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Rowing In the Lake

2009年8月11日 星期二

Rowing In the Lake

湖中泛舟

來到這個湖濱,一直尚未找機會划船,定人認為有遺憾。所以決定一早下湖泛舟。說是一早,其實也已經是八點一刻,太陽高掛。原來寄望能置身於湖上的晨霧氤氤當中,此時已經消散得幾乎無踪無影。即使如此,到湖上走一遭,也是值得體驗的事。

位於伊的別墅木屋前的湖較小,景深因此只能看到對面的樹林,較大的湖區在此變成遠方的小湖。其相連的內湖裡反而較大,也較深,其中湖底處也有一座小山,只是沈在水裡,無法得見,他們戯稱為下沈島(Sunken Island)。喜歡垂釣的人都會知道這個所在,以免擱淺。這個湖區甚大,只能划船才能抵達,但伊所擁有的土地裡,這個大湖的一半是屬於她所有。只是依明州的規定,湖面的部份屬公家所有,任何人都可以進出,因此不能在湖上建船塢或船屋。只有湖岸才屬私人土地,可以建築。

水平如鏡

伊的別墅木屋建於較高的山丘上,雖然據高臨下,可以俯看湖面,但要下到湖邊則須經過一個陡坡,上下不太方便。陡坡上雖有以木頭作為梯級,但年久失修,部份已殘破。當初選擇地點,雖取其高,卻不易近水,那個好?不易衡量。只是後來彼得雙腿不良於行後,就很少到水邊。


划船於湖中,水平如鏡
伊有兩艘小舟,一為木舟,體形大而且重;另一為鋁質的獨木舟,比較輕,也容易駕馭。我們就取鋁舟,其上還印有加拿大楓葉旗的標誌。在這裡依安全規定是要穿上救生衣,所以這些附件大概都要預備。居住在水邊的人,要享受玩水之樂,也要受到一些約束,不可造次。

搖呀搖,搖到外婆橋

定人坐前頭,我殿後。一人拿一槳。各划一邊,如此搖搖擺擺,終於將小舟划開湖面。今天的湖面特別清靜,四週的倒影清楚地映在湖面,到處都是正像與倒影,所有景緻都是雙重的。傾斜的樹幹,映在湖裡就成一個美麗的>字形,即使原來不是太美的線條,像萬花筒一樣,也變得繞富意味。日本人講禪、中國人悟靜,似乎可以從湖邊樹影相映成趣的畫面體會出來。


湖中時有釣客垂釣

從加拿大來?

我們一直往東,沿著大湖的方面划,速度很慢、很靜,很想由靜中悟出一些道理來。泛舟不只玩水,也是靜心。思考一些複雜的事,把它理出一個頭緒來。湖裡不知有沒有魚,湖中已經有一艘正在垂釣的小船躺在那裡,波水不興,船靜人也靜,倒影在湖裡,完全靜謚自然。整個世界好像都在等待之中,等待魚兒上釣。


有人垂釣,也有收穫

我們往垂釣的小船處駛去。有兩個老翁正聚精會神地等著魚兒上釣。

"從加拿大來?"小船上的一人問我們。
定人有點驚訝,回答"是呀,你怎知道?"
"你的小舟上貼著加拿大國旗,不是嗎?"

這兩個看似老翁,其實只有一個比較老,另一位則約五、六十開外,略胖,他坐在船頭上,好像正在思索什麼,一付優閒自在。另一位老者穿著紅上衣,他正努力地把魚線抛出,丟到遠遠的地方。

"有沒有收穫?"
"有,"胖者一面說,一面拉上來一尾兩尺長的大白魚,說:"A northern pike!"

從水裡拉出的這條魚,大概已經掙扎了許久了,一動也不動,看起來是一條大魚,由他們喜悅之情可以看出這個收穫得來不易。

"怎麼處理呢?"定人問道:
"從中切開,可以作魚排煎烤。"

此時那位年長的紅衣人開始將魚線慢慢收起,好像釣到了魚。我們都憑息以等,看看釣到什麼。結果是水草,大家都有點失望。

潛鳥家族

我們與他們道聲再見,開始往回划。發現陽光正明媚地照耀著整個湖面,整個湖就像愛麗絲仙境,顯得晶瑩剔透。與天上的白雲相映,更覺身在幻境之中。

遠處可以發現四隻潛鳥(Loon),這是加拿大的國鳥,在一塊錢的錢幣上有它的圖案,所以一般加拿大人稱Loonie為一塊錢。這四隻潛鳥是一個家族,住在這個湖已經許久。公的常在前行,發出清亮的"呵呵"的聲音;母的與小鳥則在後面跟隨,聽說小鳥走不動時,有時會由母鳥背在身上。這種潛鳥很會潛水,牠潛入水中後,常由很遠的地方浮出水面,由於潛的時間很久,所以很難知道牠這樣一潛後到底會跑到那裡去,從那裡出水。


潛鳥家族以湖為家

在潛鳥呵呵的叫聲之下,我們終於划回小碼頭。