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愛瑞街風情畫(一)

2008年4月13日 星期日

愛瑞街風情畫(一)


愛瑞街風情畫(一)
愛瑞街風情畫(二)
愛瑞街風情畫(三)
愛瑞街風情畫(四)
愛瑞街風情畫(五)



愛瑞街風情畫(一)


這是一份卅年前的小字報,是當時明尼蘇達州立大學城中發生的小城故事。這個小報在手中保留良久,完全是手稿,甚有紀念價值,每次翻箱倒櫃時總是會出現。這次因為退休搬家,將它帶到列治文來,目的是想將此文保存在部落格上,讓這些老一輩的人重新換醒記憶,也算功德一件。當時的這批人物現在有些已是教授、總經理,個個事業有成,兒女成群,學生眾多,已不再是孤男了,或劇中的況南先生了。

愛瑞街(Erie Street)位於明大明尼亞波里斯校區東南,沿街樹木葱鬱,更有密西西比河側身七十度而過,一望即知是地靈人傑的好地方。愛瑞大廈(Erie-Essex-Campus Apartment)位於瑞街上,距密密西西比河不滿百米處,全棟雪白,望之儼然,號稱明城白宮,也是明城中國青男少女精英的聚居地!

幾年來,愛瑞大廈一直是明城中國未婚學子的麋集地。是故,如能在愛瑞大廈脫穎而出,號稱什麼第一美女,愛瑞之姝,那真是全城風光,成為明城中國同學眼光注目的焦點。即令有人只是在愛瑞沾到什麼聲音最甜美,眼睛最大,...,等頭銜,也會沾沾自喜引以為榮。換言之,如果不是身處愛瑞,縱令是稱做什麼明城之最,技壓舞國群芳,...。充其量也不過是走的旁門小徑,沐猴而冠,斷斷然是稱不上是系出名門的大家閏秀式英雄好漢!

每當春天乍暖,擬泛輕舟之時,也是愛瑞街一年最迷人的時分。此時女孩們或沿密西西比河畔並轡小跑,或慵懶晒日,含蓄的迷你蓋膝裙夾持著初來的綠意花香,隱隱漫出雅而不慍的亞熱帶風光。這些中國女孩修細纖盈的身子,不知羨煞多少身著羅馬禁衛軍鞋,揮動雄壯臂膀,小跑側身而過的番邦女子。

而此時分,愛瑞大廈內,男女交往,也較往昔頻仍。豆沙包、珍珠丸、鉑金派(Pumpkin pie),你來我往,大廈內處處傳出莘莘學子的歡樂笑聲!據說曾有人一日內八進七出女生宿舍,也有三男子宴請十餘女生,令人感動得涕泗縱橫的盛大場面。

情,無疑是人世間最可貴的東西。我們實在很不願意,但也不得不承認,愛瑞街發生的感情故事,即使在愛瑞大廈內,實在也是不可避免的。但儘管你可以祈禱得頭破血流,所有的事情的發生並不都來得如此如意!於是,有人在情場失意後,半途棄約曳金遷居他處。有人稱名求學,轉往史丹福、康乃爾等地,另謀發展。有人閉門謝客,說是要懸髮坐錐,閉門苦讀。但不服輸的,也不是沒有。有人在搬出愛瑞後,重整旗鼓,再度搬入,企圖力挽狂瀾,但到底是長江後浪推前浪,每年新人輩出,終究是力不從心,怏怏然退!

眼前的狀況,似乎是只有那最傑出的,才能屹立不撓,年復一年的在愛瑞住下去。

雖然在眼前的功利社會,我們不曾也不期望有任何泣人心血的癡情故事,但在愛瑞確也曾有過一些令人惋嘆的感人情節。而其中數則,需要在此略加描述,好讓那些說什麼留學生沒有純愛蠢愛的人有個了斷。

先提況南先生的案例。況南原是T大一名工學院學生,當年雄疇壯志,想想自己堂堂男生,為什麼需低聲下氣的去追女生?於是僅管當年在T大風光得很,由校門走至學生活動中心,一路春光柳色,往往打了不下二、三十聲嗨!但什麼木馬、水舟,什麼露出馬腿迷你裙,精忠報國露背裝?一箇意也沒看上眼!不料來到愛瑞之後,由於群雄麋隻,一時倒也顯不出有什麼超人之處,竟沒有得到任何女生的青睞!

這天況南在實驗室做試樣準備,研磨金屬,擬做金相顯微觀察。忽地望到窗外春光乍起,可夫曼大樓前比基尼幢幢,頓時想起自己竟然孤身在室內研磨金相材料。心中暗嘆道:

今日我是一匹孤獨的狼。
我在做什麼?
我問我自己,
我的意志強迫我思考,
我的腦子卻顧左右而言它,
疑,那邊走過來一個比基尼女郎!
瞧,那對情侶多親密,
我在做什麼?
我再度問我自己,
呸,荒謬,再唾一口水!

我拾起試樣,再度研磨,又歎道:

磨呀磨!
我磨研淨垢锈污瘢,
我磨得了頑鐵靱鋼,
磨破自己的雙手,
研光這堆破爛銅鐵,
誰人肯幹,誰人肯幹?
而,
孤獨男孩泣锈的心,
又有誰人肯磨?誰人肯磨?
年去年來一顆孤單的心,
夜夜伴我一盞孤寒燈。
磨呀磨!
青春年華指間磨過,
磨得一身汗臭手髒,
換得銅鐵清盈潔亮,
你們肯幹?你們肯幹?

唱著,唱著,忽望愛瑞之姝窗前走過。(下期續)


View Larger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