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愛瑞街風情畫(三)

2008年4月13日 星期日

愛瑞街風情畫(三)

愛瑞街風情畫(一)
愛瑞街風情畫(二)
愛瑞街風情畫(三)
愛瑞街風情畫(四)
愛瑞街風情畫(五)



愛瑞街風情畫(三)


話說況南自感情上遭遇挫折後,便也洗了面,革了心。說是年歲已長,決心修心養性,不動凡心。於是便自命為品德屋居士,每日閉門深思,修養品德。

一日正在家中坐,忽聞一女歌曰:

雖說愛瑞春尚好,
年華老去自知曉,
忽見窗前揚柳色,
漫捲詩書直欲狂。

又吟道:

如果你愛我便當如黃河河水由天而降,
橫衝直撞勇猛向前對著我。
如果你要我便當如中國辮子束縛層層,
搖頭幌腦甩之不去想著我。
如果你戀我便當如西門惡少死去活來,
糾纏不清心疲神飢跟著我。
哥兒們,哥兒們!
快別伊伊啞啞,裝腔作勢,
需知水熱有高低,
原當是一方對另一方的傾馳!

仔細一瞧,不是別人,原是那自命不凡的詩女。

原來愛瑞諸女生中,有以貌美聞名的,有以才藝出色著稱的,也有以出怪招取勝的。例如,以喜穿露背裝而得花名露露的(loulou),有喜跳昭君舞的閒名明城的昭君女。而這詩女,即是愛瑞的才女--詩書音樂四女中的詩女。這詩女平日多愁善感,從反共未成到青春易逝,加以一身纖細,淡寫蛾眉,望之下頗有黛玉癡人葬花,惹人愛憐,因此便得了詩女的雅號,至於是否會作詩,做的是否是好詩,倒也沒有人追究。

另一位書女,並不是因其博聞強記,只因唸了個圖書館系,懂得書的種類多,因此名為書女。至於這音女和樂女則是一對,音女咬音清晰婉轉而得名,只是後天失調,不通樂理。樂女則徒通樂理而無美音,也至為可惜。但若二人互補互成,其聲上下起伏,便往往使人有誤醜為美,誤勞為逸的移神功效。若這四女同車,撫媚嬌嗔,鶯鶯燕燕,那怕是柳下惠來開車,也無不有撞車的道理了。只因四女柔媚可人,在愛瑞所居住的區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眾人便仿那六福動物村,也把她們的住宿劃分成許多可愛動物區。諸如河東獅吼區'、河馬區等等,不一而足。

卻說愛瑞另有一男子,長相英俊,雖不是愛瑞第一,但也頗有美男子氣概,因此眾人稱他是德倫兄(取亞蘭德倫之謂也)。德倫兄平日木訥寡言,但笑容可親,在女生群中,甚得人緣。只是說來奇怪,這德倫兄雖整日和女生有來有往,始終未有所動,雖然也有人目睹他和明姝酣舞過好幾回,但想來也未必是動用了真情,因此眾人便又戯稱他是牧羊犬,只是守著羊群不思羊。難不成德倫兄竟是木石之人?

明城已婚婦人中有所謂十鳩雀者,平日聒聒噪噪,每日東家長西家短,男女之間的關係常成為她的話題。因此眾男與眾女間,即使是有心有意,也都裏足不前。這種情景恐怕連見到天上飛下來的仙女,也都不敢動心了。自然也有也有血性男子,心稍有所動,也可不顧一切,但結果總是頭破血流,破肚流膏。

有一日,正值午夜時分,雷電交加,風雨大作,驚聞有女生受困。此時德倫正欲就寢,一聞是樂女被困,竟也心焦如焚,於是立即驅車趕往。那夜樂女正好身穿銀色夜光上衣,下著噴火織目長褲。德倫抵達之時,她胸前掛一只電子錶鍊,時針正一秒不差的直指向左心房,時刻一點正。大雨之中,有德倫相救,樂女感激之情自不在話下。不只嘴角含笑,眼角生波,她輕聲道:「謝謝您了!」

德倫本也性情中人,心裡何等受用,一時竟萌愛憐之意。心中有情意之餘,忽聞樂女耳提面命,萬千叮嚀:「這明城人多語雜,今日之事,事非得已,切勿向任何人提起。」德倫兄一聽,如潑冷水,不由得心頭一震,身子一退,趕緊告辭回家。只是心中怨怨艾艾,竟歌道:

說著,說著,
就必需說是,昨夜誰也沒碰到誰,
靜靜的,
大家都躺在床上,
一動也沒動,誰也沒出去,
一步也不能說是踏出了大門,
十二點鐘時刻,
明月高掛,
誰也不許說沒閉上眼睛,
妳在床上,
我也在床上,
咕咕鳥呱呱的叫了十二聲,
妳沒醒來,
我也沒醒來,
即使在夢裡,
也必需說是,
妳沒碰到我,
我也沒碰到妳。

****

病了,病了,
病的是如此的厲害,
是誰的緣故,
誰也不能認識誰,
兩個孤零零的靈魂,
必須各佔愛瑞的一角。
是誰的緣故,
使得一廊之隔,
必須遠似,
地球和月亮。
是誰說必須中規中矩?
像深山裡的暮鐘一樣,
敲一下,
頂多只能低沈沈的回一聲?
是誰規定的,
龍的傳人命中註定要像帝王一樣,
一陣猛烈的情緒過去後,
必須很快的,
恢復原有的鎮定和威嚴?
誰又在那邊胡言亂語,
外國的牧羊犬相等於中國的狼?
病了,病了,
這些人真是病的厲害!

