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黃石公園的老忠實噴泉

2012年9月5日 星期三

黃石公園的老忠實噴泉

  • 何處可為家?
中午由愛城上15號公路的交流道,不久轉入20號公路北上直奔黃石公園。我們並沒訂今晚的旅館,但直接由AAA的旅遊手冊中知道有一家名稱為Lazy G的旅館,其標價還算合理,每一宿為93美元,位於西黃石(West Yellowstone),同地區內也有好幾家可供選擇。定人決定碰碰運氣,不先預定。只是出發前先將GPS設定該至旅館。

接近黃石公園所見的景色

抵達西黃石時,天色尚早,也立即找到這家旅館。後來雖到其他家作比價,最後仍然決定當初選定的這一家。這旅館乾淨寬敞,又在一樓。且外面有一個小庭院,有餐桌,而且有瓦斯供應,可以讓我們享受比較舒適的自製早餐。


  • 進入黃石公園
由於時間尚早,趁天色仍亮之時,我們驅車先進入黃石公園,到著名的老忠實噴泉參觀。這是每位遊客必到之地,先拜訪老忠實這位朋友,方不虛此行。雖然卅餘年前曾有一面之緣,總須登拜訪後,方見老朋友之忠實心情誼。

西黃石位於蒙塔那州境,由此繼續沿20號公路進入國家公園就會與公園的內部道路191號公路接上。黃石公園在西區有一個大門,進入園區按車收費。這一趟加州之旅因預計進入幾座美國死國家公園,所以事先已經買了年票。進出黃石公園就很方便,不必浪費時間在門票方面。

由西側門進入後,仍要開車近一小時才能抵達老忠實噴泉。開始之時,順著麥迪遜河而行。一路可以看到,山谷與河流交錯的景色。河床的草叢中,偶而可以看到動物的踪跡。傍晚時分,正是牠們出來覓食的時間。所以只要路旁忽然間聚集許多人們時,八九不離十應有動物在河谷中或路旁出現。人類對動物的好奇心是永遠存在的,尤其對野生動物更是如此。小孩子看到了更會驚叫連連。

途中,我們在草原上看到一對大鹿,也看到一對野牛,閒著沒事躺在樹叢裡。黃石公園對野牛的復育聽說相當成功。所以常可看到成群的野牛出現。上帝造人時要人類管理動植物,主要著眼點是生態平衡。但人類對動物的濫殺,反致生態失衡。當初公園裡一度野狼過多而進行撲殺。後來發現公園裡的植被逐漸消失,更有甚者,山坡地也受侵蝕崩坍。環保學者發現,其最大原因是鹿群因少了野狼的天敵反而生聚眔多,把山中的綠草嫩芽都吃光了。現在開始自加拿大引進野狼,才逐漸恢復自然生態的平衡。


由西黃石進入公園區
時近傍晚,沿途可以看到草原上有動物出沒

近年來美洲野牛在此復育得甚為成功


  • 與老忠實噴泉見面
五點多到達老忠實噴泉時現場時已經圍了數百人,大家都圍在噴泉口旁邊的木板凳上,屏息等待老忠實嗔出。現在的設備已經改善很多,記得在美國念書時,來過一次。那時觀光客僅能從遠處觀看,沒有等待的座位。現在除了在噴泉週圍鋪設弧形木板棧道外,棧道外側尚加裝劇台式的長椅,讓觀眾像看表演一般在場等待。早來的遊客都會先佔一個自覺不錯的位置。尤其許多手拿大礮等待的朋友們,佔最佳的角度更形重要。他們之間還會相互砌磋,討論各人的戰果。這裡的遊客來自四面八方,多國語言在此都可聽得到,只惜不懂其意。將來谷歌大神也許會有這種能力,大家見面,只要掏出智慧型手機就行。想不到世界大同的理念也不是遙不可及之事哩。

我們抵達時,接近下午六時,不久竟然噴出來了,讓我們有點措手不及。只能匆匆忙忙地照著相。一時也來不及好好欣賞它噴起時的英姿。對實地的景觀有時太過匆促,只顧照相,反而無法實際融入實景,有時是一大憾事而不自覺。在事後看到自已所拍攝的成果,總會後悔當時沒有仔細體會實境。要兼顧虛實的人生是多兩難的事啊!

在老忠實噴泉的正前方,現在興建一棟美侖美奐的遊客中心。裡面對老忠實的資訊相當豐富。對老忠實噴發時間也詳細的預測,我們因由停車場走來,走入旅館區,所以找不到相關資訊。有點瞎貓碰到死老鼠。

遊客中心預測下次再噴發的時間為7:09。我們決定等待再觀賞一次。趁等待的時間,欣賞遊客中心所提供的影片介紹。最後又回到老忠實的噴口處等待。

等到7:09分仍未見動靜。讓人耽心是否失約了?過了兩分鐘,又是一次的大噴發,比上次更高、更大,也更充實。




大家以觀戯的心情等待好戯上演

大家排排坐,相同的目標,但有不同的盤算

哇!噴起來了

噴得大,噴得高

因風而起,形成一片大霧

七點多的這一場人較少,噴出的水柱沒前次壯觀。

  • 摸黑回到旅館

回程時,因因貪圖景緻,看到上噴泉地谷(Upper Geyser Basin)吹煙裊裊,蒸氣彌漫,在黃昏的彩霞陪襯下,變成一個奇幻的世界。我們拍了許多照片,將留待下回解說,知道的人不可錯過。黃石公園之美,美在你必須親臨,才能更為體會。

黃昏的冷豔,讓溫泉鄉更為迷人

高熱的噴泉流入河中,形成霧氣的河

滾熱的溫泉水毫不保留地洩入河中

在這個溫泉區走動,就是有溫暖的感覺

這裡的熱氣不僅可以煮蛋而已

這樣的小梯田千變萬化

這種梯田溫泉顯示另一種美的圖案

就是因為轉入上噴泉地谷,花了不少時間,終於錯過了路頭。回來的路上,完全摸黑回家。在黑漆漆的路上獨行,等於向黑暗的世界繳械。而夜晚動物會不會突然出沒,均在未定之天。我們只能緩慢而行,不敢大意。當晚還是平安回到了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