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愛瑞街風情畫(二)

2008年4月13日 星期日

愛瑞街風情畫(二)

愛瑞街風情畫(一)
愛瑞街風情畫(二)
愛瑞街風情畫(三)
愛瑞街風情畫(四)
愛瑞街風情畫(五)



愛瑞街風情畫(二)


話說那日況南無聊之時,巧遇愛瑞之姝。那愛瑞之姝可也不是一箇簡單人物。愛瑞原有雙姝,平日風頭甚健,擅跳採茶、思相枝之舞。二人體態輕盈,舞姿婀娜,一旦跳起採茶舞,其舞步包括東採、西採、上採、下採,滿場飛舞,弄得眾男生莫不憐香惜玉,恨不得上台助上一臂之力。跳起相思之舞時,那種千思、萬思,剪不斷的思,種種想思之情有如在場的觀眾個個都成他們的情人,舞姿美妙,撩起男生多少一簾幽夢,每位都以為她們所思的便是他自己。

這雙姝二人膚色一白一黑,白者叫明姝,黑者謂暗姝,二人合居一處,稱為明暗雙姝香窟,也算是愛瑞街名勝之一。這香窟平日眾男麋集,常假藉借香菇、薑、葱之名,或獻上米粉、豆沙包之實,一親芳澤。有些男士一進香窟,便在那裡坐著、望著,或語無倫次地聊著,久久不去。

有些初抵明城的學生,也許閱歷不深,見識不廣,在她們的殷勤招待下,往往三兩句話,便被她們弄得神馳心儀。就連有些已婚的男士,也都喜歡假藉驅車買菜之名,一近集姝裙澤。這些人即使心境坦然,在雙姝嗔嬌笑談、怩忸作態下,也無不有如沐春風之感。在這些提供的機會中,車子是否系出名門,是否暢行無礙,便往往是決定此次是否能邀得雙侏共往買菜的關鍵。

話說況南原也是一個肉身男子,那有不被雙姝著迷的道理?自那日巧遇明姝,驚為天人。因此,回來後便多方打聽,設法接近。他聽說明姝喜歡烏龜,於是趕緊上街購得一枚木製烏龜,上刻明姝二字,每日親之、撫之,有如親近明姝其人!

明姝喜歡晨跑,況南便每早配合時辰,相互陪伴,並以弱小女生保護者自居。於是當女生再度整隊跑步時,況南便自告奮勇,以腳踏車護駕。未料第一天就出師不利,一開始便撞上安全島,弄得車毁人傷,反而讓眾女生護送回家休養。

新年期間,雙姝報名參加新年晚會,準備山地舞表演節目。況南一聽說,即認為是天賜良機。於是對外宣稱對舞蹈及山地文化也有極濃厚的興趣,並報名參加,實際上只求能與雙姝有同台機會。未料後來傳聞有誤,戯碼中況南只能與一群媽媽型的女生合跳。可憐況南只能配合地胡亂扭了幾下,虛應個故事而已。

後來也有些傳聞,聽說況南和明姝間的感情,已大大的向前跨了一步。兩人並且時常出雙入對,只是尚未到達十分親密的程度。

在舞會中,況南蹦跳如躍蝦,明姝上下起伏則如睡彈簧床。只是無論是怎樣的舞步,二人之間,總是保持一個籃球光景的距離,無法逾越。

有一次大家一同群遊動物園,明姝在團體中好像蜜蜂採密也似的四處穿梭談笑,而況南只能在整個過程中擔任照相的份兒,偶而僅能獨自暗中傻笑,很難有插入的機會。

又有一次,明姝興緻起來做許多豆沙包,很多人都可享受到明姝親手做的豆沙包,連那已婚的老頑童都可得而食之,但是況南竟不得食。其間的隔閡仍然甚深。

或許是出於那一份不必要的男性矜持,我們很難知道這況南的心境,究竟是如何的隨周遭的環境而週期性的升降起伏,只知道況南彼此更加的沈默,也隱約的聽人說常在看愛情動作片時,遇到況南;也有人說他常在家獨吹冷氣,單享品德屋,至於其他公共場合,便很少看到他露面了。

這天,況南又攜帶一盒鉑金派到雙姝香窟作客。自然,一如往昔,又由那群愛瑞女生很快的分食而盡。那種情況,不覺令人想起淑女吃飯不宜爭先恐後,名嬡進食當宜細嚼慢嚥的警語。那天,大家飽餐之後,暗姝自告奮勇要幫況南看相。在此我們不便將看相的結果公開。隱約依據暗姝的說法,況南五年內是否能拿到博士學位,似乎是大有問題了。換言之,在此狀況下五年內是否能結婚也有疑問。看相是談不上有什麼勝負的,但此時,我們只見暗姝臉上充滿自信光彩,洋洋自得的微笑。只是此時況南臉上僅能掛著似是而非,若有若無,非笑不可的暗淡微笑,真是有苦說不出;而其餘女生則已前仆後仰的笑成一團。

第二天,況南無聊地四處遊逛,無意地竟抓到一隻不知名的小鳥。由於一心只惦念著明姝,腳不竟經心往明姝家走去。此時明姝家照例訪客盈門,裡面充滿了笑聲。況南近前扣門,應門的竟是明姝。她看了況南一眼,嘴尖露出一絲不悅的表情,劈頭便不客氣地問況南:你來做什麼?

況南瞠目結舌,無以作答,出得門來,心中百感交集,乃歌道:

你來做什麼?
你來做什麼?
歸去吧!歸去吧!
罷了!罷了!這回我定要把你忘記,
學那芭芭拉史翠珊,聳起眉峰,
使勁唱完。
我不再愛你!
然後甩開披肩,調頭就走,
斬釘截鐵,破釜沈舟!

******

蘋果西扛,二氧化碳,
繽紛喧擾的百事世界,
充其量不過是,
摻了糖精的瓊漿。
憤而飲下那江河大海,
只引得我一身疼痛。
我但願能脫胎換骨,
拂去這一身的焦慮不安與魂牽夢迴。

-----

且讓我冷眼旁觀,
這原是熱情的世界。
讓血冷下來!
脈膊血管充斥荊棘的技叢,
盡是世事的苦酸澀辣!
良辰美景打眼邊過時,
儘讓他過!
筋肌血脈,碩健而骨稜分明肌肉,
用力,再用力!
洩光一身的精力,
直至最後一聲的嘆息!

=======

不要再魂縈夢迴,不要再牽腸掛肚,
讓他去吧!
最可恨是那一股難熄的尖,感情的餘燼,
吹吧,吹吧,
而它竟又迴旋而歸!

=======

也罷,也罷!
讓時光沖淡一切!
讓記憶煙灰湮滅!
清倉;提貨,
將尚存的記憶細胞趕盡殺絕!
且讓我登山長嘯,望水自娛!
縱令我有深鎖的眉頭,
亦不再回頭。

儘管況南對明姝是如此的一片癡情,但我們知道感情這碼子事,縱令你奔馳的力量而絕,那怕你祈禱得頭破血流,又豈能讓百煉鋼成繞指柔呢。(待續)


View Larger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