡發現了雁蹤。數千隻雪雁群集在這一大片的草地上,咶噪之聲不絕於耳。看到雪雁歸來,心中還是有深深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