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列治文的夕陽

2009年7月15日 星期三

列治文的夕陽

那一天我們決定再去看夕陽。在列治文看夕陽是一種享受,你不必跑得太遠,一路上也能看見太陽西下的身影。心裡總是有數,除非天有不測風雲,不然總會在海邊見到夕陽一面。這一天,原來烏雲滿天,北方早成巫山陰雨,山勢已然消失不見了。本以為今日的夕陽已不得見,未料到達堤岸邊時,西邊的海上雲裡突然露出一線亮光,夕陽終究出現。一輪紅色的夕陽,宛如滿月,掛在雲端,我們滿心歡喜,今天來到岸邊的遊客也有與我們同樣的喜樂。

看到黃昏夕陽,每每想到李商隱的那首登樂遊原的詩,詩曰:

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這首詩拿來描述今天的情境,並不恰當。至少我們的心情並非如此,所以我也胡縐一首:

風輕遊北河,水滿春草沒;
夕日波光好,更聞雁聲和。

紅輪高高起,雲淡水波細;
悄然話離別,遠山萬籟寂。

相約在海邊,只因此地寬;
天山成一線,夕陽更是圓。





黃昏之一



黃昏之二



黃昏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