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悼一對好友的殞落

2012年4月10日 星期二

悼一對好友的殞落

清早五點,電話鈴聲響起。正在嘀咕什麼人竟然會這麼早來電話。拿起聽筒,對方是一位洋人的聲音:「我是約翰,請問蘿莎在嗎?」正想掛上沒來由的電話,定人從床上跳了起來,趕快前去接聽,她認得這是好朋友巴甫的兒子打來的。最近定人接連幾次打電話給他們,卻總是鈴聲空響,没人接聽,没有任何錄音。定人開始有些擔心,不知他們是不是有事。現在,約翰打電話來,又是這個不正常的時間,天哪!會是什麼消息?!

約翰說:他爸爸媽媽出事了,就在今年一月十三日,他們搭乘的一艘義大利郵輪(Costa Concordia),在地中海岸邊翻覆,兩老來不及逃出,現在連屍體仍未尋著。約翰事後一直打電話想聯繫定人,但嘗試多次均無法打通。原來我們回台灣後,把電話暫停了。他也試著用Email與我們聯絡,但可能帳號有錯,一直被退回。他開始擔心是不是我們也出事了。但是他不放棄,過一陣子就再撥電話試試。今天一早,終於打通了。

我們腦中一片混 亂。死了? 郵輪意外? 找不到?四千多乘客怎麼就會是他們? 定人在電話裡大概也語無倫次,電話那頭傳來片片資訊,拼湊出一些圖像。有同船的旅客在出事前曾經碰過他們,並且也拍到照片。當事故發生後,大家都爭先恐後,只有他們倆老,都讓人先行。可能也如此,讓他們來不及逃出。

這艘郵輪聽說為了取悅部份旅客,刻意偏離電腦設定的正常航道,讓旅客可以看到更好的岸上風景。結果在一處水域觸礁,船艙底部的引擎與發電機浸水,全船立即失去電力與動力。船長Francesco Schettino誑稱只是電路故障,任其漂流一個多小時而不果斷宣布棄船施救。最後漂到一處岸邊傾覆,船長竟然坐視旅客生死不管,先自行離船逃生。船上總計有3,229旅客,其中30人死亡,兩人失蹤。而失蹤的兩位就是海爾一家兩老!


海爾一家原來是定人以前在明尼蘇達大學念書時的接待家庭,位於明州的白熊湖鎮。主人傑瑞與巴甫相當好客,對待定人親如家人,定人在美期間也看著他們的小孩長大,最後成家。他們育有三男,並領養一女。除老么外均已成家,現在總共已有十五個孫子,算是子孫滿堂。他們是非常虔誠的天主教徒,退休後,上教堂,當義工,含飴弄孫,都是她們的重要工作。巴甫為人和善,做事不急不徐,與人相處和睦。每次我們到美國,或加東之行,都會按排一段時間至明尼蘇達州與他們會面,閒敍家常。他還會帶我們東逛西走,甚至到附近尋找車庫賣(Garage Sale)。他們生活簡樸,自家園區裡種菜種花,樂與自然為伍。

2001年我與定人第一次同時到她家。她還特別把全家人都叫回來團聚,宛如開一個盛大的家庭聚會,所有小孫子們圍在一旁。那幾天她們還特別將自己的房間騰出來供我們住宿,讓我們倍感溫馨。翌年,我們邀請他倆來溫哥華一遊,看看我們在溫哥華的住所。他們很爽快地答應,並積極籌備整個行程。記得那一行正好她剛動過臗骨移植手術,不良於行。只是她還是忍著痛,堅持遊遍溫哥華的山水。所以,由溫哥華島參觀布查特花園,到惠斯勒山上乘坐纜車賞雪,整個行程可說是最美好的時光。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家後院栽種有幾棵大樹,樹的大小不一,但都有名號,各以每位小孩命名。現在小孩都已長大成人,但都認得以自己為名的樹木。有的已高聳入雲,有的仍然還在成長之中。

巴甫一家,是定人欽羡的典範。她在美國求學期間雖也認識不少美國朋友,但巴甫對她的情誼實在不同,算一算到今年也有38年的友情了。所以一聽到兩夫婦驟然過世,而且是這樣的離去,震慟之情,溢於言表。這起義大利沈船的事件正好發生在我們剛回台灣不久,因此也看到電視的報導。我們知道船長偏離航道在先,後又棄船逃命,淪為國際笑話,但也没有特別去留意。只是 怎麼也想不到, 唯二死亡的美國遊客,唯二找不到屍體的,竟然是我們最親愛的朋友!此情此景誠何以堪。也不知上帝作此安排的旨意,這樣虔誠又善良的一對夫妻,竟然會在旅遊中發生如此之不幸。

巴甫每年的聖誔節都特別作法吉巧克力(Fudge),用很多糖、奶油、巧克力及核桃製作而成,由於糖度高,可以放很久不壞,她每年都用包裹寄來一大包,郵資都要比糖果本身高數倍,代表的友情卻更多更多。這種糖餅常要吃很久,去年聖誔節寄來的到現在還有,後來定人將它切成小丁,混在香蕉麵包中,不用另加太多糖但卻變得很好吃。現在我們只能特別珍惜這一些了。





2009年的合照


巴甫在廚房忙碌(2005)

在溫哥華的Granville Island

在溫哥華島的海灘飯店

在Chinimas的圖畫城

在English Bay 的海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