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春到陽明山之後

2010年2月25日 星期四

春到陽明山之後

一早定人的哥哥開車,我們三人一齊上陽明山掃墓。陽明山這塊墓地是其雙親在世時,很早就自已選定的。地點的風景不錯,但必須走一段很陡的山坡。路上有些山櫻花倒是已經盛開,光彩奪目。陽明山的花季明日開放,但今天已經有很多遊客上山,停車場前排了很長的車隊。大家都迫不及待,搶在花季之前上山一睹花季的風采。

望見文化大學城,風景優美

陽明山的山櫻花正開

千紅迎春喜氣來

我們在車隊裡等了許久無法進場停車,因為定人下午預約看醫生,無法久待,只好決定先行下山。這一路倒還順暢。我們還特地到到樂利路主教公署旁的一家川菜館吃午餐,由定人的哥哥作東。她嫂嫂還特地由公司趕來作陪,大家吃得甚為愉快。

下午,我們騎自行車到汀州路的三軍總醫院,定人要看醫生,瞭解上次的各種追綜檢查的結果。由於護士改變了先到先看的習慣,重新按預約號碼叫號,時間反而更為躭擱。定人只好趁等待的時間先將新配的眼鏡拿到東南眼鏡行重新調整。這付眼鏡新配後,戴起來不舒服,好像老焦點沒弄好。後來老闆說要送回工廠重配鏡片,只好等下回再取。回來醫院再等叫號,一直到下午近四點才得見到醫生。

回家的路上,我們先經過台大校園,來到植物標本館再訪朋友阿芬。一進門她就抱怨說上次在部落格中提及植物標本館之事,把她寫得太好,而且有些事情的發展也讓她感覺不自在。她深怕有些人看到了會起反感。我想這只是一個小小的部落格,其影響力也不會太大。不過主管若真能因而多鑑賞阿芬在工作上的努力,那也未嘗不是這個小部落格的一點點貢獻吧。

一點草一滴露 (台灣油點草)

一片葉黃渡千脈


我們又到舊農化館看高中同學黃健雄教授,他已於今年二月一日退休,但仍看他仍在實驗室中忙個不停,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歇下來,把捧子交出去。目前他還在審視手中的學生論文,名符其實地退而不休。今年我們的南一中高三七班同學會擬辦理北美同學會,現在正在討論活動內容並徵求參加人員。但分隔四十多年,相聚不容易,要一同到北美更難。只好等待下一次會議再談論細節。

無意中碰到李平篤教授,他也是農化系的老教授,但還有一年才引退。他現在完全投入於環境保育及賞鳥行列,做得有聲有色。那天我在生態池附近碰到,留著近白的小鬍子,讓人一時認不出來。那時他帶領一群賞鳥人,手中帶著大砲筒,一路解說。像他這樣熱衷自然,瞭解自然,愛護自然,進而帶領其他人進入這一行列,真是精神可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