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死亡醫生過世了

2011年6月7日 星期二

死亡醫生過世了

戰煬上有人殺人無數,成了英雄;而在當今的社會裡,無論用什麼方法殺了人,就要坐牢。在美國有一位病理學家傑克·凱沃爾基安(Jack Kevorkian)醫生,他用他的設備竟然連續殺了130人,這個牢房是住定了。

右為死亡醫生傑克,左為電影裡演<<誰是傑克>>的男主角
傑克自己承認說:他曾利用他的專長,協助130位末期病患結束生命。他這樣做只是盡一位醫生的職責,盡量減輕病人的痛苦。只可惜這樣的方法卻必須終結病人的生命。有些病患到了最後期,不但行動不便,甚至不能言語,更無法思考,他們的生命已完全失去生存的意義,也沒有人的尊嚴。

然而在醫療技術的協助下,這些長期病人往往求死不得。 鑑於對生命的尊重,法律界及宗教界及人倫專家方面對安樂死一向有很大的爭議,而且也有很大的阻力。傑克醫生只能暗地裡協助這些病患安樂死。十一年前,他因為一患有萎縮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的病人安樂死,並將整個過程公布於電視頻道上,希望喚起社會大眾認真面對安樂死的問題。他因此被控謀殺罪監禁七年,2007年假釋出獄。

定人的哥哥曾養過一條狗,這條狗後來老到走不動了,連大小便都便在客廳裡或地上,最後只好施行安樂死。猫狗的安樂死似乎爭議不大,但同為動物的人,一講到安樂死好像就犯下大忌。但當人老了、病了、走不動了、吃不下了,何嘗不可也讓他走得安詳平靜呢?我記得有一則加拿大的原住民的習俗,當一位長老感到自己接近風燭殘年、無法任事走動的時候,他會選在某一天默默地獨自走向森林,從此不知所蹤。

一位長年臥病不起的老年人,為了照顧其生活起居,往往要付出許多不同的代價。其中包括病人本人承受的痛苦、病人家屬生活的勞頓、家庭經濟的負擔及社會與醫療成本的支出等。醫療的成本也許醫療體系會有獲益,但最終仍要全民負擔。

這位死亡醫生過世了,享年83歲,沒有透過安樂死。但死時,護士有在床邊播放巴哈的音樂。但對於安樂死,你意以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