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從一朵牡丹花談起

2009年5月14日 星期四

從一朵牡丹花談起

回列治文前,我們先到凡都森植物園一遊。只是今天氣溫低又潮濕,總是感到身體熱量不足。我們先沿著櫻花巷走一趟,眼見過去幾週怒放不止的櫻花,終究花落成泥,鉛華盡去,獨留孤枝嫰葉高唱迎春曲。想起花開時多麼令人驚艷,令人讚賞,而花落時又令人流連、落寞與情傷。嗟乎!真是賞花要及時也。

然而,整個植物園裡,仍有其他花種正待開放。大自然的舞台其實是輪流上演,只要是好戯,都能摶得大家歡喜歌唱。今天我們又看到公主樹(Princess Tree)正在展示紫色的花顏,朵朵高掛在樹枝上,遠遠觀之,與藍天匯成一色。這種樹長得又高又直,是屬中國的樹種。聽說中國北方常在生女兒的時候種植這種樹,待女兒出嫁時可以砍下作嫁妝的櫃子。有點像南方生女兒時,把女兒紅藏在地窖裡一樣。

在另外一棵樹下,我們驚奇地看到第一枝牡丹開花。粉紅的色調,綻放出春天的光彩,那麼大的花朵,真可驚為天人。實際上凡都森的天氣較冷,尤其今年的春天來遲,所有花幾乎都延時報到。我想這裡的牡丹花也有同樣的情形,前幾天,我們到UBC植物園,就已看到兩棵紅色牡丹開得很鮮艷,令人看了心花怒放。中國人看到牡丹花開,總是有一種特別的感情。許多畫家常以花開富貴為主題,象徵各人的運勢,其中均以繪牡丹為多。且由於牡丹的花朵很大,人稱花中之王。我們有一個山東來的朋友,他常對我們說,這裡的牡丹實際上沒有什麼,他家鄉的牡丹開得又大又漂亮,而且有各種顏色。聽起來真令人嚮往。

不過這種花王也有它的個性,有一個傳說:武則天當皇帝後,某一年冬天至上苑飲酒賞雪,半醉半醒之間,在白絹上寫了一首五言詩:

明朝游上苑,
火速報春知。
花須連夜放,
莫待曉風吹。

玉旨寫罷,叫人焚燒報花神知曉,倒是嚇壞了百花仙子,真是強龍硬壓地頭蛇。可是,牡丹是花中之王,不是篡位而來,不理這一套。第二天,除了牡丹外,其餘花都開了。武則天見牡丹未開,盛怒,下令火焚眾牡丹,並將其連根拔除,貶出長安,最後流落至洛陽邙山。誰知牡丹在洛陽邙山竟然成長良好,成為牡丹觀賞重鎮。我想可能一部份也流浪到山東,所以山東的牡丹也很出名。

想到牡丹,我常想到我的大嫂,她姓李,名牡丹。只是我一提起她就為她打從心裡作苦。她為大哥生五男兩女,現有兩男未娶,其餘均已婚嫁。十年前中風跌倒,至今無法行走,必須倚賴一位印尼傭照顧。大哥年歲已八十三,雖然健壯,但體力已不如當年。如今兩老孤獨居於鄉間,部份依靠老人年金度日,子女卻少於往來,遑論噓寒問暖。本應含飴弄孫之齡,到頭來希望皆空。誠然可嘆,苦矣哉!

我很喜歡很早的一首台語老歌,歌名為白扗丹。這是當年陳達儒與陳秋霖的成名作。陳達儒創作此曲時,年僅十九,卻能將少女天真爛漫、期待愛情的情懷,表露無遺,真是可佩。歌詞如下:

  • 白牡丹,笑文文,妖嬌含蕊等親君,
    無憂愁、無怨恨,單守花園一枝春,
    啊‥‥‥‥單守花園一枝春。
  • 白牡丹,白花蕊,春風無來花無開,
    無亂開、無亂美,不願旋枝出牆圍,
    啊‥‥‥‥不願旋枝出牆圍。
  • 白牡丹,等君挽,希望惜花頭一層,
    無嫌早、無嫌慢,甘願乎君插花瓶,
    啊‥‥‥‥甘願乎君插花瓶。

在Youtube可以聽到鳳飛飛唱這首歌,可惜只有聲音:





下面是可收集的有關歌頌牡丹的詩,與大家一同分享:

韋莊-白牡丹(唐)
閨中莫妒新妝婦,陌上面慚傅粉郎。
昨夜月照深似水,入門唯覺一庭香。

清平調李白(唐)
一枝紅艷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腸。
借問漢官誰得似,可憐飛燕倚紅妝。


惜牡丹白居易(唐)
惆悵階前紅牡丹,晚來只有兩枝殘。
明朝風起應吹盡,夜惜衰紅把火看。


題御筆牡丹王國維(清)
摩羅西域竟時妝,東海櫻花侈國香。
閱盡大千春世界,牡丹終古是花王。



凡都森的第一朵牡丹花開

UBC植物園擬似白牡丹


UBC植物園的紅牡丹

UBC植物園的粉紅牡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