***

笑著,笑著,
勉為其難的笑著!
誰說的我需要女人?
狂跑幾步,高叫一聲!
我不需要女人!
杯酒下肚,豪語出喉,
女人,
女人不過是手段,不是目的!
管他孔老夫子說的,
什麼君子疾,子捨乎欲而必為之詞?
管他的,Don't Worry!

此後不久,明城學生有所謂赴愛苛華州賽球之事。這德倫與詩書音樂四女亦都踴躍前往。但男男女女,各懷鬼胎,各有盤算,郊遊成份比賽事重要。其中,況南因無牽無掛,真心真意為大家開車。只是因各人心境是如是的複雜,有關車座的安排,以及上場的人選及次序,便大大的費了一番週章!

話分兩頭,這球場上下此時各有一番風雨。這些啦啦隊員,既是此行之意不在球,因此在一旁加油便顯得漫不經心。因此球賽一開始,便手忙腳亂,失誤連連,及待球員精力殆盡,神智不清之際,腳底發癢,都想開溜。這些男生多為多情種子,眼睛會說話,雙腳會傳情,此時雖是聲嘶力竭,聲意之美好、悅耳竟一如往昔,雄壯精短之聲未曾有之,因此使人懷疑這些人的嘴吧是較適宜用來甜言蜜語、娘啊涼的。總之,因與賽者對自己是如此刻意求功,而旁觀者又心不在焉,因此在此次長征討戰中,竟爾連連的敗了三場球賽!

言歸正傳,話說德倫與樂女,自上次午夜護送,早已互相傾心,平時你望我看,但雙方又各存戒心,互相猜度,胡想亂思,只是不好說出。因此兩人間,每每想盡法子,暗中試探。是夜,賽球既畢,眾人以乒乓作樂,適逢二人對壘,難免也要互相試採一下,因你也將真心真意瞞了起來,我也將真心真意瞞了起來,只用假意試採。於是:

我用假意殺你一球,
你也用假意殺我一球,
我用真心讓你一球,
你偏又嘔氣殺我一球,

如此兩假相逢,乒來乓去,互不相讓,便把二人打得身心俱傷,萬念成灰。
或許在感情上男人真是弱者,在心灰意亂,萬念成空之下,德倫竟爾敗在詩女手下。需知德倫自幼體智超人,何日曾吃過此等的癟?一時敗下陣來,愛與恨竟來的同樣的猛烈。這一夜德倫竟然心痛如絞,徹夜難眠,若隱若睡中,將一旁酣睡的況南連續踢了好幾腳!

次日午餐用完之際,因見餐旁有數四馬供人玩樂,眾人便相偕前往。樂女見馬兒碩侹,因歌道:

一座山究竟要經過多少風霜才能屹立無恙?
一條河究竟要穿過多少的峰嶽才能流到海洋?
一匹馬究竟要經過多少的奔馳鍛鍊才能練成這樣的臂膀?

一面唱著,一面便伸手拍拍馬兒的肩膀,馬兒搖頭擺尾,樂不可支!
自己夢寐以求的事,對馬兒來講,竟來的如此的容易。德倫看在眼裡,很不受用,因也上前,
但,

他坐在馬兒背上,馬兒自顧自的吃草,
他拍拍馬兒的屁股,馬兒不理他,
他摸摸馬兒的耳朵,輕輕的對馬兒說:
馬兒,照相了,
馬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他好沒趣,卻又要陪著笑臉與馬兒照相。這情景,就像是被女友狠狠的連打了兩巴掌,又像是期末考期間,心情欠佳之際,在化工館內遇到王X紹,還要虛情假意,很親熱的打一聲:「嗨!」一樣的乏味。

午後時分,一行人來到澄清湖邊(Clear Lake),因見湖面廣濶,波瀾起伏,德倫向樂女說道:「這一旁楊柳依依,綠意盎然,使我想起母親三十歲中李湘穿高叉旗袍打洋傘,坐三輪車的景象,一個褪了色的時代,不再有的閒淡雅致。」不想樂女卻說,「這波瀾雖小,卻有滔天的氣勢,讓我想起蟠蟠蜿蜓的長城及風吹的浪,大帆凌乎其上的鄱陽,我覺得背景當是烈女投江,抑或是壯土斷腕!」

德倫目瞪口呆,顯然樂女的情操要比他高一截,沒想到乒乓桌上被女生蹂躝了一番,來此後思想意識竟又遭女生強暴!

傍晚時分,迎著微風,撫著長髮,樂女說要給德倫來首歌,德倫原以為她要來首情歌,以彌補她下午冒犯男性尊嚴的不智舉動,但卻是:(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